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长补选】任由失败主义弥漫 国民党愧对民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面对高雄市长补选,不予提名回避此战,也成了国民党内讨论的选项。然而,民主政治必须通过竞争才能防范施政质量腐败,国民党若弃权,将愧对民主。(洪嘉徽/多维新闻)

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已经选民投票过关,加上韩国瑜承诺不提诉讼,使得自己被免职,已成为既定的事实。根据台湾法规,高雄市长一职预计9月进行补选。然而,当前的台湾舆论已有风向吹送,指国民党有意“避战”,对高雄市长补选一役不予提名,否则就算参选,也不可能选赢。但是,倘若国民党放任“失败主义”延烧,无异是“愧对民主”的行为。

韩国瑜曾经在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取得了近90万票,成功击退强敌陈其迈,率领国民党突破板块障碍,重新插旗高雄。当时能够当选的客观原因很多,从全台的角度来看,民进党中央执政所推出的诸多内政改革引起争议,确实拖累了2018年县市首长的选情。回归高雄自身,在民进党长期把持高雄市政资源的情形下,高雄基础建设的质量也渐渐受到质疑。种种背景因素,都替韩国瑜争取高雄市长宝座制造了有利条件。

从韩国瑜一度翻转高雄的结果看来,台湾的民主政治看似向前跨出了一大步,因为政治人物已无法再借由传统政治板块格局,绑架选民的投票行为,颜色不再是选民投票行为的最大指导原则,执政者的施政质量更成为决定投票行为的关键因素

只不过,国民党的“利欲熏心”,将民主政治扬弃蓝绿恶斗的美丽结果,一口气挥霍殆尽。

韩国瑜不顾就任高雄市长才短短时间,眼见自己的超高人气及对手阵营的摇摇欲坠,进而选择投身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这样的政治行为,不仅在高雄市选民心中致生“遭背叛”的不满,也坐实了所谓的“吃碗内看碗外”,令台湾选民不敢相信韩国瑜是真心为公共事务奋斗。最终,韩国瑜不仅在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惨败,更难逃罢免的结局。

更令人感到无奈的是,台湾民主政治长期被颜色绑架的坏习惯,好似也于无意之间,借着高雄市选民对韩国瑜个人的反感,悄悄映射回选民的投票行为。毕竟,国民党对韩国瑜在高雄市长任内,所谓“路平、灯亮、水沟通”的成绩怀有高度自信,但若不是内部评估嗅出,高雄市长补选因绿远大于蓝,是一场必然惨败的局,否则,党中央又怎么会任凭不派人参与高雄市长补选,这样的“失败主义”风向在空气中弥漫?

何况,国民党主席江启臣的任期短暂,2021年又将进行党主席改选。目前韩国瑜已确定遭遇罢免,就算韩国瑜试图帮江启臣缓颊,指自己被罢免的责任不在党中央,但仍难保主席改选期间,江启臣的挑战者不会拿江启臣领导的失败大做文章。甚至,假如国民党又于高雄市长补选中再度惨败,对江启臣的领导威信无疑是雪上加霜。

持平而论,若国民党中央真将“避战”高雄市长补选视为选项之一,最主要的关键还是在于高雄市“绿远大于蓝”的板块格局,所形塑出的障碍,一来忧心资源有限的国民党要把自己榨干打一场不会赢的仗,二来又焦虑江启臣领军屡战屡败,在内斗风气盛行的国民党中,不利于江启臣争取连任。

回顾国民党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党内山头总因担心败选后产生的政治风暴,而提早弃船逃生;就算假装团结到最后一刻,树倒猢狲散的剧情也依然会上演,国民党长期以来劣根性,说穿了,不过就是当权者们基于“利己”而躲入“失败主义”。毕竟一方的“失败”,就是另一方的“机会”,国民党当权者的把戏,永远都是这一套。

退一步来看,韩国瑜与国民党之所以能在2018年能够翻转高雄,仍系于高雄市民对城市治理的诉求度,高过了所谓“爱台湾”的绿色政治情操。倘若国民党中央继续让失败主义在党内壮大,进而选择“避战”,对高雄市长补选不予提名,无非是对韩国瑜市政团队“路平、灯亮、水沟通”的整体表现,带来极大的“自我否定”。

民主政治必须通过竞争,才能防范施政腐败。假如国民党甩不开政治算计,为了当权者的前途,而向一时的政治版图、颜色价值、失败主义等低头,连一个“选项”都不愿给高雄市民,“既然选不赢,那干脆不选了”,对于这样愧对民主的在野党,台湾人扔了也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