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勒索“民主债” 何来的比马英九进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民进党以陈菊对民主有功作为提名监察院长的说帖,不过,陈菊的贡献并不需要高官厚禄表彰,民进党的说词更似对民主债的情绪勒索,也陷陈菊于不义。(中央社)

为了抵制蔡英文提名台湾总统府前秘书长陈菊出任台湾监察院长一事,国民党立法院党团6月28日发动“突袭”,抢在台湾立法院召开临时会行使监察院人事同意权之前攻占议场,并以椅子、铁链封锁议场出入口,试图瘫痪议事,借此杯葛陈菊人事案。尽管国民党方面一度扬言要抗争个“三天三夜”,但整体行动却有虎头蛇尾之感,6月29日中午,民进党方面便发挥人数优势,迅速以油压剪突破蓝委的铁链封锁,并将霸占主席台的蓝委们一一“排除”,“蓝色太阳花”行动仅持续将近20小时,便遭抗争经验丰富的民进党瓦解。

对于国民党立院党团有“梦一场”的占领议场行动,立场亲绿的舆论认为,国民党反对陈菊之所以无法点燃遍地烽火,是因难以打破民进党对于陈菊掌台湾监察院所立下的论述。毕竟绿营强调,陈菊早年曾为美丽岛事件政治犯,一度于狱中留下遗书,是台湾民主化的先驱,台湾监察院即将朝向人权委员会转型,此时陈菊入主监察院,将能兼任人权委员会首任主委。可惜,绿色舆论的论述恐怕言过其实。

不论是台湾监察院或人权委员会,作为领用纳税钱的公务机关,理应要发挥自己的功能性,倘若派任到该公务机关的人选,无法让人实际感受到其专长、特质与公务机关的功能性一致,自然难逃“肥猫”、“酬庸”的质疑。

持平而论,陈菊在威权时代冒着生命风险踏足党外运动,对台湾的民主转型确实有所贡献,而且勇气可嘉。但是,回到民进党以陈菊对民主的贡献,作为提名她担任台湾监察院长的说帖,看似说尽了一切,但凭什么陈菊是行使监察权的最适当人选?事实上,民进党什么也都没说。

陈菊除了历任民进党政务官,以及高雄市长之外,更是过去民进党大选造势场合之中,最重要的主持、演说大将,不论陈水扁参选台湾总统,或是后来换成蔡英文,陈菊身为“台湾人的女儿”,往往能通过自己浑厚深情的语调,以及道地的闽南语,温情呼喊着“勇敢的台湾人”,把神圣的一票惠赐给象征本土的民进党。陈菊长期以来担纲民进党“喉舌”的角色,一时之间要转变成监督民进党政府的“柏台大人”(古时御史台监狱多种满柏树,使得监察官员得此称呼),又要民众如何相信陈菊能够超然独立?

更不要说,当前民进党政府诸多内阁成员,都出身自陈菊过去高雄市府,不免令人忧心,未来监委们查案是否要顾及院长与行政官员的关系?过去马英九所提的监察院长如王建煊或张博雅,前者出身新党,后者则是无党团结联盟,纵然政治立场与泛蓝相近,但与国民党之间,终究没有直接的裙带关系,且长年于台湾政坛“形单影只”。既然如此,陈菊又为什么是行使监察权的最适当人选?

回到民进党提名陈菊担任台湾行政院长的说帖,包括陈菊早年即投入民主运动,争取人权与言论自由。如果民进党无法化解外界对陈菊与民进党、党内派系盘根错节的关系,所致生的疑虑,那么民进党的这份说帖,更像一份仗着陈菊对民主的贡献,对政治进行“情绪勒索”的工具文本。毕竟陈菊对民主的贡献并不需要任何高官厚禄予以表彰,民进党这样的说法不仅帮不上陈菊,更是陷陈菊于不义。

民进党在2018年台湾县市首长九合一选举中惨败,蔡英文引咎辞去民进党主席职务,当时代理民进党主席的基隆市长林右昌曾直言,民进党纵然是推动民主的先驱,但时至今日台湾已经历三次政党轮替,民进党也两度于中央执政(陈水扁、蔡英文),台湾多数民意已感觉“不欠民进党了”。

学运世代出身的林右昌言下之意,是要民进党别再以早年推动民主作为自己争取民意的主要招牌,反而要通过执政论述与主张,让人民了解到民进党的价值。岂料,民进党被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的一场大胜冲昏头后,又将党内中生代苦口婆心的劝告抛诸脑后,回头恭迎美丽岛世代的最后一人。至此,民进党若依旧执意要以“推动民主之功”,为党内政治人物加官晋爵、偿还“民主债”,就眼下陈菊所订下的适任标准,显然与蔡英文日前回呛马英九所称,提名人选更具进步性有着天大的距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