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前国安高层:习近平蔡英文不论谁赢 台湾都是输家

撰寫:
撰寫:

台湾长风基金会与天下文化当地时间6月17日举办《强权者的道德》新书座谈会,由台湾前行政院长江宜桦(右)主持,并邀吕秀莲(中)与台湾前国安会秘书长苏起(左)对谈。(屈彦辰/多维新闻)

台湾长风基金会与天下文化当地时间6月17日举办《强权者的道德》新书座谈会,由台湾前行政院长江宜桦主持,并邀吕秀莲与台湾前国安会秘书长苏起对谈。苏起对比马英九与蔡英文执政表现时指出,过去常讲台湾跟大陆双赢,现在蔡英文跟习近平绝对不可能双赢,一方赢则一方败,“不管谁赢谁输,台湾都输”。

江宜桦表示,《强权者的道德》作者奈尔(Joseph S. Nye)抛出一个问题,在政治的领域里面,特别是国际政治的领域里面,道德思维或道德的判断有没有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大部分人为了凸显政治世界的冷酷无情,通常会说“道德算什么”,政治领域里面只有权力,道德一点都不重要。

江宜桦进一步说,中文的“道德”与西文的“道德”不同,中文的“道德”指的是个人修身养性,西文的“道德”讲的是西方政治学非常重要的问题──“政治有没有它的道德标准?”指的是在政治领域行使权力的过程中,有没有除了胜负、权力大小之外的“思维”。

江宜桦随后提到台湾的领导人究竟在“意向”(intention)的素质,对于台湾在整个国际体系里面,它的定位跟扮演的角色能够有一个“愿景”,而且也必须知道是否能够平衡其政治理想与可能造成的政治后果之间的代价,不禁要问当台湾的领导人处理两岸关系这类的国安议题时,有诉诸多少军事武力方面的成分、保留了多少透过外交协商谈判,达成目标的努力?手段涉及到领导人面对世界的局势,采取的手段是什么,例如现在的蔡英文政府采取“联美抗中”,或是马英九政府的“亲美和中”,在基本观念的差别中,就决定了外交政策和两岸政策手段的不同,结果也会造成对外、对内的不同后果。

江宜桦举例,对内来讲,假如台湾把中国大陆当成主要敌人,领导人在手段的应用上,是否因要把政敌界定为“对方的同路人”,采取一些“不符自由民主的作法”,这就涉及到复杂的国内政治,与外交关系或国安问题的连动,一个台湾的领导人最大的使命是确保台湾的国家安全,确保人民的幸福而不陷于危险,一个领导人也要想办法团结其所统治的国家里面不同党派、不同意见的力量,能以领导人的高度团结全民。

吕秀莲表示,“我是奈尔的实践者”,当全球饱受新冠肺炎(COVID-19)之苦,也看到“美国鹰跟中国龙正龙鹰争霸,台湾被卷入其中”,新冠肺炎严格检验世界大国;台湾的防疫成效在国际媒体上彷佛“宠儿”,国家的力量不见得一定是“硬实力”(hard power),奈尔近几年不断强调“软实力”(soft power)。

吕秀莲接着分享,1990年“六四事件”结束后,她曾以“台独分子”身分前往北京跟中国共产党高层深谈,提出“三性原则”,所有的政治目标可以定得很动容,但一定要合乎“人性”;所有的政治目标推动,一定要用“理性”的方式推动,结果才会“良性”;反之,如果推动的手段是“非理性”的,一定不会得到“良性”的结果。

吕秀莲话锋一转,痛批台湾这几年的民主,台湾人好像不在乎那些受政党提名的候选人的道德,小时候还会学一句谦虚“我何德何能、我的品德够吗,然后再问能力”,现在好像只问能力,这能力是政见会上吹牛的能力,或是暗中用网军对自己选举有帮助或募款的能力。

苏起表示,不久前美国的民调机构在台做了一份民调,探讨台湾人民对美国和中国大陆的喜好,大概的比例是60:30,喜欢美国的是60,喜欢大陆的是30,早年应该是90%以上的人亲美,现在这个60:30显示台湾亲美比例降低,原因就是美国的情况不好,“美国处在最坏的阶段”,“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问题出在他正分裂美国,按照种族、宗教、城乡、政党的边界分裂美国”。

苏起认为,反中确实是美国现在的情绪,但是没有策略。苏起提及美国的军事国防,表示担心美国的军事问题,除了疫情的影响外,美国的国防预算是不够的,美国现有的11艘航空母舰,其中有六艘航空母舰就在港里面“睡觉”没有出海,原因不知为何。苏起说,现在美国又有种族暴动,美军中有40%的黑人,已有好几个黑人军官出来讲“要怎么带黑人弟兄”,当把钱的问题、种族问题、疫情问题加在一起,“美国人来救台湾再想想吧!”

苏起进一步梳理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的外交政策,他认为李登辉1996年之前是台湾对外关系的黄金时期,可惜虎头蛇尾,1996年后越来越糟,包含“戒急用忍”、“两国论”等,李登辉的历史定位是埋下了台湾社会分裂的种子、对外关系冲撞的种子,两国论是李的最后“杰作”。

苏起表示,陈水扁则得罪中国、美国,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莫健(James F. Moriarty)曾表示见过陈水扁三次,第一次见面不论讲什么,陈水扁都听,第二次见面就听一半,第三次见面则完全不听,对外关系一事无成。

苏起指出,至于马英九和陈水扁相反,是跟两个大国交好,所以外交成绩非常高,问题出在内部,没有把外部成绩转换到内部;蔡英文则是交好美国、交恶中国,美国对台湾是“口惠而实不至”,蔡英文跟整个民进党把“口惠”在内部发挥到极致,跟马英九不同,马英九在外面流血流汗,但是国内人民没感觉,蔡英文在外面没什么,她做过的马英九都做过,表现也比她更好,但是在台湾内部,透过绿营媒体宣传,反达到最大的放大效果,“内部赢了,但外部输了”,过去常讲台湾跟大陆双赢,现在蔡英文跟习近平绝对不可能双赢,一方赢则一方败,“不管谁赢谁输,台湾都输”,因为台湾没办法决定自己的前途,将来就是“谁丢掉台湾”的问题。

此外,苏起于会中提问阶段时,表示尽管不喜欢中国,台湾还是要跟它打交道,台湾民主化后,政治菁英抢着政治职位,不顾经济跟老百姓。吕秀莲则于会中提问阶段时表示,应该把“一个中国”原则,改成“一个中华”原则,不是统一,而是“统合”。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