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下 台湾“向中国说不”

撰寫:
撰寫:

在台湾内部,自从2019年1月习近平的“探讨两制台湾方案”一言出了之后,台湾所有内政外交都围绕着“如何不被统一”这命题。这使得蔡英文高票连任,更直接或间接导致了韩国瑜的快速掉落。

而美台关系、台日关系或台欧关系,包含中美贸易战、中印关系、中澳关系的一点风吹草动,基本也是围绕着这个“如何拒统”之讨论。所以,一旦有欧洲议员讲出“向中国求偿”或是“小心中国威胁”,立刻会引起台湾朝野“台湾应与欧洲改善关系,以抗中国”之呼声。

于是有不小的声音认为,近期不论是中美贸易战、还是中印边界问题,以及肺炎疫情,中共此刻应接不暇,当前中共也不太可能“同时得罪印度、美国等大国”,加上美国选举“中国议题”定会在美国内部不断炒作,此给了台湾有利机会。

甚至有台湾学者表示,未来一段时间内,将是美台签属双边自由贸易协议(FTA)的最好时机,台湾需要把握。

这突出了两个点,其一,台湾吵了数年、一直想签的美台FTA,为何一直签不成,根本问题是什么?

其二,若台海有变,中共是否真“应接不暇”。

6月16日,印度人民抗议中国导致印度军人死亡,示威者焚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相片。(美联社)

所谓美台FTA“签署机会更进一步”,其实自蔡政府上任后已不稀奇。尤其在中美贸易战开始之后,中美两国对峙之下台湾是否能寻到机会,因美国而加入区域经济整合?

统整一下认为“美台签FTA当前机会更大”的赞成理由,自然是中美关系对峙下,台湾可以循机而入,并且美国选举季到来,各候选人更可能抛出此议题以展示“抗中”决心。

而认为此举困难者则认为,2018年美韩签属新版的FTA、2019年美日FTA、中美贸易战,种种迹象显示台湾并不在美国的优先选项中。2018年中国是美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台湾则在第十二,经济与利益规模完全不相同──对于各国而言,意识形态重要,但现实利益更重要。

关于美台FTA,以及台湾曾经念兹在兹的TPP,如何与美国签订贸易协议是历任台湾政府都在意的,马政府时期开放美牛、以及直到现在都有的是否开放美猪讨论,皆因如此。

但台湾自己也知道,不论是TPP还是美台FTA,无法如愿以偿原因,怎会是美国口中的“开放美牛、美猪”?

美台若签属双边贸易协议,无疑是将中美关系推到最低谷,美国的一中政策如何维持?昔日马政府与新西兰签属经济合作协议,是在两岸关系暖和之下,且新西兰与美国的国际地位和战略定位,对中国大陆而言可完全不同。

至于眼下中印对峙、中美贸易战、疫情,中共内外应接不暇,所以无法台海上强硬──这其实也是台湾长期对中共的一大误判。

在平时有更多议题的时候,台湾议题(比如韩国瑜被罢免或蔡英文连任),比起贸易战和中印关系,自然无关紧要。但是,若今日在两岸僵局下美台签属协议,情况就完全不同。

韩国瑜昔日说的,“不要低估中共收复台湾的决心,不要怀疑台湾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决心”,这话看似两面讨好、倒也点出现实。特别是前句话,美台关系改善固然是好,但美国将台湾往前推一步,台湾就得更谨慎一分。

回顾中国崛起的大半时光,“闷声发大财”是大陆人民挂在嘴上的关键。以往马政府时期,中共反而并不注意台湾,民进党执政时期反而加速了中共(及大陆社会)“必须尽速统一”的危机感。

而台湾也在对中国崛起的危机感下不断将自身往前推,越害怕,越全然依赖美国,却越把自己往中美之争的最前端推。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