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韩”成功 台湾正式进入民粹时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韩国瑜被罢免成功,支持者难过落泪。(中央社)

先说一个与“罢韩”无关,但与台湾现行“罢免”制度有关的真实小故事。

2018年8月台湾屏东县邻近海边的南州乡寿元村民成功罢免了他们的陈姓村长,有310人前往投票,277票赞成,当时这个村里有1,033人有投票资格,陈姓村长2014年以455票高票当选,村民认为乡长公所规画在村里新建纳骨塔,陈村长没有极力反对,因此发动罢免,依据当年5月修正通过的台湾《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规定,25%选举人同意罢免即通过,陈村长成为法令修正后被罢免成功的首例。

不同于陈村长被以略高罢免所需的259票方式被罢免成功,有近94万高雄市民对国民党籍高雄市长韩国瑜投下罢免票,远多于他2018年翻转高雄胜选获得的89万票,冲淡选举票、罢免票“票票不等值”疑虑,也让罢免投票前曾引起台湾舆论讨论的“罢免门坎过低”议题,在“罢韩”成功后成为“政治不正确”。

反对修正理由有二,一是过往政治人物之所以对人民发动“罢免”没有给予足够“尊重”,即是因为先前罢免通过必须先有1/2以上选举人参与投票、超过1/2投同意票才通过罢免,放宽为25%罢免通过门坎本来就是为了将罢免的权利重新“归还”给台湾人民;其二,从“罢韩”的例子来看,若依过往规定,虽然有近94万高雄市民同意罢免韩国瑜,还是会因投票率只有42.14%而功亏一篑。

换言之,从陈村长被罢免案例轻易可见的“反民主”范例,因为“罢韩”置于旧法无法成功,反而被视为“特例”或是可以被忽视的“必要之恶”。

25%罢免门坎,让柯文哲也觉得芒刺在背。(多维新闻网)

不过,因为“罢韩”落幕,此时可以好好谈谈25%罢免门坎,被民进党称之为可以让政治人物产生警惕─人民可以给你,也可以收回权力,所谓“人民最大”言论,其实让台湾落入“行政权”独大境地,立法院“监督权”限缩的吊诡中。

一个简单的数学题,“罢韩”成功后,由人民选出的各县市政府首长、立法委员及各级民意代表要获得多少民意支持,才能免于被“罢免”?答案是75%绝对多数民意支持才行。

不提“罪有应得”的韩国瑜,陈村长的例子反而可以更明显看出其中吊诡。乡公所兴建纳骨塔是基于地方需求规划、经乡民代表同意后兴建,力有未逮的陈村长反而成了被“迁怒”的对象;由小见大,未来各地方政府要推动各项建设,但凡殡仪馆、焚化厂、垃圾厂、回收场、变电所等邻避设施或是老旧市场重建、都更拆迁等建设,均必须先考虑民意支持度,只要反对民意高于25%者就必须考虑再三;反之,流行音乐中心、景观游憩绿带、图书馆等可迎合多数民意的“面子工程”则多多益善。

长期来说,罢免的25%同意门坎将结构性的改变台湾各县市政府施政以及民意代表的监督力道,简言之,台湾民主的“人民最大”不再只是“过半民意”支持,必须放大到75%民意认可,否则陈村长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

虽然台湾政坛长期有“北蓝南绿中摇摆”顺口溜形容蓝绿政治版块,实际上根据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的长期调查,国民党、民进党的支持度虽然会随着外部环境变化消长,但大体来说都在25%上下游移,换言之,从今而后,台湾政治人物施政恐动辄得咎。

不过,25%罢免门坎“紧箍咒”仅对县市首长及各级民意代之有效,实际在台湾总统选举胜选政党“赢者全拿”的态势却更因此加固化。何以故?根据台湾《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规定,罢免总统须经台湾立法院1/4立委提议,并经2/3立委同意才能罢免总统,质言之,这是不可能的任务。

在可见的未来,民进党的“中央执政”难以撼动,蔡英文掌握行政院长任命权、司法院、考试院、监察院长提名权,大权独揽,县市首长却可能被25%罢免门坎限制而动辄得咎难以“大有为”,实际上台湾民主制度的“人民最大”,日后只存在4年一次的总统选举,2022年的九合一选举,对民进党人来说或还有力争的理由,对国民党人来说恐怕失去许多兴味,因为25%民意在背的“芒刺”,将使得各项施政难以制肘中央。

以此而言,这算不算是民进党版的“人民民主专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