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民主病】民主不是会玩游戏规则就好

撰写:
撰写:

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6日投开票,傍晚5时许确定同意票数已达门坎,罢韩成功,罢韩总部外群情激昂,有民众获知结果底定后,忍不住落泪。(WECARE)

如果说2020年1月11日台湾总统大选结果,韩国瑜的大败代表崛起于2018年的“韩流”退烧,那6月6日高雄市的那场市长罢免投票,则代表“韩流”告別台湾政坛。不过这场投票结果,看在绿营及其支持者眼中,并不只意味着“韩流终结”,包括领导罢免活动的代表,都赞赏其为“台湾民主的再一次胜利”、“再次让民主发光发热”,直白透露了绿营和其支持者的民主观,而这种民主观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值得拆解开来细细探究。

纯论罢免权来说,《中华民国宪法》保障了台湾人民投票选举的权力,也保障了台湾人民行使罢免投票的权利,唯过去门槛过高,鲜少有罢免案在台湾顺利通过,尽管在2016年修法,调降门槛,但以2017年的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罢免案来看,罢免要投票,投票率的高低是关键,而选民行使罢免投票的动力,却远远低于选举投票的动力,罢免要能通过仍有一定的难度,更遑论如高雄市长这种地方首长的层级。

昇华民主胜利 太过无限上纲

罢免韩国瑜的投票结果,投票率创下惊人的42%,鹤立鸡群的表现算是台湾政治的一种“奇观”,未来是否会再次出现这种惊人的表现,机率恐怕不高,而罢韩投票,也创下台湾有地方首长被罢免下台的纪录。平心而论,这场罢免投票确实创下台湾民主的里程碑,但将这个里程碑昇华成“民主的胜利”,显然是太过无限上纲。(延伸阅读:【台湾的民主病】选举诡术尽出 骗选民也骗自己

从一般人的民主观出发,民主总脱离不了“选贤举能”,比较像是一种价值,但对民进党和其支持者来说,民主反而更像是一种游戏规则、一种合理合法的制度方式,决定谁掌握了权力,谁的权力透过民主的方式而被没收,而不仅仅是一种理念价值,这从民进党相较国民党来说,更善用“配票”策略,就可看出端睨。

宋楚瑜过去曾脱党参选,票数仍较国民党候选人多出许多。(宋楚瑜競選團隊)

综观台湾蓝绿支持者的政治文化,虽然有某些特例,但国民党的支持者较偏向“认人不认党”,民进党的支持者较偏向“认党不认人”。直白一点来说,就是蓝营的政治人物,只要本身实力不要太弱,脱党参选仍大有可为,例如2000年的台湾总统大选,前台湾省省长宋楚瑜离开国民党,和国民党的候选人连战、民进党陈水边三边厮杀,最后虽然在两蓝打一绿的情况下,由陈水扁险胜,完成台湾首次的政党轮替,而从宋楚瑜和连战的选票来看,宋楚瑜拿到了36%的选票,大胜连战23%得票率,显示蓝营支持者的投票倾向,不被所属政党给完全左右,其他政治人物,例如有花莲王之称的无党籍立委傅崑萁,或2019年金门县立委补选胜出的陈玉珍等等,也都算是显例。

反观民进党部分,脱党参选还能胜出的,可说几乎掛蛋,甚至连原本属于自己的绿营选票,也都保不太住,显示绿营支持者有相当的“认党不认人”倾向,相较蓝营支持者来说,较“听党的话”。这样的生态,让民进党每逢选战时,便善用所谓的“配票制度”,平均分配该选区绿营支持者的选票,使其提名的候选人都能“全垒打”,以便在过去台湾政治板块“蓝大于绿”的状况中,还能握有相当的影响力。而这种状况,在台湾立法委员选制改制之前,以及目前台湾县市议员的选举中最为常见,例如2018年九合一选举,民进党在选情不利自己的状况下,便打算故技重施,希望能撑过当时拉催枯朽的强大“韩流”。

高雄市长韩国瑜6月11日在高雄市府凤山行政中心举办“真爱高雄,珍重再见”告别音乐会,现场吸引大批支持者穿着白衣前来送别韩国瑜。而韩国瑜也率市府首长团队,向支持者感性话别。(中央社)

回到6月6日的罢免投票,尽管掌握国家机器的民进党,始终对外否认有所谓的“罢韩国家队”,但幕前幕后,都可以看到民进党人士穿梭其中,很难说服民众自己干净无暇、毫无介入。罢韩投票最终结果,催出了94万张同意罢免票,以2018年的高雄市长选举来看,当时韩国瑜声势如日中天,民进党派出的候选人拿下的74万张选票,这74万人很明显是民进党的铁粉,2020年这些人的大部分又再次站出来投票,将韩国瑜罢免掉,是相当合理的推断,加上韩国瑜2020年大选,仅拿下61万张选票,较2018年少了28万张选票,这些对韩国瑜失望的人,也有可能出来投下同意罢免票。换句话说,94万张的同意罢免票,只能代表民进党的动员能力强大,将铁绿的、反韩的人全部催出来投票,要说投票的结果代表“民主的再次胜利”,恐怕是言过其实。

自诩民主进步 却似是而非

事实上,民进党的配票策略,不仅在和他党的对手竞争时施展过,2018年党内的中执委、中评委选举,也出现“同额竞选”的状况,意思是各派系山头经协调、互相交互利益后,再演一场民主的选举给外界看,即被陈水扁批评是大开民主倒车。再拉远一点来看,不论是配票策略或同额竞选,这样的手法真的符合一般人认为的民主吗?恐怕更是违背民进党的党名“民主进步”的精神,一个是要支持者听党的话,以最大化扩展自己的政治版图,投票者在其中行使的是党的意志,而非个人意志;一个是民进党最爱批评国民党的黑箱作业,凡事协调好后再演一场给民众看,自诩民主进步的党,做出来的行为却似是而非。

只能说,在台湾的民主政治环境,民进党深谙民主规则,在民主合法的制度下,打起自己拿手的选举策略,但这些策略若与民主内涵等价值观视之,则显得不伦不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