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冒名顶替上学 两岸过不去的“唯有读书高”之槛

撰写:
撰写:

中国大陆近日因陆续出现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案例,引发社会热议,这也让高考的公平性问题得到关注。根据陆媒《南方都市报》于北京时间6月19日报道指出,从2018年至2019年,光是山东省的14所大专院校,就查出242人涉嫌冒名顶替他人上大学。

大陆媒体报道山东省有242人涉嫌冒名顶替上大学。图为山东理工大学遭冒名顶替学生照。(微博@数学杨威)

相关新闻在大陆社会持续发酵,并引发民众愤怒,大陆地方政府并为此启动调查。因为目前顺利通过大学入学考试,仍被大陆社会视为是能改变命运的管道,而且过程是“公平的”。尽管出身寒门,但“读书能改变命运”的想法仍根深柢固地种在民众心中。

对于大陆的发展,台湾民众想必心有戚戚焉,因为两岸对于“读书改变命运”的信仰是类似的。但台湾在历经教改波折后,如此观念在现代社会是否仍然有效?现在的学子是否仍然相信教育的力量?面对社会变迁,这会是两岸家长与年轻人甚至整个社会共同苦恼的问题。

以台湾为例,早期联考制度的门坎高、大专院校数目少,公立且优秀的大学相对的录取率就低;也因高门坎,通过苦读翻转阶级的故事成为励志佳话广多流传。台湾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更常见清贫家庭的父母勒紧腰带攒钱供养孩子读书,期盼能进入好大学,将来翻转贫苦的命运。

中国大陆高考门槛仍高,大陆每年的高考時間在6月,今年因疫情缘故延至7月举行。(新華社)

不过,在高度挤压的就学环境中,学生的学习成为一项苦差事,所以1990年起台湾推动一系列的教育改革,希望能放松压力让学生快乐学习。例如,在入学途径方面进行调整,推动多元入学方案,从原本单一的联考制度改革为学力测验、推荐征选与指定科目考试等;在教学内容方面,则采九年一贯课程、并取消一纲一本的教科书制度改为一纲多本,希望能有多元的学习内容;在升学制度上,延长基本教育年限,推动12年国教。

这些教育改革一路走来,原本的初衷是希望培养“全人”教育,让学生能快乐成长,找到自身兴趣志向,而不是只以升学为唯一考量。但当天平往快乐学习摆荡,天平另一端的竞争力就容易落了空。

台湾因少子化,导致大专院校系所供给过剩,招生不足额而面临停招困境。图为2019年3月,因为台湾世新大学停招社会发展所,引起多个学生与社会团体在台湾教育部门口抗议(袁恺勋/多维新闻)

于是,这又引发另一波乱象。台湾在推动教改后广设大学,据台湾教育部统计,全台公私立大专院校目前共有210所,大专生约120万人,有的学院甚至仅有300多名学生。人人可成为大学生,导致大学学历严重贬值,不再如过往般值得骄傲。

教改的结果除了突显大学生程度良莠不齐外,高校教育与现实社会发展严重脱节、高校又执着于论文发表、不接地气。经过几十年的教改折腾,台湾学子更加难以翻身,阶级分化也更加严重。能挤进公立大学前段班的依旧是有资源的家庭,而在后段班学生除了放弃就学之外,就业上也未见顺遂,离“翻身”之日似乎更远。

与此同时,日前大陆遭受冒名顶替的案主之一苟晶,虽然他为二十多年前被顶替一事感到不平,但苟晶仍凭借自身能力,现在成为一名年收入丰厚的电商合伙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虽然没有学历加持,但她也闯出了一片天。在这种状态下,高校功能与教育的未来应该如何走,值得各界重新深思。

教育是人才培养的根本,尽管两岸教育体制有所不同,但从历史文化的发展来说,对于通过教育改变未来的心情是相同的。不过,随着社会与科技的发展与进步,未来的人才要如何培养、教育该如何往前进展,怎么样在竞争力与学生的身心健全当中拿捏平衡,这都会是两岸社会需共同思索的问题。

推荐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