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被罢终让北京看清“台独”与台湾人民的距离

撰写:
撰写:

众声喧哗的“罢韩”在6月6日落幕,据台湾高雄市选举委员会公布的开票结果,同意罢免现任高雄市长韩国瑜的票数共93万余票,远超过57万的罢免门槛,至此,他成为台湾选举史上首位被成功罢免的县市首长。

如今舆论多把韩国瑜的失败归咎于他高雄市长还没坐稳就要角逐大位,这种论调,不仅罢韩团体如此说,连国民党内不少人也这么讲,甚至国民党高雄市议员在议会质询时都要求韩公开道歉,对比一年前众人拱韩选总统,甚至在韩未表态之前,被动纳入初选民调甚至征召参选的声音都已呼之欲出,国民党的表现比民进党更为错乱。

若论角逐大位的正当性,韩国瑜是经过中国国民党党内初选脱颖而出的候选人,又有谁比他更具资格?而当时根据各家媒体的民调显示,蓝军中最有可能打败蔡英文的也非韩莫属,因此以大选失利,半年后高雄失守再来检讨韩国瑜是否该角逐大位根本是事后诸葛。

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在6月6日揭晓结果,韩国瑜成为台湾首名被罢免的直辖市长。(中央社)

何况,台湾社会一向标榜程序正义,尤其在太阳花学运时,很多人说自己并非“台独”,反的是张庆忠30秒通过服贸。然而,当韩符合程序正义参选,反对他的人又扯情,说他即便合法但伤害了高雄人民的感情,可见部分人的双重标准。

毫无疑问,罢韩的结局是1月11日大选失利的连带效应。按韩国瑜自己的话说,民进党买通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媒体与网军以进行抹黑造谣,指责民进党宁可对他发起铺天盖地的政治斗争,却不愿将心思用于造福群众。这固然是相当重要的原因之一,然而从韩角逐总统大位开始到高雄变天,韩国瑜也从未得到国民党全党真正的支持。

2018年“九合一”的胜利让国民党精英误以为“讨厌民进党”已成全台最大党,他们对韩因个人魅力大于政党形象压制了民进党的“统独牌”全然没有思考。之后当韩国瑜参选总统遭遇抹黑攻击之时,很多党内同志唯恐避之不及,尤其一些地方县市长,认为只要执政成绩佳就能连任成功。侯友宜与卢秀燕起初都以市政优先为由,拒绝接任各自县市的竞选总部主委。二人作为韩流狂飙的直接受益者,面对对手黑韩不止,却选择作壁上观。对比初选时杀得刀刀见骨最后却能一致对外的蔡赖,仅团结一项,国民党已未战先怯。

不过,党内的离心离德并不是韩国瑜半年之内两度落败的根本原因,毕竟民进党的贪腐与执政不力也让国民党有过2008年与2018年的昙花一现。但选民解构的改变,年轻世代的独化已不可逆。

韩国瑜虽然可以用“政治0分经济100分”的超然立场赢得地方选举,但面对大选民进党更加猛烈的炮火攻击,尤其对手拉高了主权牌的力度,媚俗地跟着民进党支持香港反送中、反对“一国两制”,已注定了韩国瑜失败的结局。毕竟当国民党长期以来选择向“台独”跟拜,当“爱台湾护主权”的道德正当性与话语权已经被民进党垄断,选民放着正牌不投又何必票投山寨?

就韩国瑜个人言,他政治生涯的老板除了国民党地方派系就是柯文哲,或许在外显的性格特征上,他有着外省二代眷村子弟的豪气,但在思想意识上,他并非传统的深蓝也无意像洪秀柱一样,想要改变台湾社会这种愈发“独化”的现状,他幻想只谈政经分离就能回避统独问题。选举结果证明,台湾选民对“独”不够彻底的韩国瑜充满疑虑。

而坐拥817万高票支持的蔡英文,怎能容忍绿色执政了二十多年的直辖市轻易变天,对民进党而言这无疑是奇耻大辱,为“光复”高雄,她必将动用公器全力围剿,想想初选时的赖清德被兵分八路万箭穿心,今天韩国瑜的遭遇也就不让人意外。

韩国瑜像一颗政治流星,从前呼后拥到墙倒众人推,他的得与失、成与败,除了个人命运的沉浮,更是权力嬗递的诡谲政治环境下留给后来者反复咀嚼的借镜与话题。

韩国瑜曾说,民进党不代表台湾人民,但不到两年时间,他被他认为不代表民进党的台湾人民罢免,或也为只把“台独”定义为一小撮人的大陆敲响警钟,全面认识台湾,恐怕先要从丢掉幻想开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