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批大学英语课程“黑箱” 教育工会盼台教育部依法彻查

撰写:
撰写:

为推动校园国际化,近年台湾各大学无不增加英语课程或将课程改为英语授课,以期达成“2030双语国家”的目标。然而,近日却传出台湾铭传大学将由老师所授课的大一英语课程取消,全部改成“网修课程”取代,学生仅能透过自行观看网络视频自学、辅以在线测验,完全缺乏接受专业教师当面教学、互动与指导的机会。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高教工会)表示,此举严重侵害了学生受教权与受教质量,要求台教育部即刻彻查与究责,保障铭传大学学生的权益。

任职于铭传大学英语教学中心的外籍助理教授贺礼夫(右)、张格林(左)。(許陳品/多维新闻)

当地时间6月29日上午,台高教工会举行“铭传大学英语教学变调,学生受教权成牺牲品”记者会,邀请目前仍在铭传大学任教的外籍教师现身说法。已在台定居、授课满13年,并于2009年获台内政部核发“高级专业人才永久居留卡”的铭传大学英语教学中心助理教授贺礼夫(Clifton Hoyt, PhD)批评,自2018学年度羽角俊之(Hasumi, Toshiyuki)出任英语教学中心后,主导大一、大二课程,以黑箱模式进行所有根本性的课纲异动,不让合格且具丰富教学经验的专任教师知情或参与,并随意差遣兼任教师、项目教师与行政教师。虽然如今羽角已转任英语教学中心顾问,主任一职由刘广华接任,但刘也无英语教学相关资历,更非英语母语人士,英语教学中心主任只是刘广华在校内四项职务的其中之一而已,显然无法胜任。

铭传英语教学中心主任的英语教学资质遭质疑

贺礼夫称,事实上羽角俊之不具有英语、语言学、语言教学或教育专业学历或训练的资历,也非英语母语人士,其最高学历可能只是台湾大学企业管理在职专班硕士,硕士论文名称为《大学推广教育语言中心英语课程之营运与规划》。相较于铭传英语教学中心所有教师都拥有英语世界的合格学历,并接受超过Global MBA的学习时数,但羽角俊之的硕士论文却屡屡暴露出严重的英语语法错误。

台湾师范大学英语学系教授黄涵榆指出,在检视羽角俊之的硕士论文后发现,第一,其论文并没有电子文件可供外界下载,只是供馆内阅读的纸本;第二,从其硕士论文的题目看来,就是要让大学的英语教育“补习班化”,以学术角度来说,内容也不合格。例如论文缺少摘要与书目,注脚的出处不清楚,同时没有学术论述,反而是量化的成本、利益考虑占了论文大多数内容。第三,论文常见英语语法错误,例如主词是单数时,却使用了复数动词。

大一英语必修课皆以网课进行

来自英国、迄今在铭传大学英语教学中心已担任助理教授13年的张格林(Jones, Alan Glyn, PhD)表示,自2019学年度起,学校的大一英语课程发生了重大改变,但课程调整未经公告,也没有获得英语教学专任教师的认可。他指出,英语教学中心新任主任羽角俊之上任后,大一英语课程不再由英语教师授课,学生被要求在课堂时间完成在线英文练习,且大多是阅读和听力测验,教室内则由非专业教师的工读生协助设备使用。这样的教学方法完全无法让学生有机会运用英语进行写作或口语练习,遑论能带来所谓的学习成效。日前高教工会所做的《铭传大学“英文网修”调查结果分析》也显示,学生们非常不满这种英语教学模式的改变。

张格林以自己已从事22年的英语教学专业出发,他认为铭传大学现行“英文网修”的在线学习课程,仅能训练被动性语言技巧(听力与阅读),对于修正错误、建议合适用字、协助提升沟通技巧等口说或写作能力,则完全没有帮助。这样势必会造成学生的发音、文法与单字能力严重退化,缺乏未来就业时所必备的英语沟通能力,当毕业生面对英与面试时,很有可能无法自信地进行英语口语表达,进而获得聘雇。

台湾东吴大学前语言中心主任余绮芳批评,铭传大学现行“英文网修”的做法并不可取,因为在线学习只能补充教室学习的不足,无法取代老师课堂教学的角色。学生仅在在线观看视频及进行学习测验,缺乏师生之间和同侪彼此的互动,若遇到学业或软硬件问题则无人可及时协助,况且在线测验主要用来评估学习成效,无法取代室内配对练习、小组讨论或专题报告等多元训练听说的活动。

台“反教育商品化联盟”成员赖沛莲。(許陳品/多维新闻)

网课反伤师生权益

台“反教育商品化联盟”成员赖沛莲认为,铭传大学对于语言课程的变更,并未考虑学生选课、教师授课的需求,只是为了省钱而缩缩教学自主性,既侵害了学生的受教权,也增加了授课教师的负担。依据2018年台教育部的数据显示,铭传大学的生师比高达31.1:1,教师负担明显过重。她指出,2005年台湾政治大学也曾以“精实课程”为由,企图以在线教学取代外语学院的既有课程。一方面删减课量,另方面却未给予师生更多学习资源,或精进教学质量。赖沛莲称,据大专院校公开数据显示,铭传大学于2018学年度的盈余有1.05亿新台币(约合356万美元),希望铭传大学能倾听教学现场的声音,也请台教育部正视此事,不要坐视学生和教师的权益遭受侵害。

高教工会研究员陈柏谦强调,自2019年起高教工会不断透过各种渠道向铭传大学与台教育部反映,希望针对学生受教权与受教质量严重受损情况立即改善,但迟迟没有下文。陈柏谦称,若铭传大学校方继续漠视学生的权益与声音,工会不排除通过各种方式,让2020年度即将入读铭传的大一学生,清楚了解目前铭传校方对学生权益与受教质量的态度。此外,高教工会也要求台教育部严格把关铭传大学目前所实施的“英文网修课程”,并依法对铭传大学“网修课程”进行全面调查与追究责任,透过实际的行动与作为,真正保障铭传大学学生的权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