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本哈根民主峰会 是否成为蔡英文的“开罗会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据台媒报道,台湾的外交突破似有再下一城之势。2020年6月18日即将于丹麦举办的第三届“哥本哈根民主高峰会”(Copenhagen Democracy Summit),主办方“民主联盟基金会”(Alliance of Democracies Foundation)邀请蔡英文发表视频演说,头衔更冠以“中华民国台湾总统”(President of ROC Taiwan),消息一出,媒体随即大幅宣传,俨然是蔡政府又一项光荣成就。

2020年蔡英文将应邀以“录像”的方式参与6月18日起举行的第3届哥本哈根民主高峰会视频会议,届时将向国际社会分享台湾防疫成果及民主经验。(截自Alliance of Democracies)

台版“开罗会议”?

蔡英文能获邀参与6月18日哥本哈根民主峰会、甚至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隔空同场,放在台湾与美国断交以来的国际环境演变脉络来看,几乎是一场如同1943年中英美三国开罗会议般的重要外交突破。

中国的历史教科书总是认为,当年开罗会议是中国摆脱近代不平等地位(半封建、半殖民)的象征,借由在二战中对盟军牵制日军的贡献,再加上独力支撑抗日战争且未投降的努力被重视,因而得以在1840年鸦片战争百年后跻身“世界四强”。

而台湾在多年的两岸外交斗争中始终处于劣势,此次终于在疫情变局下能够参与美国现任与数位前任国务卿也列为座上宾的活动,再加上澳洲前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等人,无异于也是跻身“民主列强”。

虚幻的诱惑

然则中国的教科书也常提到,紧接在开罗会议之后,1945年的雅尔塔会议,美英苏三强拟定了划分战后势力范围的准则,且英美基于各自的国家利益,为催促苏联对日出兵,同意“外蒙古保持现状”以及恢复苏联在中国东北的“特权”,使得甫在开罗会议上亮丽登场的国民政府,其领土主权受到极大损害,而国府对此也无可奈何。

1943年中英美三国开罗会议,蒋中正(左)及中国国民政府认为自始跻身四强。(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此次,台湾获邀参与哥本哈根民主高峰会,与开罗会议相似之处在于,参会基础并非建立于军事或政治实力的强盛,而主要是“侧面”作用,例如二战时英美的焦点摆在欧洲与德军,日军并非首要;目前美国政府的主要战场并不在台湾海峡,而是弭平社会纷争、疫情究责、竞选以及中美竞合。

同时,台湾政府出资的台湾民主基金会赫然列在该峰会赞助名单上,而台湾连续两年受邀参与哥本哈根峰会(2019年由外交部长吴钊燮参加),主轴却都是以“反中”为前提,讲题分别是 “台湾:威胁下的民主政体”、“在COVID-19疫情中捍卫民主”,可谓符合当前华府对北京的战略需要,不过敢当反中先锋的台湾,真的有戳中世界民主发展的困境了吗?比如现在台湾的失业率仍在上升、贫富不均与居住正义问题迄今皆未缓解,依恃外部因素的民主终究不是长远之计。

须警惕雅尔塔会议复活的可能性

这次的视频外交并不是首开台湾政坛先河,2017年时,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唐凤即曾以数字机器人模式用远程视频方法参与联合国“因特网治理论坛”(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 IGF),突破无法入场的困境,今次借着疫情,会议以视频模式召开,蔡英文的参与模式也就顺理成章。

1945年雅尔塔会议,为求苏联对日作战、减缓自身军士伤亡,英国与美国不惜牺牲中国主权。(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这个安排的合理之处在于,虽然台湾总统与美国现任国务卿同台,却不是实体会面,且主办单位不过是民间组织,这也不会让哪一国政府承受中共的外交压力;对美国来说,与台湾总统在非官方场合同台发言,既没有违反一中原则,也没有违背对台友好的承诺,系在两岸间游走自如,就像是5月18日世界卫生大会(WHA)对于台湾参与案予以口头支持,但未提案一样。

但是,我们都知道,目前美国即将迈入竞选高峰期,而现任者支持度居于落后,一定程度的仇恨动员,是激起选票的不二法门,但假若疫情反扑,反可能会进一步冲击经济民生、美国十年荣景也将面临更严重的衰退威胁。如此一来,剧烈波动的中美关系一旦持久,则美国何以能够再次伟大?现在美国在两岸间游走,会不会转眼(例如选后)又变成“不脱钩”了?倘是如此,中美关系若有转折,则台湾在国际间的位置、能力与行动,都还需要更多的思辨与审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