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论述乏力愿景模糊 国民党仍度不过苦厄

撰写:
撰写:

2018年来走过山峰与山谷,如今世人看国民党,除了唏嘘恐怕还是唏嘘。悲观者认为该党已经药石罔效,乐观者则认为再怎么样都还能守得住那550万票的“家底”,仍有为数不小的政党补助款可拿。

对国民党悲观的氛围仍可算是主流。韩国瑜临去前一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尚未绝于耳,约略同时也发生民众党、民进党开始挖角国民党“中生代”地方实力派人物如谢立功和黄健庭,为国民党的进一步分裂再投下变量。国民党的困境,似乎越陷越深。

曾代表国民党角逐基隆市长的谢立功已经加盟柯文哲的民众党,并位居秘书长之位。(多维新闻)

短期内两次调整两岸论述

伴随着韩国瑜楼起楼塌的,是国民党在八个月内两次对两岸政策进行调整。2019年10月10日,韩国瑜国政顾问团发表《两岸政策白皮书》(等于就是国民党在2020年大选的两岸政策主轴),内容宛如一袭拼布,一面批判民进党、一面却也批判共产党,但是具体的政策主张上面,仅有“重建两岸对话架构”,停滞在马英九时代的成果中,不见丝毫进展,就连对九二共识的自信也丧失不少,非得冠以“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识”。

2020年6月19日的这份国民党改革委员会《两岸论述组建议案》,则更是令人纳闷,通篇内容几乎都在展示对北京的强硬态度,而身为台湾的在野党,对执政党(民进党)两岸政策不佳的批判却极为虚弱,还借用了不少蔡英文在两岸政策上的用语(例如“和平是两岸共同责任”)。最重要的是,九二共识似已走入历史,其创造性模糊的特点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有“没有中华民国,就没有九二共识”的高分贝呛声。

短短八个月内,国民党的两岸政策出现那么明显的差异,这固然与败选乃至于党中央改组有关,但也反映出了国民党已没有核心的政策论述可供留守,因而似乎什么都要推倒重来。

由国民党前立委林郁方执笔的《两岸论述组建议案》,不乏对北京的强硬立场,也没有坚持九二共识。(多维新闻)

两份政策论述相同之处在于,对主权的强调与重视皆相当浓郁。但是问题亦出在此,语焉不详的主权范围,会使国民党更陷入民进党的语境中难以自拔,因为民进党的主权范围很清楚不包括中国大陆。由此,陷入主权对峙的“中国”国民党只得随民进党起舞;其结果是,面对被指为“小绿”,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也只能怒斥“我们是正蓝,怎么会是小绿?”,然而蓝绿之分已让人看不清楚了。

“彼岸”在哪?

国民党历任领导人,蒋中正时期的反攻大陆不啻于镜花水月,取而代之的是蒋经国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即至李登辉执政初期,仍有《国家统一纲领》规划非武力的统一政策,那时候都还称为“大陆政策”,也有个清晰的政策目标,就是统一。但是,自李登辉执政后期以来,国民党在两岸论述上的“彼岸”就越趋模糊与摇摆,对未来解决两岸问题的立场更是回避,尤其1999年李登辉在蔡英文协助下提出“两国论”(两岸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影响深远,乃至于2001年国民党开除李登辉党籍后,仍未能彻底检讨李登辉时期的两岸论述。

2000年、2004年国民党皆连败选,随后连战开启破冰之旅,国民党与共产党正式和解,也逐渐建立起沟通机制、往来热络;但另一方面,马英九2008年两岸政策竞选主轴是“不统、不独、不武”,仅以“九二共识”作为两岸政府沟通的桥梁,他虽然当选并执政八年,却不愿恢复被陈水扁终止适用的《国家统一纲领》,也没有提出任何未来性论述。

马英九2015年11月7日下午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饭店与习近平会面。这是两岸自1949年分治66年以来,双方领导人首次会面。两人会前向媒体挥手致意,马英九时期的两岸政策,可谓到此为止。 (中央社)

马英九之后,国民党主席更换频仍,经历了洪秀柱、朱立伦、吴敦义等党主席,这几位除了高喊“一中同表”却被党内唾弃甚至“换柱”的洪秀柱之外,都仍遵循着马英九时期留下来的“不统、不独、不武的九二共识”;然而在民进党尽掌执政优势的结构下,国民党还想要以在野党之姿把两岸关系冻结在马英九时期,就显得相当不智了,就连马英九自己,也在卸任后公开提出台湾应该对统一问题保持开放选项。

现在的国民党,虽然又再次改组,但一方面抛弃了九二共识,另一方面却讲不出在两岸政策上的具体目标是什么。《两岸论述组建议案》看似专注在很具体的事物,如恢复中华民国在国际组织的地位、建立《两岸人权协议》、推动“海峡两岸意外防止机制和行为准则”、《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制定党公职两岸交流行为准则等,实则都回避了问题的核心,即国民党要带给两岸什么样的未来?若没有想象或勾勒出“彼岸”,就永远到不了目的、也领导不了人民,更挺不起腰杆,只能漂浮在政局中,成为政治对手的提款机。

论述能力是关键

在台湾,2020年大选已经证明,无论是经济产业,或者社会公平正义政策,在统独议题主旋律高唱之下,都必须把竞选主轴的路让出来,民进党能够充分运用执政资源以及整合内外媒体营销能力、赢得选举固然是成功,但民进党更具优势的是其论述能力。

“论述能力”可以说是一个政党将“彼岸”具象化的能力。民进党很清楚地将政党目标放在《台独党纲》与《台湾前途决议文》上,并让两个看似无法调和的政策得以顺利整合。2020年大选以《台湾前途决议文》为圭臬,并配合2019年以降“民主防护网”、《反渗透法》与“撑香港”等作为与言论,成功地将“抗中保台”大纛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囊括了817万票。要说《台湾前途决议文》老吗?也不过比九二共识年轻八岁,而《台独党纲》则比九二共识更老一岁,怎么未闻人说民进党不够“与时俱进”呢?

国民党的论述能力远逊民进党,图为2020年1月11日,蔡英文竞选总部外支持群众手持“台湾要赢”旗帜。(多维新闻)

反观国民党,《党章》虽然开头就提到,“奉行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之宗旨,力行民主宪政之理念,追求国家富强统一之目标,始终如一”,但近年来几乎少见国民党人士提到“三民主义”,该党不少要角更视“追求国家统一”为妖魔鬼怪;《政策纲领》上,洋洋洒洒写了非常多政策主张,可是两岸政策只剩“坚决反对台独”,没有进一步的具体方向。国民党内部论述的松散与九二共识被责怪,其实是一体两面,论述能力的破败是根本原因。

因此,国民党固然在营销策划方面不如民进党,但是这乃是次要因素,主要因素全然系于该党勾勒的“彼岸”以及对彼岸的论述能力,这个问题难道国民党会不知道吗?应该不至于,可是国民党不愿意面对,再加上松散的政党凝聚力,就沦为不断寄希望于“过去”、那个高喊九二共识就能实现两岸领导人会晤的过去。然而寄希望于过去,是不可能到达彼岸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