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补选战不战 民众党还在打国民党的主意

撰写:
撰写:

由于民众党未在6月17日的党政协调会报上对于高雄市长补选议题达成共识,但又未正式宣布该党不参战,形同对该场战役留下与国民党合作与否悬念、以及补选是否将成为民进党陈其迈一人战争的可能。虽然民众党立委蔡壁如曾说,组党之后,民众党将积极参与大小选举,无役不与,但参加选战的形式有很多种,参选只是其中一种方式;综观民众党这一局,战不战至少有三个选项:白蓝合推、自己推与不推,最后决定或许就代表着该党对于当下最佳政治利益的判断。

虽然只有五席立委,但台湾民众党确实想在立法院成为最强在野党。(多维新闻)

前高雄市长韩国瑜6月6日以超过2018年的当选票数遭到罢免,在市长补选已成事实后,蔡壁如抛出“白蓝”合推市长补选候选人,与部分蓝营人士的“白蓝拖”相唱和,与之同时,柯文哲与绿营再就“一党专政”定义进行隔空交火,似乎表露出民众党是最具战斗力在野党的姿态,但问题是,白蓝两党真能站在同一阵线,团结对抗执政党?

台湾媒体人黄暐瀚说得颇有道理,高雄市长补选一役,“国民党需要休息,民众党需要练兵,民进党需要其迈”,但除了“民进党需要其迈”之外,其他两党的动向迄今未明,有趣的是,当外界纷纷传出国民党决定要自推人选,不打算与白营共推时,白营还是持续炒热这话题,谈打造2014年“柯文哲模式”还不够,蔡壁如还说,希望国民党能放下成见与第三势力共推一位无党籍高雄市长补选候选人,而民众党新任秘书长谢立功更说,希望国民党快点推候选人,这样民众党才能评估自己要不要与蓝营合作。

何时一个政党要不要推出候选人与其他潜在竞争对手有关?

目前看来蓝白确实难有共推高雄市长补选候选人的可能性,而前一阵子国民党确实被民众党各要员撩得很“尴尬”,为什么?以百年大党与背负着包袱的国民党来说,确实需要重新对舆论打造一个焕然一新的形象,而与民众党的合作或许可提供国民党重新包装个人形象的契机,但政坛上的合作,总有得有失,国民党“尴尬”点在于,即便在地方仍有些经营与公职在,不过相较于民进党,民众党似乎也不太把国民党当成具威胁性竞争对手,才会有所谓“合作”一说。

更“尴尬”的点在于,假使双方合作,那么未来合作的话题主导权究竟是在民众党,还是在国民党身上,一个是发展蒸蒸日上的新兴政党,另一个则是盼望重返执政的百年大党,两党都是台湾政坛主要政党,2022年两党都有心进一步扩大执政版图,总无法自己舍弃议题设定的主导权,更不需要说“柯文哲模式”的不可再造性,这都使得“白蓝合”成为一个炒作大于实质的议题,不见得有办法随即推出候选人的白营,也借此机会大吃国民党豆腐,一跃成为新闻焦点。

即便本次确不失为民众党一次的“练兵良机”,但问题是一个新生政党面对到兵将与粮草不足的问题,而频繁被外界点名出战的人选如:蔡壁如、张其禄却也顾虑着“烙跑立委”的恶名,换句话说,民众党若真的早就找到最适合的人选,柯文哲、蔡壁如、谢立功等人早就大肆宣扬,以拉抬他们人气,不会每次面对媒体都称本次选举时间急促,但又说还有一点时间,人选暂时得保密,这类看似颇有道理,却又前后语意互相矛盾的话。

即便补选时间很急迫,但面对媒体询问目前有锁定哪些可能的候选人,谢立功则在17日受访时表示,这请容他暂时保密。(谭英瑛/多维新闻)

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选战登记截止日,民众党的最后决策也终将呼之欲出,若选择在蓝绿都有候选人的前提下参战,或许能解读成民众党有意在这一仗打响自己在高雄,甚至是在南台湾的政党知名度、市占率,并拿本次选举作为2022年耕耘南台湾的试水温,但若最后因为各项因素选择放弃参与本次补选,那也不意谓民众党就放弃对于南部的耕耘,毕竟除了从今(2020)年柯文哲数次南下、民众党参与全台各地基层公职补选看来,这个党依然有着发展野心,但只是很多事情都需要时间慢慢发展,无法急于一时罢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