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340公里妈祖绕境:看见台北以外的多面台湾

撰寫:
撰寫:

延迟近三个月,台湾台中大甲镇澜宫妈祖遶境出巡仪式在信众的殷殷期盼下,于6月11日晚间23时起驾,踏上9天8夜,巡回台中、彰化、云林、嘉义众多村镇宫庙,近340公里的进香参拜行程。

妈祖遶境活动,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为“世界非物质活的文化遗产”,不只是大甲镇澜宫,而是在每年的3月份时(妈祖诞辰),全台湾的妈祖庙都会进行的活动。每一间大庙的遶境路程、时程不一,沿途也会经过许多中小型宫庙,全台参与各种遶境活动的粗估人数最多可以高达500万人,也曾被CNN报导为“妈祖狂热”。

大甲镇澜宫妈祖绕境今年依然人潮汹涌。(袁恺勋摄)

但是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为了防疫必须降低群聚活动的考虑下,许多大型活动都被中止或延期,其中也包括了大甲镇澜宫的妈祖遶境。至6月12日为止,新冠肺炎全球确诊人数已超过715万人,死亡人物也超过40万人。

大甲镇澜宫被称为“台湾三大妈祖庙”之一,与鹿港天后宫、北港朝天宫齐名,是台湾中部的信仰重镇。但是这种规模的庙宇,其活动牵涉的层面便与其他庙宇不同,毕竟有许多中小型宫庙本身无力举办这种大型活动,便视参与大庙的遶境为责任与荣耀,同时也能团结信众。

大甲镇澜宫妈祖出巡会沿途参拜宫庙。(袁恺勋摄)

于是于6月7日,镇澜宫庙方宣布在4日后的11日“起驾”,因为宣布时间仓促、同时也是工作日的星期四、五,这其实也是为了在全球疫情下尽量减少参加人数,降低群聚风险的作法。同时包括取消“钻轿底”、劝导减少施放鞭炮等措施,也都是为了低调行事,以降低人流。

这种措施也相当见效。11日23时妈祖神轿起驾后,仅花不到3分钟就走出庙门,比起往年在庙口塞上半小时来说可说是神速无比。也因此,遶境行程在初始就“超前部署”,仅花半上小时就离开大甲溪进入清水区,甚至提早1小时抵达了第一间“驻驾”的慈云宫。

但也许是因为行程表早有公布,进度超前反而也会造成路上预备“接驾”的宫庙与信众不易判断时程,之后神轿便有意放慢速度,至12日上午8时过后才抵达大肚区的万兴宫进行驻驾仪式。

过去妈祖绕境常常延时,今年则往往超前进度。(袁恺勋摄)

妈祖遶境也是窥探“非台北”的台湾面貌的一个极好的时刻。正因为无数信众、宫庙都汇集在一地,许多平时在都会区(尤其是台北市)已不易见到的光景都能在此一览无遗,包括电子花车、送迎礼乐队、阵头表演与爆竹炮仗等等。

确实,在台北市等都会中,也有如行天宫一般的重要信仰中心,但不可否认,在寸土寸金的都会区中,动员大量信众与申请活动范围广大的仪式已越来越不容易,因此很容易产生误解,认为信仰已经淡薄。

但是在那些仍然举办的活动中,仍然有许多来自都会的信徒,只是长达7至9日的活动,若是普通上班族,至少也要请假5日,全程参与并不容易;因此,那些全程参与、被等在终点的镜头捕捉到的,多半都是老人(退休或是从事农业)。

许多年轻人因为上班、上学,只能单日来回。(袁恺勋摄)

实际上,在当天来回的香客中,就有不少阖家出动、夫妇带小孩前来的例子,甚至也有在学的学生。带着妻子与刚出世的小孩的温先生就表示,过去都会一路跟着神轿走,但今年因为带着小孩,走到火车站就会坐车回家。两人同行的嘉柛同学也表示,身为学生不可能每年都请到假来参拜。

哲学家黑格尔曾说:“凡存在即合理(was wirklich ist, das ist vernünftig)。”祈求神明让超自然的奇迹降临,为自身、家族、甚至家园带来好运与保佑,看似是迷信,但是撇开信徒们在连天遶境的苦行中得到的感足感,整个遶境活动也是显示社会各阶层之间拥有的相同价值观,并且依此紧密联系、不吝付出,正如同沿路中信徒与宫庙提供的施粥、点心、住宿等帮助。妈祖遶境仪式,其实就是一个展示“先进以外”的经验与精神的好机会。

被围剿的J.K.罗琳:社群时代的舆论场与标签

戒严时期家人冒险藏画 台日据画家陈澄波笔下的台湾市街风光

跨国同婚成婚姻平权缺角 台湾新加坡伴侣提告

曾涉“辱华”全球下架 台游《还愿》推出台湾专属实体版

【深山乌托邦】不作资本世界的玩家:一窥“上帝部落”司马库斯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