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现代奴隶制” 台剧《无主之子》反主流吸睛

撰写:
撰写:

2020年6月16日,“列夫特文化”等组织合办电视电影《无主之子》鉴赏会,邀请台湾国际劳工协会陈秀莲与世新大学社发所所长黄德北和导演、演员等人与谈,《新国际》(New International)召集人林深靖表示,移工的处境有如现代奴隶制度。

《无主之子》剧照。(中央社)

2020年台剧《无主之子》演绎移工(外籍劳工)在台湾受到的不人道待遇,和移工在台生子后面临的棘手身分问题等,剧中藉著移工之子黎子涵(林孙煜豪飾)作为叙述者,探讨移工被歧视、打压,并对其各种需求视而不见的状况。鉴赏会采邀请制,但仍然坐无虚席,需加设座位,显见台湾各界对《无主之子》的好评。

陈秀莲于映后与谈表示,很多移工面临的是选择的条件问题,移工要缴交高额的仲介费,在还清之前对许多不合理对待只能忍气吞声,这是为什么协会接到的申诉往往是移工来台一年到一年半后才过来,因为这时候他们债务还清了,才不用害怕“惹麻烦”会被遣返。陈秀莲也谈到所谓“逃跑外劳”问题,越南藉的移工是最常逃跑、失联的,就是因为越南的仲介费特别贵,逃跑对他们来说是最简单的选择。

陈秀莲指出,台湾官方有掌握住的外籍员工就高达71万人,其中12万人是渔工,但其中只有300人拥有陆地上的居所,剩下11.97万人都住在船上,环境恶劣,因此2019年10月宜兰南方澳大桥断裂时才会砸死船上的移工。陈秀莲表示,台湾政府这30年的移工政策的进步非常缓慢,但移工已经充斥在台湾各阶层中,新冠病毒爆发时卫服部长陈时中指示不要抓捕在医院中当看护的逃逸外劳,这不只是因为人道,而是你抓光了看护,台湾医疗就要崩溃,最后还是台湾人在受害。

黄德北则表示,过去的奴隶制度中最重要的概念就是不把奴隶当人看,造成美洲原住民被屠杀和非洲黑奴被大量抓捕,而现代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但是在面对移工时,还是有“他们不配和我们平起平坐”的思维;最近甚至以建教为名,把东南亚学生骗到工厂工作,又不给予劳工待遇,若视而不见只会越来越严重,台湾社会就会堕落沈沦,幸好有剧组愿意拍摄底层民众的故事。

黄德北详述,移工中特别是以渔工的待遇最糟糕,这是因为在最早期时台湾沿海的渔工其实很多是大陆籍,但是台湾政府不承认有大陆籍的劳工,当然也不会保障他们的权益,因此船东对这些大陆渔工非常恶劣,形成一种传统,遗留到现在的东南亚移工上。黄德北认为,不论是大陆籍还是东南亚藉,假如台湾社会可以容许这样子的不人道待遇,将来也可能会这样对待“自己人”,从陆配、外配,到没有身分的孩子或甚至是原住民身上,这将是非常糟糕的未来。

林深靖则认为,他相信《无主之子》将会在台湾影剧史上留下一笔记录,不管是题材还是手法上,相较起过去的台剧都有很多创新的地方,包括使用剧中最弱势的、没有身分的移工之子作为叙述者,这是很大胆的作法,过去比较常见的是“奴隶主书写的奴隶文学”,也就是从强势者的视角出发。

林深靖也举例表示,剧中有许多反传统、反主流的脉络,甚至可以说是挑衅台湾传统文化的,包括与移工谈恋爱、生子的女主角。在台湾,男性娶东南亚的新娘是可以被接受甚至已很普遍,但是女性若和一个台湾俗称的“越南仔”生孩子就很难被接受。

推荐阅读:

台40刷畅销书改编 《做工的人》拍出工人的美丽与哀愁

台北车站大厅许坐不许坐 延宕十年的难题

来台求学沦苦劳 “新南向”产学变调

菲指遣返菲籍移工案由台湾与中国决定 趁机明谕一中原则

设移工休闲区遭解读成歧视 韩国瑜怒指亲绿媒体扭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