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台湾零确诊平静的日籍女学生

撰写:
撰写:

日前在台湾连续四日的端午节连假前夕,一则来自日本的通知,打破了台湾连续长达73天本土“零确诊”的防疫成绩。一名在台求学居留四个月的日籍女学生,在6月中下旬返日时于东京机场,被采检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属于弱阳性的无症状感染者,而从女学生的居旅史来看,感染源直指台湾。

台湾有感染科专业医师质疑台湾官方对日籍女学生的接触者只采检123人太少,认为一个月的感染风险期,不可能只有123名接触者。对此,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发言人庄人祥回应,该个案生活单纯,并否认台湾检验量不足的说法。(中央社)

对此,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的回应表示,不排除日籍女学生在台感染,依国际惯例,此案已列入日本的境外移入个案,故台湾不会将其列在本土病例中。因此,此案是否打破“本土零确诊纪录”,指挥中心发言人给了媒体一个耐人寻味的答复:“外界自由心证”。

目前经台湾方面的调查和采检结果指出,与该名女学生密切接触的123人,核酸检验皆为阴性,接下来也将进一步借血清抗体检验,找出感染源是否来自这些人。指挥中心研判,日籍女学生在日采检确诊的原因可能有二,一是可能是伪阳性;二是女学生是在一个月、两个月前在台湾感染。

这名日籍女学生的确诊案,让原本似乎已尘埃落定的台湾社区很安全一事蒙上阴影,也让台湾筛检量是否不足,该不该扩大筛检的争论再起。

台湾在端午连假期间各大景点涌现出游潮,连假后的两周台湾是否新增未知感染源的本土病例,或许是观察台湾社区感染是否严重的一大指标。图为台湾北海岸景点白沙湾在这次端午连假的人潮。(中央社)

有关台湾社区是否安全?台湾在历经四月清明节连假,以及五一国际劳动节连假,两次大规模人流移动下的“社会实验”结果,因台湾社区并未出现本土病例,已让台湾内部不论是否赞同官方防疫策略的专家、学者,多倾向肯定台湾社区相当安全。而日籍女学生在台的确诊消息,依旧无法抵挡端午节连假台湾民众的“报复性出游潮”,观光景点人山人海、人车堵塞的情景,也显见多数民众对于台湾疫情控制有某种的信任。

尽管过去这一段时间,台湾社区相对安全,但包括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仍然不敢断言:台湾毫无社区感染、不存在无症状感染者。日籍女学生在台湾感染新冠肺炎就是一例证。然而,台湾是否要跨出“有症状”才筛检这一步,扩大筛检量和采检对象,台湾内部专家的意见向来分歧,各方争论迄今尚未有共识。

例如同样具医学背景的柯文哲夫妻两人,在日籍女学生在台染疫案爆发后,两人对台湾政府的筛检策略看法就不大相同。柯文哲认为,台湾官方目前的采检策略,具一定的公卫、科学基础,指“这点没有什么好批评的”,他说台湾的盛行率、发生率相当低,大量筛检,科学上并不合理。但柯文哲妻陈佩琪并不这么认为,并在她个人脸书(Facebook)上发文质疑台湾政府,“几个月不普筛的结果,当然社区确诊率低”。

而在公卫学界和医界陆续都有一种看法指出,台湾虽不必无条件普筛,但有必要扩大筛检范围和对象,如选定特定有感染风险的社区,增加采检量,或进行血清抗体调查,以便厘清社区感染情况。

即便扩大筛检的呼声再起,但台湾官方目前对于采检的态度仍是认为维持“精准筛检”即可,也表示若从“筛检覆蓋率”角度来看,台湾平均筛检120人,抓出一名确诊者,而韩国则是平均50人抓出一名确诊;美国则是10人,强调台湾筛检量并不低。

不论如何,日籍女学生爆出在台染疫所掀起的波澜,无不在提醒台湾社会,不能过度自满于“本土零确诊”的统计数字中。

实际上,即便台湾社区感染的风险仍相当低、社区还是很安全,但台湾没办法只是“孤芳自赏”。假如一定的筛检量或血清流行病学调查,是国际间决定是否对其他国家/地区开放边境的重要参考依据,也有助于台湾的防疫部署,那台湾恐怕没有理由,不让自己设法去符合某种公认的“审美标准”。

另外,台湾如果自己在放宽边境、转机等松绑问题上,都不能用科学和善意处理好对中国大陆的边境管制,仍是无条件禁止陆籍人士、陆配子女和陆生赴台,那又怎么好意思指,目前欧盟和日本的边境开放名单排除台湾是“政治考量凌驾防疫考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