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外交突破”突显出的外交“窘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7月1日,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亲自召开记者会,对外说明有关台湾与非洲之角索马里兰(Republic of Somaliland)互设代表处的相关事宜。对此,台媒纷纷以台湾“外交突破”进行报道,甚至煞有介事地称此为“重大突破”。然而,绝大多数民众对索马里兰却是一无所知,细究才发现,此国目前在国际社会上仍处于完全不被承认的状态。因此,所谓的外交突破,或更显现出台湾在传统外交找不到出路时的困境。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宣布台湾将与索马里兰互设代表处。(中央社)

记者会上,吴钊燮强调,索马里兰境内已有包括英国、美国、欧盟、联合国等外交驻馆,该国更已进行过3次总统大选,为一和平稳定的民主国家。然而,更现实点来看,当索马里兰在1991年索马里(Federal Republic of Somalia)内战后独立,却因联合国和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不鼓励更改非洲国界的“国际现实”,使得索马里兰迄今未被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承认,相较于台湾还拥有15个邦交国,索马里兰可说是“边缘中之边缘”。

再者,吴钊燮称双方将互设代表处,对于非洲目前的政治秩序,会不会又是一种挑战?即便吴钊燮称包括英、美、欧盟都有驻馆于索马里兰,但要问的是,台湾的国际实力能否匹配这些国家或国际组织?若没有,势必会遭到绝大多数非洲国家的不满甚至抵制,那么,台湾未来若还想在非洲发展工作,或许将面临到更严峻的考验。

事实上,当双方互设代表处的消息传出后,在PTT等台湾论坛与网络上的讨论,有一部分网民误认为台湾是要跟索马里发展关系,许多网友借此调侃台湾要跟“海盗国家”交朋友;而后,一发现原来是索马里兰而不是索马里后,更多的网友反问,这是什么地方?一查之下,才发现是一个领土、人口都颇具规模,却不被当今国际社会所承认的“国家”。

过去,台湾的外交常常被戏谑为“凯子外交”、“金钱外交”,蔡英文上台后,虽强调走的是“踏实外交”,但这些年下来,台湾其实过得并不踏实,特别是在两岸关系始终处于低谷、民进党政府又不思改善与北京的关系时,台湾的外交处境就益发艰难,邦交国一个一个弃台湾而去,转而投入北京的怀抱。

当邦交国的数目减少后,民进党政府又开始宣传一种观念,就是数目不是绝对,更重要的是实质的关系,因此,近年来特别着重在发展与所谓民主自由国家的交往。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还捐赠口罩等防疫用品到美国、日本、欧盟与部分亚太国家,希望以民主同盟的名义,加上台湾的防疫成果,能够有助于台湾打开国际空间。

然而,不幸的是,结果仍事与愿违,台湾还是进不了朝思暮想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大门,非但美、欧不愿意自己提案邀请台湾以观察员名义加入,待疫情稍微和缓后,欧盟、日本等国虽陆续解禁边境,却都没把台湾放在首波开放名单,这也难怪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无奈坦言,“政治因素考虑较多”。从这更可看出,成天讲求民主自由,最终的决定权仍然是在国家实力,没有实力、又无法处理好两岸关系,难道要奢求欧美为了台湾与北京对杠?

新冠肺炎期间,台湾外交部展开“口罩外交”,宣传Taiwan can help,然而仍未能让台湾的国际空间因此加大。(Twitter@MOFA_Taiwan)

此次与索马里兰互设代表处,看似民进党政府打开了一条蹊径,表现其外交策略的灵活与弹性,对日后发展与其他类似地区的关系按下开关,但实际上,这次行动反而凸显民进党政府的黔驴技穷,只能用这种方式勉强做出成绩给民众看,基本上对台湾的国际声量完全不会加分。

一个在国际社会是零邦交国的国家,民进党政府却要将台湾纳税人的钱帮助这样一个比台湾还惨的地方,民众势必也会有更多质疑。外交工作的确是非常困难与辛苦的,第一线的外交人员的努力付出也绝对值得人们佩服,但台湾更应该思考的是,怎么样才能真正做到其宣称的“发展对台湾有利的实质外交作为”,而不是硬要做出所谓“突破”,此种吃力不讨好之事,大可不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