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下台了 民主也不会无端胜利

撰写:
撰写:

高雄市长韩国瑜的罢免案6月6日顺利通过,投下同意罢免的票数不仅超过罢免门坎的57万4,996票,甚至比韩国瑜2018年当选市长的89万票还多。许多人将此高呼为“民主的胜利”,蔡英文也在脸书发文表示“台湾民主往前走了一步”。对许多人而言,罢韩成功无疑是为台湾翻开了“民主新页”。

不可否认的,高雄市民在现有规则之下行使其应有的公民权利,高达93.9万的同意票,也使这场罢免更具有“民意”的正当性,使罢免门坎过低的说法失去立场。但首次地方首长罢免成功是否代表“民主的胜利”?进一步说,究竟什么才是民主的胜利?

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在6月6日揭晓结果,韩国瑜成为台湾首名被罢免的直辖市长。(中央社)

罢免等于民主的胜利?

从根源看起,韩国瑜与蔡英文的起落无疑是互为因果。如果不是蔡政府自2016年上任起,一连串的内政失灵令民众怨声载道,韩国瑜不可能以黑马之姿在短时间内夺下高雄,而倘若不是韩国瑜迷失在掌声与欢呼中,转身又抛下高雄投入总统大选,民进党不会有一个如此“破绽百出”的对手,蔡英文也不会赢得如此轻松。

对某党或某人失望,因而将希望转嫁于另一个政党,再发现另一方同样令人失望、甚至更加差劲之后,又开始缅怀起上一任执政者,这样的轮回在台湾早已行之多年,韩国瑜只是其中一例。许多人会说,罢免成功给了政治人物一个启示,让当选者不敢再“由你玩四年”。

罢免最终成功的原因不会是单一的,可能是韩国瑜备受争议的言行、可能是施政成绩令市民不满,也可能是外部环境转变后对其“亲中”标签的疑虑。但从韩国瑜上任没多久,甚至还未喊出“Yes, I do”投身总统大选,相关团体便已开始酝酿罢免,这是基于对地方首长施政的不满,还是如独派人士所言,韩国瑜最大的罪名是“偷窃了民进党江山”?如果罢免的结果,只是帮民进党取回高雄的执政权,那显然跟民主的胜利毫无关联。

罢免代表“民主的胜利”,这样的说法确实“很台湾”,从许多人在罢免过关后兴高采烈的发文贴出自己的返乡车票,宣示自己也参与了这“民主新页”便能得知,对许多人而言,罢免成功本身就代表了一种民主的深化、一种台湾民主又更加坚实的象征。

韩国瑜6日傍晚确定成为台湾首名被罢免的直辖市长,罢韩民众开心高举双手挥舞黄丝带及旗帜。(中央社)

民主不应仅是精神符号

“民主自由”对台湾人而言已成为一种信仰,尽管台湾早就已经拥有一套运作已久的民主机制,以及十足充分的自由空间,但台湾人还是热衷将民主自由挂在嘴上,仿佛不如此反复强调,便无法体现民主自由的美好、民主自由便会灰飞烟灭。

没有人会说这种追求是错误的、不值得保护的,但偏偏台湾人对民主的想象极其虚幻且流于形式,政党轮替是“民主的胜利”、罢免是“民主的胜利”、连特定政党当选也可以是“民主的胜利”。至于换了执政者后是不是更倾听民意了?罢免后高雄是不是就不再“又老又穷”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民主胜利了,高雄自然就不老不穷了,这也是为什么一夕间高雄人忽然变成“勇敢的台湾人”,连走路都有风。

民主胜利的模式不仅只于选举,可以拿总统开玩笑是一种,网友大举出征也是一种,在网络上大谈“六四”也是一种,基本上在专制国家被禁止、在台湾却可以做的,都是“民主自由”的胜利。台湾人也常以此颇为得意的嘲弄对岸,认为这是专制体制不可能体会的美好,但大陆失去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大陆人心里其实一清二楚,不需要他人端着高人一等的架式充当“民主明灯”。只不过当大陆人表示并不羡慕这种“小确幸”般的民主时,但台湾人总无法理解,你怎么可能不想要呢?肯定是“酸葡萄”或“被洗脑”。

民主不应仅仅是两年一次的投票。(中央社)

让民主真正令人称羡

坊间常说“你不管政治,政治会来管你”,当有人说他不热衷于政治时,恐怕会遭受不少口诛笔伐,认为是不关心社会的“废老”。但偏偏政治对许多人而言,早已被简化成保护“早已拥有”的民主自由,政治人物们不断恐吓民众,台湾随时会丧失民主自由,投给谁、或是不要投给谁,就变成最关心政治的表现。但罢免、投票、换人等政治行为最终是为了改善生活的目的,却始终不被民众所重视,似乎只要做了合乎民主程序的行为、还保有现在的制度与自由,一切就会在民主胜利的笼罩下自动变好。

这样的情况当然跟两岸长期未解的纠葛有所关连,只要两岸统一的问题还悬而未定,台湾人对民主的追求就永远只会停留在表层,而不会涉及到更多公民领域关心,就算有,最终也只会折服于“抗中保台”的神主牌之下,无奈的是,两岸问题台湾自身能掌握空间其实微乎其微,却又被政客们放大成了所有。

民主自由对台湾人而言当然是不能舍弃、也无须舍弃的追求,但不应成为反而困住台湾的桎梏。回过头来,罢免会不会是民主的胜利?如果台湾人能借此对下一任市长有更具体的要求、更严格的施政检验,高雄市能有更完善的规划发展,那无疑会是民主的胜利。但如果民众沉醉于“首次地方首长被罢免、台湾民主又更进一步”的美梦,而就此得到满足,那胜利的绝对不会是民主,而是就此得利的政客。

推薦閱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