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台官员讽北京“天朝号令管世界” 难道台湾没有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大陆人大常委会会议于6月30日表决通过“港版国安法”,当夜随即生效实施,引起全球广泛关注。其中,最令台湾注意的,即“港版国安法”第三十八条内容,台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将此形容为:“天朝帝国对世界子民发律令”,认为中共对香港的管理已通过该法延伸至全世界。

台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图为陈明通)认为港版国安法就是,天朝帝國對世界的子民發出的律令。(杨家鑫/多维新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第三十八条内容,即“不具有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以外针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本法规定的犯罪的,适用本法。”

一般舆论的解读认为,该法条意味着即便不是香港居民、又是在在香港以外的地区犯下所谓“分裂国家罪”、“颠覆国家政权罪”、“恐怖活动罪”、“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等行为,仍都将适用本法。也因此,对于台湾民众而言,该条法令就好比中国古代常听见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之印象。

然而,若观察台湾法律,其实也不乏与“港版国安法”相似的味道。比方说,台湾《刑事法》第四条:“犯罪之行为或结果,有一在中华民国领域内者,为在中华民国领域内犯罪。”用白话文来解释,即无论是犯罪的行为地,抑或犯罪结果的发生地,甚而包括中间过程,只要其中有一个在台湾领域内,就视为是“台湾领域内犯罪”。

同时,依据《刑事法》第五条的进一步补充也认为,“本法凡在中华民国领域外犯下内乱罪、外患罪等罪行者,适用之”。换言之,依据台湾这条法律,只要犯下与台湾生存、信用、财政、经济等有莫大之利害者,即便犯罪者远在台湾领域之外,不问犯人之国籍如何,均应适用这条刑法制裁。

也就是说,当前台湾舆论在讨论“港版国安法”第三十八条内容之际,若回头加以检视台湾法律,其实老早就存在相似的条文。同时,有关这类法律的“延伸”之意,其实是“治外法权”的替换说法,或者是近来舆论多讨论的“长臂管辖权”(long-arm jurisdiction)。

最著名的案例,莫过于中国大陆企业华为公司现任副董事长孟晚舟遭加拿大逮捕一案。事实上,“长臂管辖权”原本是美国民事诉讼的一种概念,专门处理身处不同州的原告与被告之间的法律管辖权问题。简言之,当被告不在法院管辖的所在地,但与法院所在州份拥有某种“最低限度联系”(Minimum Contacts Analysis),而且通过“合理性的审查”(Reasonableness Inquiry),则法院可对被告行使管辖权和发传票。

同理,这套所谓的“长臂管辖权”也可适用在美国境外,并结合诸如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FCPA)、竞争法(antitrust law)和引渡法等等,使得美国法院对能够以各种理据起诉海外企业和人士,而孟晚舟就是摆在眼前铁铮铮的案例。

也因此,若将“港版国安法”第三十八条对应在台湾刑法、或美国政府惯用的“长臂管辖权”等手法,其设置目的并无太大的不同,差别只在于主体对象。所以,对“港版国安法”第三十八条的“天朝号令管世界”理解,不应只是“为讽刺而讽刺”;反倒是在开嘲讽前,应先刮干净自身的胡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