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有了新目标 共产党则冷眼旁观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994年,高雄市第一任民选市长上台,国民党的吴敦义,1998年高雄市长选举吴敦义败给民进党的谢长廷,谢长廷于2005年去了中央,而后高雄历经两任代理市长,2006年陈菊当选高雄市长,这一当就当到了2018年。2018年,韩国瑜高票当选高雄市长。

2020年,成为台湾史上第一个被罢免的县市首长。

两年前他曾让国民党兴奋,暌违二十年后国民党人终于重回了高雄市长宝座,人们都在看他能为高雄带来多不一样的改变,不幸地他还是没逃过国民党在高雄出师不利的魔咒。

倒也不用太高兴、或太同情,卸任后的韩国瑜至少不用继续被“政治凌迟”,人生道路有各种选择,至于他曾说过“高雄又老又穷”引起大家讨论,这老、穷、基层叫苦、青年人才流失的“历史共业”谁能解决是未知。

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在6月6日揭晓结果,韩国瑜成为台湾首名被罢免的直辖市长。(中央社)

民进党说人民赢了,但赢的只有民进党──罢韩之后,柯文哲在台北市议会备询时自己表示,民进党下一个攻击的目标“我推荐侯友宜”。引起风波后他表示,“至少多一个在前面挡子弹”。

柯文哲把新北市长侯友宜揪出来,嘻笑怒骂,应对这些政治风波,内心又岂会不知民进党下一目标会是谁。以后台湾政治环境的情况,人们大致明白:社群网络下、中国崛起下、政治正确下,民进党内部已做好了长期执政的准备,此刻的台湾没有什么反对党。

一个政治人物的起落,很可能不是因为其政策、或是应对市政的好或坏,端看是否挡了路,这点此刻的柯文哲和被拖下水的侯友宜都挺明白。柯文哲点名侯友宜,是因为其在防疫期间被称赞,柯文哲爱开玩笑,这玩笑也挺黑色幽默。

此种政治生态演变就算在选举政治下也是劣质化,但此刻人们不甚在意。

有趣的是,大陆媒体《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发表了一篇微博,“我不是很关心台湾内部现在具体发生什么。民进党会在台湾维持一段时间的统治,这个情况短期改变不了。另一方面,台当局在台海局势中的真实分量越来越低。”

若再对照现在大陆在两岸政策上略过台湾,就台湾问题不断沟通周旋的是中国与美国政府,台湾政治新闻的比重在大陆媒体中的关注度和分量也都在降低──这不完全与共产党有关,更大的是大陆民众对台湾政治的兴趣喪失。

在大陆内部,与“台海”和“两岸关系”连系在一起的关键词早已不是“民进党/国民党”,而是“美国在两岸议题上的表态”。

2016年时“蔡英文的两岸关系表态”在大陆内部还能是热词,到了2019、2020年已不再如此。并且,柯文哲、韩国瑜等台湾知名政治人物在大陆的份量也越来越轻,关注度甚至不如美国某位共和党议员。

在未来四年,除非发生蔡英文去美国国会演讲之类的重大意外,台湾执政者在外交部分,以出口转内销为主,美台关系的提升,对台湾所能产生的意义在于心理的“安全慰藉”。美国打台湾牌是必然,台湾被动被推着走,要想台海不出意外只能祈祷美国不“推过红线”。

台湾执政者的执行力仅限对内,在外交及国际变局中的应对和作为都很有限──自然,对民进党而言,亲美抗统的内宣足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