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围剿的J.K.罗琳:社群时代的舆论场与标签

撰寫:
撰寫:

畅销书《哈利波特》作者J.K.罗琳最近深陷舆论风波,原因在于6月7日,她转贴一篇网络文章标题写着的people who menstruate(有月经的人),并附上“我很确定本来有个字是形容这些人的。谁来帮我想想? 是女仁? 女任? 还是籹壬? ”结果这样的言论引发强烈反弹,认为J.K.罗琳将跨性别者排除在“女性”之列,

网友也翻出她在去年12月,发表推特支持税务专家玛雅(Maya Forstater),玛雅因为“跨性别女性不等于生理女性”的言论而遭到公司解雇,罗琳在该篇贴文抨击,“因为陈述性别的事实就强迫妇女失业”并在hashtag上写上#IStandWithMaya。

J.K.罗琳的推特言论让她深陷舆论风波。(GettyImages)

综观这些言论,许多LGBT团体指控罗琳是排除跨性别者的基进女性主义(Trans-Exclusionary Radical Feminist,TERF),TERF的主张是:跨性别不能真正地改变生理性别、跨性别女无法真正经历生理女性,也有人因此主张不应该跨性别者不参与女权运动,也因此有人批评J.K.罗琳根本就是恐跨性别的人。

对此,J.K.罗琳表示,自己尊重跨性别者的权益,也愿意跟她们上街。但她也辩驳,“如果性别不是真实的哪来的同性吸引呢?如果性别不是真实的,哪来全世界女性的存在?我理解也爱着跨性别族群,但抹去性别概念,会导致许多人无法有意义地讨论他们的生活经验。”

J.K.罗琳认为,说出真相并非是仇恨。但大家仍不买账,评论认为她觉得有月经的人才是女性,引发广大批评。许多媒体、网友用严厉的措辞要她放下笔,不要再用推特摧毁她建立的传奇,更有人认为罗琳的言论已经摧毁她建立的魔法王国。

饰演哈利波特而走红的Daniel Radcliffe此次发声表示,跨性别者也是女性。(Getty Images)

后来,罗琳剖析身为家暴和性侵幸存者的人生经历,为她先前的言论提供一个完整脉络的背景。文中她提到自己并未歧视跨性别主义者,并说明自己关注性别问题的经过,同时也剖析自己对性别认识的经过与看法。

J.K.罗琳提到形塑她价值观的成长背景时说到,自己成为公众人物超过20年,但从未对外提及自己是家暴和性侵的幸存者,“因为自己和其他人一样有着复杂的背景,而这形塑了我的恐惧、兴趣与看法”,这样的经历也促使她关心社会保存“单一性别”空间的必要。在澄清之后,目前舆论仍在延烧。

贴标签与政治正确

在J.K.罗琳日前引发的舆论风波中,可以讨论性别议题,也可以作为观察现在网络舆论环境的素材。在这次的事件中,J.K.罗琳强调“生理性别”的态度被划上排斥跨性别者的标签,接着找出其过去亦有相关的言论,她被贴上歧视跨性别者的标签,难以去除。在“伤害到跨性别主义者”的批评声中,J.K.罗琳被媒体、网络和各路媒体抨击,而后在这股“政治正确”的讨伐声浪中,她得出面解释自己站定这个立场的来龙去脉以求得理解。

但是她有自己对性别的想法是全然不可接受的吗? 女权有许多流派也各有支持者,在这次的围剿中看到的其实是对“跨性别平权与生理女性权益冲突”(例如担心“自称性别认同为女性者”都可以使用所有女性空间,会否反而造成威胁。)的讨论,这个时至今日在许多地方都有论辩的讨论却在此刻被挤压了,讨论更多的在于“跨性别者是不是女人”,并以此围剿J.K.罗琳,甚至认为她的这些发言会因此“摧毁她的作品”检讨的不再是议题而是J.K.罗琳本人。

(《哈利波特:阿兹卡班的逃犯》剧照)

又,即使J.K.罗琳真的拥护非主流价值,社会难道不能容忍我们千千万万的公众人物有不一样的价值观吗?毕竟塑造每一个人的成长环境是如此的不同,每一个人在不同议题上的立场都还在摸索,如果因为“政治正确”而关闭许多讨论仅流于针对个人的抨击,是否反而丧失容忍多元想法、价值以及对这个议题深度探究的空间。

贴标签围剿一个人谈何容易,而这样舆论场的狂欢在贴上标签,认定一方就是错的情况下,是否还有余裕能开展出具有价值、互相理解的对话。

也可以回头来看近年更极化的台湾舆论环境。日前精神科医师邓惠文在罗志祥和周扬青事件后发文提醒“网络公审的情爱报复,不该被津津乐道”结果被群起而攻之,最后甚至开始有人指控她曾经当过别人的小三才会有这样的言论。在当时“嘲讽罗志祥”成为网络成为多数意见的“政治正确”之际,邓惠文的提醒却被当成为罗志祥辩护,在非黑(不跟着骂)及白(站在对立面为其护航)的网络极化舆论场中发酵下,邓惠文先是被贴上护航的标签,接着被翻出的这些历史,而无论真假,她被贴上的标签都难以撕下。

不仅是发言,甚至连作为都会被贴上标签。近日台湾发生艺人江蕙、玖壹壹乐团成员春风去吊唁在韩国瑜被罢免当天坠楼身亡的高雄市议长许昆源,结果被网友围攻认为两人是否挺“韩”,江蕙更因此关闭脸书,对于这起风波春风本人则回应,“为人晚辈去吊唁是理所当然,如果怕被贴标签,还做人干嘛?” 同样可以看出在网络空间中一举一动被贴上标签放大检视,立场极化的现象。

互联网上的狂欢与缺失的对话

在数位时代,敲敲键盘就可以发表言论加入舆论场,而于此同时举着言论自由跟多数意见的“政治正确”大旗的许多网络言论却压迫许多议题讨论空间、在对错二元划分下,使其沦为针对个人的谩骂批评,彷佛要透过声量找出谁胜谁负,而这种贴标签的行为在互联网时代对当事人的伤害更持久、更无法抹灭,甚至在极化的言论更易被看见、媒体推波助澜之下,甚至会出现仇恨言论,近年来因为受不了网络戾气而轻生的人不在少数。

而在每次的舆论风波后,除了抨击一个人的快感跟固化“政治正确”的想法外,对于单一议题的讨论却是付之阙如,J.K.罗琳有写下长文解释自己立场想法的勇气跟能力,但更多的是在被贴上标签就无力讨论沟通的人。网络上比起“跨性别平权与生理女性权益冲突”的讨论,更多人沉溺在J.K.罗琳歧视跨性别女性的声讨队伍里,在一场场舆论场得围剿狂欢中,可以发现在对错已论下对不同立场的对话跟理解渐渐被压缩得近乎全无。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