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来了又走 高雄依旧“又老又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高雄市政府债筑高台的财政问题,曾是韩国瑜竞选高雄市长期间,怒批前朝陈菊把高雄经营地“又老又穷”的依据。高雄市政府财政的烫手山芋到韩国瑜接手后,从累积负债仍是高达新台币约3,000多亿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而韩国瑜未改前朝陈菊作风,同样借新债还旧债、靠标售公有地来“开源”等表现就显示出,高雄入不敷出的财政难题,并未被充分地认识和妥善解决。面对这个老问题,假如市民和政治人物没有厘清问题的新视野,高雄窘迫的财政问题,显然不会随着任何一次的“光复高雄”而迎刃而解。

“让高雄发大财”,解决高雄“又老又穷”的问题,曾是韩国瑜2018年在竞选高雄市长时主打的政见。(洪嘉徽/多维新闻)

有关高雄市府负债从何而来、因谁恶化,蓝绿双方各执一词,在野方总会将问题和责任推给执政方。然而,不论蓝绿双方在野时期如何攻讦对方,谁当朝都不得不直面财政严峻的“入不敷出”现实。因为光是要维持公部门的既有运作,就是笔不小的开销,韩国瑜在就职高雄市长后便也深刻体认到:高雄市府的财政以人事,社福支出占比最高,而在推动青年创业、环保、交通、教育、警政、社福等政策时,每样都要花钱。

毕竟,政府的职能就是要推动公共服务,而随着社会客观环境的变化,例如高龄、少子化,以及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在考量社会、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下,政府需要着力的公共服务及公共投资,恐怕是有增无减。因此探究政府财政入不敷出的问题时,除了节流外,更不能忽视开源的重要性。

政治人物未顾及财政纪律滥开“选举支票”,或官商勾结下借公共工程寻租、分赃,而导致政府支出有浪费,固然是亟需被检讨的问题。但政府如何“量出为入”,设法“开源”的重要性相对被轻忽,也因此遇到财政赤字时,人们相当轻易陷入政府要“量入为出”,有赤字、举债就要撙节的迷思之中。

台湾财政学者曾巨威对于台湾政府的财政赤字从何而来的分析便指出,1990年代迄今,政府收支无法平衡的主要原因,是来自于政府“收入面”,即开源的不足。因此,曾巨威认为假如政府要“有效解决”财政的收支平衡问题,就必须努力开源,但这不意味着节流不重要,而是开源不足才是财政赤字的罪魁祸首。此外,他指出,以目前的社经环境,政府支出压力只会日益增加,节流的可能性和缩减赤字的成效极为有限。【解决台湾财政困局的“圣之时者”在哪】

然而,政府要有钱,除了靠拍卖公有资产这般“杀鸡取卵”的方法,别无他途地就只有靠税收。探究台湾地方政府的财政困境,其原因不仅是台湾中央政府的税收大饼不够分配,或因政治因素而有分配不均问题,也是因为地方政府无法在自治范围下积极开源。

台湾中央研究院的税赋改革建议书就曾指出,地方政府假如能在自治范围下合理的调高土地和房屋税之税基和税率,不但能有效增加税收来源,降低对台湾中央财政的依赖,也有助避免贫富不均的恶化现象。然而,现实上地方首长和民代,在考量选票和受益于既有利益结构下,并不会这么做。

韩国瑜离去后,高雄市政府超过新台币3,000亿元的债务大山,依旧会矗立在那。只要政治人物和市民无法认识到,市政府的财政赤字和举债背后的结构性问题所在,那么高雄的债务问题,就不可能随着市长换人当,而让窘迫的财政获有“脱贫”的机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