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昔中共地下党发展史 台调查局研究员访谈录再出版

撰写:
撰写:

美苏冷战时期,台海两岸处于军事对峙的紧张状态,彼此无不针锋相对、互相渗透,台湾方面尤在研究中国大陆的“匪前研究”工作上着墨甚深。过去台湾“国史馆”曾出版《从左到右六十年:曾永贤先生访谈录》,述说已故前台总统府资政曾永贤(1924—2019年)从中共地下党转入调查局、台总统府工作的心态变化,如今再刷重新出版,让世人再次回顾那段两岸风云诡谲的岁月。

2020年6月12日,台“国史馆”举办麦朝成、谢聪敏、曾永贤等受褒扬人史料捐赠感谢仪式暨《从左到右六十年:曾永贤先生访谈录》再刷出版发表会。左起为台湾蓝鹊文教发展协会理事李明峻、台“国史馆”馆长陈仪深、蓝鹊文教发展协会理事长邱坤玄、台“国史馆”修纂处处长许瑞浩。(許陳品/多维新闻)

感谢麦朝成、谢聪敏、曾永贤家属捐赠史料

为表彰台总统府国策顾问、“中研院”院士麦朝成(1943—2019年),台前立委、总统府国策顾问谢聪敏(1934—2019年),以及前台总统府资政曾永贤等“为国存史” 精神、家属捐赠大量有价值的珍贵史料,台湾“国史馆”于当地时间6月12日下午举办感谢捐赠史料的仪式、致赠家属感谢状;并同时举行《从左到右六十年:曾永贤先生访谈录》再刷出版座谈会,邀请本书编辑及曾永贤先生门生旧识等莅会与谈。

在经济学界致力于区域经济与国际贸易领域研究的麦朝成,是首位将区域理论融入差别定价模型,并获得与传统截然不同福利效果者;也是第一位利用寡占模型分析国际贸易理论中关税与配额比例的学者。历任台立法委员、台总统府国策顾问的谢聪敏,曾于1964年与彭明敏、魏廷朝等人共同起草《台湾人民自救运动宣言》,主张推翻蒋介石独裁政权、实行民主政治而被捕入狱,1970年代出狱后更在海外宣扬台独理念遭台湾政府列入黑名单。台湾解严后,1998年,谢聪敏推动《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条例》立法,为政治受难者平反。其家属捐赠历年来的报刊文章及论述手稿,内容则以戒严时期台湾政府戕害人权为主,展现谢聪敏为台湾民主及人权奋斗奉献之历程。

昔日曾永贤的研究用书,今家属连同其他资料一并捐赠给台“国史馆”保存收藏。(台湾“国史馆”)

留日期间接受左翼思想的曾永贤

至于曾经加入中共中央华东局领导的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台湾省工委),于1947年二二八事件参加“二七部队”抵抗国民党政府,但在被捕后“背叛组织”,选择成为台内政部调查局(今法务部调查局)“自新人员”的曾永贤,他在退休后的2005年接受台“国史馆”访谈,才交代了自己“从左到右”立场变化的历程。

曾永贤早年负笈日本、就读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部。他利用在大学图书馆工读期间,趁机进入禁书库中阅读马克思、列宁等人的著作,而且是以后者的书居多;并受到加入日本共产党的二哥—曾永安,其愈发左倾之思想影响,后由日本《读卖新闻》记者国松藤一介绍参加日共的共产主义青年团。迨从早稻田毕业后,曾永贤返台自办国语讲习会,向苗栗铜锣地区的年轻老师、中学生散播反独裁、争取民主的思想。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曾永贤加入前台湾共产党领导人谢雪红(1901—1970年)在台中组织的“人民协会”,到了1947年二二八事件期间,又加入了谢雪红主持的“台中人民政府”、“台中地区治安委员会作战本部”(人民作战本部)和“二七部队”(主要负责制作文宣)抵抗国民党政府,并于1947年6月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然而,当时正值国共内战在中国大陆打得如火如荼,国民党为巩固未来的退路—台湾岛,开始查缉积极在台湾发展党员和组织的中共地下党(隶属中共中央华东局的台湾省工委)。曾永贤指出,华东局指示省工委要在1948年之前发展出2,000名党员、武装5万名群众,但1947年省工委只有300余名党员,与目标落差实在太大,任务难度太高;且1947年国府已在台湾推动“三七五减租”,将中共在农村发展、组织贫下中农所需的条件都给破坏殆尽,地下党很难用“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吸引台人支持,曾永贤认为,土地改革对省工委来说可称得上是致命的打击。

2020年,台“国史馆”采集的曾永贤史料。(台湾“国史馆”)

被捕后“自新” 成台情报机关研究中共骨干

随着国民政府情报机关陆续破获、抓捕省工委的重要干部陈泽民(组织部长)、张志忠(副书记)、蔡孝乾(书记)、洪幼樵(宣传部长)等党支部重要负责人,最终曾永贤于1952年4月在苗栗县三义乡鱼藤坪被调查局人员逮捕。幸运的是,当时实际负责台国防部总政治部(今国防部政治作战局)工作的蒋经国指示留下曾永贤、蔡孝乾、洪幼樵、陈泽民等人,并吸收进入情报系统,以帮助国民党政府分析中共内部动态、拟定“反攻大陆”计划,曾永贤因此分发到调查局第二处(研究处荟庐资料室)工作,从事中共问题研究。

除了陆续写成《共匪的工人运动》、《共匪渗透战术之研究》、《共匪特务工作之研究》、《匪对日本的渗透活动》、《匪党的理论与实际》、《共匪文化大革命真相》等专书,曾永贤还曾写《检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对中共官方重要文献做出考订,得出文献删掉、改写了哪些部分,分析其用意何在,例如毛泽东于1949年所写的《论人民民主专政》,1960年收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时就将“中共成立后就要一面倒向苏联、没有第三条道路”的说法删除,以符合中国与印尼、印度等国组成第三世界集团,共抗美、苏两大强权的现实。

投身“匪情教育”

为了培养“对敌斗争”人才,在蒋经国授意下,台湾政治大学、文化大学陆续成立专门研究中国大陆的研究所—政大东亚所与文化大陆所(今国家发展与中国大陆研究所),国民党中央文化工作会(文工会,今国民党文化传播工作委员会前身)亦与台教育部合作,在全台各大学开授各种研究中国大陆现况的课程,如中共党史、马列主义理论、经济、文化、教育等。作为曾经亲身加入中共党组织,又熟读马列主义、毛泽东著作的曾永贤,亦投入政大东亚所、文化大陆所与淡江大陆所的教学工作中。据他回忆,从政大东亚所1968年成立起,就以兼任教授的身份前去授课,以在东亚所教书的时间最久。

台湾蓝鹊文教发展协会理事长、政大东亚所名誉教授邱坤玄。(許陳品/多维新闻)

参与访谈录再刷出版座谈会的台湾政大东亚所名誉教授邱坤玄表示,曾永贤于1990年从调查局退休后,转任台总统府国家统一委员会(国统会)研究委员,并于1992年9月与时任中国大陆国家主席杨尚昆(1909—1998年)建立起直接沟通的渠道,成为穿梭两岸的“密使”。既然李登辉任台湾总统时期可以如此,代表两岸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沟通渠道都不能停止、一定要继续维持,值得现在学习。

邱坤玄强调,曾永贤过去在教授“匪情研究”课程时,分析中共的统一战线为“联左、拉中、打右”,而“党的建设”、“统一战线”、“武装斗争”为中共革命之所以能够成功的“三大法宝”,对台湾而言是非常好的教育手册。面对当前两岸局势的演変和观察中国大陆70多年来的变迁,曾永贤所做的中共统战工作研究和访谈录披露的內容,相信仍能对当代台湾起到极大的参照作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