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复高雄”与幻想的台湾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高雄市长韩国瑜6日傍晚确定成为台湾首名被罢免的直辖市长,罢韩总部外民众获知结果底定都相当亢奋,开心高举双手挥舞黄丝带及旗帜。(WECARE)

高雄市民6月6日以93万9,090张罢免同意票,将韩国瑜“高标请出”市长大位,对国民党来说,这是继2020年大选挫败后,再一次沉重的挫败,当初所向披靡的“韩流”不再,甚至敲响2022年国民党生死存亡的警钟。至於成功把韩国瑜斗臭的民进党,则再度把高雄端了回来,用绿营的语言来说,美化为“光复高雄”。以党的层级来看,绿营喊“光复高雄”,虽展露私慾,却一点不假,实际上高雄就是再次由蓝转绿,但从高雄市民口中喊出“光复”,其背后原因就相当值得玩味。

韩国瑜偷走民进党“起家厝”

虽然韩国瑜在2018年竞选期间,不断说出许多华而不实,且几乎难以实践的政见,包括搭建爱情摩天轮、去太平岛挖石油、为高雄招商迪士尼乐园、F1赛车道等,随后又一一跳票,有的甚至矢口否认,娱乐了全台湾,连带使台湾民众质疑其政治诚信,但以此次罢韩的结果“高空”飞过来说,高雄市对市政不满的情绪,并非民众这次踊跃站出来投下罢免票的原因。

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在6月6日揭晓结果,韩国瑜成为台湾首名被罢免的直辖市长。确定要被免除职务后,韩国瑜率市府团队在高雄市政府四维行政中心发表谈话,并鞠躬向市民及支持者表达感谢。(中央社)

就数据而言,韩市府团队和前朝的陈菊团队相较,清淤量、路平、登革热、农渔产品出口、重大民间投资等等,均有相当幅度的领先,并且在防治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上,高雄更是全台唯一一个零本土案例的县市。再如不久前的暴雨,高雄市区的积水也迅速消退,水乡泽国印象不再,这些种种,必定会让高雄民众有不同程度的感受。纵然市政有其一贯性和延续性,部分政绩恐有被韩国瑜收割的可能,但韩国瑜也并非真的如绿营政治人物给市民灌的迷药一般,执政荒腔走板,市政百废待举。

既然市政表现并非韩国瑜惨遭罢免的主因,显然罢韩活动能维持一定的热潮,甚至最后高票通过,将韩国瑜踢下市长宝座,背后有其政治因素。许多人说是韩国瑜“落跑”选总统,这点由待过民进党的人士更能点出原因。前民进党党员、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分析,罢韩领导者指控韩国瑜最大的罪名是“不该去选总统”,言之有理,但放眼望去,不论是国民党或民进党内有多少人曾经“带职参选”,为什么韩国瑜带职参选就罪该万死,其他人都可逍遥法外?游盈隆认为,对民进党来说,韩国瑜千不该万不该的罪名,其实并不是选总统,而是“偷窃”了民进党的“起家厝”、民主圣地——高雄,这让民进党颜面无光,因此民进党明助、暗助,鼓动社会对韩国瑜的仇恨情绪,因而顺利将韩国瑜罢免成功。

重北轻南 高雄人深埋内心的创伤

众所周知,台湾南北发展差距极大,“重北轻南”政策始终是南部民众心中永远过不去的坎,也是深埋在内心深处的创伤,尽管高雄长久以来被形容成台湾第二大都市,但城市活力、发展性,甚或是工作待遇,早已跟不上“台湾第二”的称号。民进党长期在南台湾制霸,曾有高雄民众分析认为,不见得是民进党做得多好,而是民进党至少会派重量级的政治人物“装一下”,相较国民党只会派出“牺牲打”,高雄人看在眼里,冷暖自知。这种自卑的心态具象化后,就是尽管高雄人在习惯上,并不仰赖大众运输系统,但还是坚决地向中央要求捷运建设,甚至还包装成“没捷运就变二等公民”的悲情诉求。

高雄人不喜欢外人把高雄当跳板,因此看到韩国瑜当选仅仅三个月,就起了北伐逐鹿中原的野心,心里那股厌恶感当然油然心生,浑然忘记当初为何选择韩国瑜,也要把民进党给换下来的初衷,而这也给罢韩团体足够的操作空间,有了仇恨的温床,各种对韩国瑜不利的消息便大量孳生,韩国瑜的这一场2020年大选延长赛,结果自然就可以预期。

韩流正旺时,韩国瑜的造势场合均能吸引许多支持者前来摇旗力挺。(洪嘉徽/多维新闻)

带职参选尽管是压倒韩流的一项重要因素,罢免团体在进行仇恨动员时,特別将所有反民进党价值的理念,都包裹在其中,借以打击政敌,其中最明显的标靶,显然就是众人口铄的韩国瑜“亲中”立场,而这点,恐怕才是将韩国瑜被高雄市民淘汰的最后一根稻草。

“亲中”这个标签配合韩国瑜在2018年、2020年高调支持的“九二共识”,台湾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对香港态势的忧心所激起的强烈反中态度,加上韩国瑜会将台湾、高雄卖掉等似是而非言论的配合,“红帽子”被牢牢黏在韩国瑜头上,脱也脱不去,罢韩投票竟变质成一场爱台活动,罢免通过的那一句“光复高雄”的吶喊,民进党心里想的是“终于拿回起家厝”,一雪两年前大败的耻辱,但高雄市民心里想的,却是把“中国人”韩国瑜赶了出去,是一幅海市蜃楼般,幻想的“台湾国”光复了。

台湾与非台湾 觉青两套标準

罢韩成功代表高雄“光复”,从两个层次来看,民进党“光复”高雄自然是无可厚非,这也代表庞大的行政资源,各种地方利益又能“入吾彀中”自行分封,过去被高雄市民用选票惩罚换下的团队,势必班师回朝;但高雄市民喊出“光复”高雄,却陷入逻辑的错误,从国家层次来看,不管是国民党或民进党,当然都是台湾所属的一支政党力量,任何地方不管由谁执政,都不会因此变成“非台湾”的,韩国瑜执政高雄,主权丝毫未损,被这些觉青解读为“非台湾的”,显然就是他们心中的偏见解读,当初务实台独工作者赖清德的“亲中爱台”,民进党籍的桃园市长郑文灿“和中爱台”,或者是时任台中市长林佳龙的“知中爱台”,绿营政治人物均对北京释出相当的善意,何以台南市、桃园市、台中市就没变成所谓的“非台湾”的?或者可以更深一层的质问,对这些人来说,只要不是泛绿势力执掌中央或地方,那就一概不是“台湾的”,唯有民进党执政,他们心中的“幻想台湾国”才能继续寄生在中华民国之下,继续生存。

儘管韩国瑜率领的市府团队有效防疫,也难挡市民以民主方式将其赶下台。(高雄市政府供图)

说到底,所谓“光复”高雄的说法,是一场虚无的幻梦,喊起来响叮当,却如浮在云上,没有可供支撑的支点,唯一实在的,或有民进党的政党利益,当他们再次将高雄端了回来,各种标案流回口袋中,暗暗的铜臭味所激发的狂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