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学者:美国正介入南海法律战

撰写:
撰写:

南海问题持续发酵,但是程度与层面又有所变化。对此台湾中央研究院欧美所研究员宋燕辉6月15日于台媒“风传媒”撰文解析,目前美国正在介入南海新一阶段的法律战。

所谓“南海法律战”,指的是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法而开展的法律攻防,争端焦点显然是在岛礁权利与归属上。宋燕辉指出,早在2009年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以及印度尼西亚就已加入南海的法律战,这些国家表示中国大陆“九段线”和历史性权利之主张与国际法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相违。到了2013年,菲律宾向设于荷兰海牙的仲裁法院提出“南海仲裁案”,而2016年的宣判基本上赞同菲律宾提出的看法,亦即九段线不被认可。

中国政府4月19日公布一批南海岛礁与海底地理实体(海底地物)的命名。橘色为新命名岛礁,蓝色为海底地物,岛屿集中在西沙群岛与南沙群岛,海底地物则集中在靠近越南的南海周遭,绿色为台湾控制的南沙最大天然岛屿太平岛。(谷歌地图)

上一阶段的法律战并未平息,2019年7月至今,南海又迈入第二阶段法律战。宋燕辉分析,2019年7月中越的万安滩对峙,乃至于12月马来西亚向CLCS提出南海延伸大陆礁层之申请,都象征着新阶段法律战的到来。继越南、马来西亚之后,菲律宾于2020年3月也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照会,要求CLCS在审理马来西亚的划界申请案时注意到菲律宾的权益。

随后越南也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外交照会,抗议中国有关南海岛屿主权与海洋权益之主张,越南除重申对南海西沙与南沙群岛拥有主权外,也反对超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在南海提出之海洋主张,包括历史性权利。印度尼西亚也于5月26日也向联合国秘书长提出照会,重申印度尼西亚在2010年所提出有关南海之立场,强调南海九段线和历史性权利之立场已被2016年《菲中南海仲裁案》最终判断所确认。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8月29日会面。杜特尔特提出南海仲裁案,遭习近平拒绝。(AP)

继东南亚四国之后,6月1日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凯莉·克拉夫特(Kelly Craft)向联合国秘书长送交一份信函,表示反对中国大陆的南海主张,而新任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也在6月3日随即做出回应,表示“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是在长期历史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包括《联合国宪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不会因个别国家无端指责而改变”,他也指控美国不但没有恪守就南海岛屿主权争端持中立立场的承诺,反而经常在南海制造事端,搞军事挑衅,不利维持南海地区之和平与稳定。

宋燕辉分析,此次美国通过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信函的动作明显证明华府加大力度参加南海法律战,支持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以及印度尼西亚之海洋法律主张,拉拢这些国家对抗中国大陆,同时呼吁联合国会员国团结捍卫国际法与南海之航行权利和自由。他特别指出,与2016年12月美国所递交之外交照会相比,2020年6月写给联合国秘书长信函的用字更加尖锐,指控中国在南海实行“挑衅活动”(provocative activities),要求中国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与《菲中南海仲裁案》的最终判断。

中菲建交45周年之际,菲律宾在两国有主权争议的南沙中业岛,主持海滩堤岸启用仪式(微博@南海的浪涛)

宋燕辉进一步解释,美国加入新一轮的南海法律战有可能触发其他美国盟邦或理念相同的国家,例如日本、澳大利亚、英国、法国或印度针对中国大陆在南海的动作做出回应。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也有可能加大力度以南海争端作为抓手扩大执行印太战略。中国大陆与东盟国家有关《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也势必受此新一轮的法律战影响。

对于台湾,宋燕辉建议对南海问题采取低调作为的蔡英文政府除了应密切注意美国与中国大陆、中国大陆与东盟在南海所进行的法律战之外,也应该考虑像处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全球蔓延所提出的“台湾可以帮忙”(Taiwan Can Help)的策略做法,在南海也推出台湾可以帮忙解决争端、协助推动南海区域共同开发、维持南海和平与稳定的新倡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