罢韩过后 国民党的多事之秋将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高雄市长韩国瑜(前)6日下午5时20分率首长在四维行政中心中庭致意,发表两个感谢、三个遗憾与一个祝福,感谢2018年市长选举有89万选民投票给他,让他有机会服务高雄,也感谢有130多万市民没有出来投票罢韩。(中央社供图)

罢免高雄市长选举投票业于6月6日在高雄举行投开票,韩国瑜终以同意票93万9,090票遭到罢免,远超罢免门坎的57万4,996票。几家欢乐几家愁,罢韩群众无不欢欣鼓舞,挺韩群众则黯然落泪、万般惋惜。

伴随韩国瑜被罢免的现实,国民党的多事之秋隐约到来。罢韩一过,不仅代表国民党于2020年遭逢第二次大败,高雄市长补选亦被认为岌岌可危,同时国民党主席暨立委江启臣的领导权威性也遭逢重挫。

最令国民党支持者担忧的是,国民党未来究竟该何去何从?此时的国民党正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

国民党危机 蓝委们的担忧

据台媒中央社于6月7日报道,一名不愿具名的国民党籍立委表示,这次罢韩投票对江启臣而言,是接任党主席后的第一个考验,结果显然不让人满意,这对江启臣来说算是小伤,也对领导威信有所伤害。

该名蓝委话锋一转,带到国民党改革委员会的改革报告,表示若未来国民党改革委员会所提出的改革方案不够亮眼,就会变成大伤,如果江启臣明(2021)年想续任党主席,将面临很大难关。

另一名蓝委则认为,罢韩的结果不能太苛责江启臣,毕竟江启臣担任党主席也才3个月,江启臣这几个月要走访各执政县市,又要处理党务,已焦头烂额,且韩国瑜这件事,本身就是以高雄市政府为主,大家能帮就帮。

尽管国民党立委所言固有其着眼点,却也有忽略的地方。在整场罢韩战中,党主席的角色本应于战略上示现“积极主动”,然而事事迁就韩国瑜的意愿,则是太过“被动”。罢韩不是只有韩国瑜一人之事,而是关乎国民党的未来经营,故当国民党反制罢韩的战术打不出效果,或是根本没有战术可言,对于国民党的现在当家则是重伤。

此刻的韩国瑜支持者一方面于网络上控诉民进党动员国家机器“全国罢国瑜”,另一方面即将剑指江启臣,何以在罢韩及高雄市议长许崑源过世后,仍旧不见组织攻势的态势?质疑之声由此而出。这种质疑会随着江启臣的作为无法满足蓝营选民,滚雪球式的扩大,反而供给国民党内某些人“起兵叛乱”的借口,届时不无可能开启新一波的党内大乱斗──特别是在高雄市长补选也遭逢失败的时候。

国民党秘书长李乾龙已公开表示过,国民党的方向是希望找在地的年轻人,年纪在40岁上下,目前已有一些人选,仍在征询中。李乾龙说这话的同时,也留了一个伏笔,“不排斥与他党合作,有好人选当然没问题,但仍是希望以国民党自己为优先”。

李乾龙贵为党的秘书长,说话自然动辄得咎,是否也表示国民党决策核心某方面也有自觉,罢韩一过,国民党的候选人往后难在高雄施展拳脚,不得不跟其他政党妥协合作?

2024年,侯友宜(中)倘要角逐总统大位,侯友宜今日无奈之下选择不针对罢韩有所作为,未来会不会反成蓝营选民、韩国瑜支持者大做文章的筹码? (中央社供图)

国民党的明日之星需要韩国瑜?

罢韩通过,韩国瑜中箭落马,等同宣告“韩流”终结。这却不意味着国民党可以完全告别韩国瑜。(延伸阅读:备战高雄市长补选 国民党陷入“韩国瑜障碍”)

曹魏大臣裴潜曾给予刘备评价,“使居中国,能乱人,不能为治。若乘边守险,足为一方之主。”这样的叙述,或也可借代形容韩国瑜。

依照韩国瑜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依旧可拿552万票的经验,韩国瑜未来纵不能当家作主,也能起到号召支持群众的作用,甚至可说,当韩国瑜离开政治职位给予他的身分,他能展现的号召力可能将不受“身分”的束缚。

一般认为,国民党未来的明日之星是现任新北市长侯友宜,而在这场罢韩之战中,侯友宜几乎未曾吭声,2018年曾现“秃子、汉子、燕子”三人同台炒高蓝营全台选举气势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倘2024年侯友宜果真有意一搏总统大位,侯友宜万般无奈下选择面对罢韩的“不作为”是否将成“侯韩情结”?甚至,倘若国民党2024年与“他党”妥协合作,是否能绕过韩国瑜?

一场罢韩,代表的不只是投票结果,那是高雄市民对韩国瑜的“仇恨体现”,也象征着国民党将迎来多事之秋,政治斗争恐更将白热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