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自由不是和尚打伞 民进党政府莫只向酬庸负责

撰寫:
撰寫:

民进党政府迈入第二任完全执政已一段时间,但是在“绿色执政、质量保证”的大辇下,“民主自由”却宛若和尚打伞,权力未有节制迹象,民进党政府不但没有依循“民主自由”政体的“法治”价值,也没有西方民主国家看重的“checks and balances”(制衡原则),反而因为“全面执政”,把权力从制度的笼子里解放出来,畅行无阻。

当地时间7月2日,台湾立法院在民进党多数格局下,不顾众多农民会员反对,通过决议将自治团体“农田水利会”庞大资产收归国有、负责人并改为官派;此前,蔡英文拟提名民进党派系大老陈菊担任台湾监察院长的人事案方遭到国民党占领立法院抗议,历时近20小时方受到民进党立委突破;再比如,民进党2016年执政以来,国营企业台湾国际造船公司(台船)累计亏损120亿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总计约合4亿美元),导致工会在端午节前率上百名员工上街抗议节金大幅缩水。

国民党占领台湾立法院抗议陈菊担任监察院长,遭到民进党立委以人数优势反制成功。(中央社)

不论是国营事业大幅任命董监事,却不必为亏损负责,还是在立法院正常会期不处理的“敏感事务”,反而在休会期间以临时会形式达阵,借此规避正常会期时,议案排案由各召委主导的规范,让民进党需要的法案与人事案强渡关山,都是罔顾“民主自由”价值的多棱镜。

文职人员如此行事,军职人员也有样学样。体制内本最该谨守分寸的国安单位,也在近期上演“因人设事”的荒谬剧本。据了解,台湾国安局副局长陈文凡中将本该在2020年6月底届龄退伍,却因为“深受长官喜爱”,而特别打造一个“局长室机要”的职位,保留其现有的权力,并仍管理原本辖有的部门。根据知情人士透露,未来陈文凡原先以副局长名义主持的会议下达的“裁示”,将更改为“会议结论”,但效力不变;原有的批示公文权力,则改为下达“实质指导”,由各部门主管盖章执行;同时,更将以“专案加班”名义来补偿“机要”那远比副局长要低的薪俸。

按照台湾《公务人员任用法》、《各机关机要人员进用办法》,“机要人员”属于秘书性质,并不具备主管权限,但是国安局利用这些法律的灰色地带,再加上规范相当笼统的《国家安全局组织法》,帮陈文凡设立一个“机要”职位,具有主管权限却不必负担任何主管责任,这实在有悖“民主自由”的权责相符与制衡原则。

台国安局副局长陈文凡中将届退,被量身打造一个专属机要职位,继续掌理副局长职务。(中央社)

近期台湾司法院即将针对《党产条例》发布释宪文,提出释宪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二庭在言词辩论时表示,不党党产处理委员会委员的任命,“违反体系正义的要求,抵触《宪法》上的平等原则,《党产条例》设置党产会以听证程序,取代法院以司法程序判断决定财产权之变动,不仅非功能适当的机关,且已侵犯司法权核心,有违权力分立原则,及正当法律程序原则”,这席话可以说是对民进党执政下的“法治”下了一个精辟批注。

民进党总是称国民党执政时是“威权”、“贪腐”、“买办”,但是在民进党治下,“乔法律”给统治集团的亲信腾出位子的这种例子,其实一点也不少,比起面对法律总是谨小慎微的马英九政府,坚称自己是“民主自由”的民进党政府应该理解,民主自由绝不是不用向民众负责,肆无忌惮地酬庸更只会增加“民主赤字”而已。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