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刚说完一党专制 蔡英文怎么就“翻船”了

撰写:
撰写:

台湾总统府在当地时间2020年6月22日公布监委提名名单,监察院长由总统府前秘书长陈菊担任,副院长从缺,含陈菊在内共提名27位监委。而先前蔡英文因为有意提名国民党籍前台东县长黄健庭,惨遭党内同志炮轰,最终以避免造成不良社会观感暂时搁置副院长名单,但对黄健庭的名誉已经造成严重伤害。

台湾有声音批评蔡英文只考虑“跨党派合作”政治层面,而完全未考虑“社会观感”,说这是蔡英文小决策圈所惹出的重大事故,甚至还一度传出陈菊根本不知道副院长名单。不过这样的解释也挺令人纳闷,民众党党主席柯文哲先前才批评台湾已经进入一党独大或一党专制的情况,而现在蔡英文以总统加民进党主席之姿进行的监察副院长提名却遭到党内同志的大力挞伐,相较之下,蓝营对该人事任命的反弹都没有绿营的力度大,突然让人有种蔡英文是否又被“权力架空”之感,而背后的“藏镜人”究竟是谁,目的为何都值得细细思量。又或者黄健庭案是否意味着民进党内将引发新一波的派系斗争,也值得观察。

因此,台湾社会也出现对黄健庭案另一种“阴谋论”的版本,认为蔡英文表面上是用“跨党派合作”的名义找黄健庭来当“烟雾弹”,但因为黄健庭有案在身而引发争议,试图让社会对同样有案在身的陈菊是否适任的焦点进行转移。据国民党在6月19日提出的历史资料显示,陈菊在任职高雄市长的12年期间,市府遭监察院立案调查58个案子,其中30案纠正、3件确定弹劾,可谓“声名狼藉”。

总统府在宣布提名陈菊出任第6届监察院长之后,陈菊表示,“监察院必须超越党派”,她将辞去所有政党职务,退出政党,待立法院通过提名后,她将注销民进党党籍。

而如果事后来看黄健庭在6月20日的影音声明,或许能看出上述两种解释哪种比较合理。他在6月20日婉谢监察院副院长提名,他表示,“当初那些相信他清白、力主提名他的人,没有出来捍卫他的清白,反而放任同志羞辱他,那些拿他当挡箭牌的有心人士可以到此为止了”。

从黄健庭的话中,或许可以读出他的心酸以及“好傻好天真”,然而政治就是这般地现实,倘若他有利用价值时,就被奉为上宾,而一旦失去利用价值后,便弃如敝履。如果采“阴谋论”的解读,似乎可以解释这一切,但蔡英文本人的城府可能这么的深吗?而且黄健庭提名案失利,也是让党主席蔡英文的颜面扫地,又或者这其实是背后其他人的谋略,而蔡英文只是单纯地去执行了呢?而这中间最大的害益者究竟是谁,或许答案已经十分明显。无怪乎柯文哲曾在2019年2月份批评新潮流是“国家祸害”,而5月份又加码“新潮流不倒、台湾不会好”。

绿营大老沈富雄近日在政论节目回忆当年他曾被马英九提名为监察院副院长,后来在立法院表决时连国民党自家立委都不支持,原因是国民党内有人早就看准那个位置,因此如果拿来对比黄健庭的情况,也不排除他动到了别人的“乳酪”。台湾虽然以民主为傲,但在民主的实践过程中,它往往沦为政治斗争的工具,也有许多弊端存在。以黄健庭的人事提名案来看,一来在位者利用“跨党派合作” 的名义借力使力打击与分化在野党,二来两个政党之间也为党派之见而针锋相对,都把“为国举才”的机会搞成政治斗争,加深社会的分裂。

另一方面,如果民进党真的是利用“烟雾弹”,目的是强行保送陈菊。这样的酬庸行为,除了伤害黄健庭之外,重点是监察院在未来可能无法发挥它的实质作用,即监督贪官污吏的作用。而这将破坏台湾的政治体制、打乱台湾五权分立的宪政格局,将使得台湾引以为傲的宪政民主蒙上一层阴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