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称有重大外交突破 或将加剧台湾边缘化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7月1日,台湾官媒“中央社”以“重大外交突破”为题,报道位于非洲东北角的索马里兰(Somaliland)与台湾发展进一步关系的消息,称索马里兰总统已任命一名代表派驻台湾,引发台湾媒体纷纷报道台湾与索马里兰建交的可能性。

同日下午,台外交部长吴钊燮更亲自召开记者会,宣布已于2月26日与索马里蓝外长在台北宾馆签署《中华民国台湾政府与索马里兰共和国政府双边议定书》,以“台湾代表处”与“索马里兰代表处”名称,互设官方代表机构,在大部分台湾人都还不太清楚索马里兰国情之际,台湾政府高调昭告双方关系的“重大突破”。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亲自召开记者会,与此前不同,这次并非宣布断交,而是与索马里兰互设代表处,表情相当愉悦。(中央社)

索马里兰在哪里?

索马里兰位处东非,是索马里1991年内战后,部分部族所联合成立的国家;索马里兰原本有两个部分,分别受到英国与意大利殖民,而1960年两个殖民地独立后合并为索马里共和国,直到1991年索马里独裁总统贾莱·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Siad Barre)被推翻并发生内战后,该国面临四分五裂的无政府状态,当中原为英属索马里兰的地区由伊萨克族(Isaaq)为主体的索马里民族运动(Somali National Movement)控制,在1991年5月18日片面宣布独立(UDI)为“索马里兰共和国”。

2020年初台媒《上报》曾组织采访队前往索马里兰并刊出系列报道,据《上报》报道,索马里兰目前人口约为400万人,包含数万名埃塞俄比亚(Federal Democratic Republic of Ethiopia)与也门(Yemen Republic)的难民,索马里兰经济上相对困窘,主要出口产品为牲畜与农产品,是重要的骆驼市场,沿海有柏培拉港(Berbera),地缘位置与资源都不可小觑,但独立后贫富差距大、人均GDP居世界底层,饭店服务人员月薪仅200美元、理发师更只有40美元。

1991年索马里内战后可谓分崩离析,在氏族与军阀混战中,境内出现多个声称独立的政体,除索马里兰外,尚有位于索马里兰宣称边界附近的马科希尔(Maakhir)、以及索马里南部的朱巴兰(Jubaland)等,都自认为独立国家。图中红线为索马里兰宣称与索马里的边界。(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然而,也正是这样一个国家,自2000年以来已有6次选举,其中包含3次总统大选,对民主选举的坚持,使其成为非洲国家的少数案例,甚至被《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副总编辑汤姆.斯丹迪奇(Tom Standage)誉为“民主灯塔”。 2020年索马里兰总统阿卜迪(Muuse Bixi Cabdi)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阿迈德(Abiy Ahmed Ali)居中斡旋下,与索马里总统法马乔(Mohamed Abdullahi Farmajo)正式会面,达成1991年以来首次破冰。

台湾撼动非洲之角?

台湾与索马里兰的关系进展已非一朝一夕。除了路竹会与义诊机制外,据台媒《联合报》引述索马里兰媒体报道,指2019年11月台外交部亚非司司长杨心怡等人组成代表团至索马里兰拜会中央银行首长,该首长向代表团介绍索马里兰的社经发展及投资机会,希望能和台湾央行建立紧密伙伴关系;在《上报》采访团队离开后不久,2020年2月底台湾国合会组成代表团访问索马里兰,就农业、健康和科技发展洽谈合作,索马里兰副总统阿巴迪拉曼·胡阿里·法拉赫(Abdirahman Aw Ali Farrah)在官邸设宴款待,索马里兰农业部部长、外交部次长等政府官员都出席晚宴。

两岸在非洲外交场上交手多年,其中多国与两岸邦交有过多次拉扯,但没发生过索马里兰如今的情况。(多维新闻)

此次台湾官媒强调的“重大外交突破”,系传出索马里兰总统已任命一名代表派驻台湾,更被其他台媒进一步解读成台北与索马里兰有望建交,在如此欢愉的舆论声调下,实则背后很可能为台湾带来一定的风险,

首先,国际体系是处于无政府状态,国家为了确保在无政府状态下能够生存,在外交关系上应该致力融入国际社会,而不是融入不被多数国家承认、且容易引起纠纷的的“国际地下社会”,这是绝大多数主权国家的选择;对于索马里兰来说,主要结交对象首先是埃塞俄比亚、索马里或欧盟、美国等国际政治领袖,就算是目前发展对台关系,背后的国家利益考虑,也可能并不是台湾官员眼中的民主自由,而兴许是借由台北刺激北京重视索马里兰,撼动非洲联盟对索马里兰的态度、进而稳固其地位。

其次,台湾承认索马里兰为独立的国家,恐会破坏联合国与非洲联盟建立的“秩序”, 起到干涉他国“内政”的作用、引起主权国家的群起反弹。毕竟根据《上报》的报道,正因联合国和非洲联盟不鼓励更改现有非洲国界,造成索马里兰至今迟迟不被国际社会承认,毕竟民主自由国家所在多有,但它们都不愿破坏这个原则,这一点台湾外交部不会不知道;此外相似政权遍布于高加索地区、东欧与西北非洲,台湾一旦积极耕耘,则必定开罪比索马里更加强盛的国家,使台湾更加边缘化。

两岸与中美博奕 台湾绕不开的外交处境

与索马里兰发展关系并非不好,只是其无助于台湾扩展国际空间,更无助于改善台湾的外交处境。归根结柢,既然这个时代的国际体系是以主权国家为单位,台湾若要发展国际空间,就应该着墨于主权国家所构成的国际社会,而不是与“边缘人”惺惺相惜。

放眼蔡英文2016年上任至今,断交数量累计已达7国,而且未能与任何一国发展新的邦交关系,目前邦交国数目仅为15国,就外部环境来看,两岸关系的不佳明显影响台湾的国际空间,例如2018年两岸频繁叫嚣以来,与台湾断交国家数目急速上升,台湾两年即失去5个邦交国;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各国与台湾断交也是证实了各国的国家利益并不是奠基于“理念相近”。

2020年初台湾开展口罩外交,捐赠大批口罩给理念相近欧美国家,结果5月18日世界卫生大会(WHA)中,欧美国家无人提案支持台湾参与。(Twitter@MOFA_Taiwan)

若把视角再拉大,近年中美博奕浮上台面,国际战略紧贴美国的台湾遇到的断交潮,跟这个大结构也有一定关系,但是台湾也必须思考自身的利益与主体性在其中的位置,比如相较于一昧“甩锅”中共,是不是自己也需承担边缘化的责任?“雪崩式断交”与“抗中保台护主权”是冤冤相报的恶性因果,还是本可避免的循环?

就台湾的利益而言,主体性的加固必然离不开两岸关系,若两岸关系融洽,甚至两岸领导人能够会面,则为台湾带来的国际声量与利益,必定远大于台湾与索马里兰、乃至于美国、日本、捷克等国发展积极的外交关系。如今台湾舆论听到索马里兰消息的当下,是既陌生、又亲切,如久旱逢甘霖般,此时台湾恐怕也应该反思,雀跃之外,是否有避开边缘化的可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