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强夺民财的政府 美国竟喊声给予承认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民进党政府将原为台湾农民自治的各地农田水利会收归公有,不仅首长将由政府官派,名下的资产也一律充公,台湾农民为此走上街头抗议。(中央社)

台湾立法院7月2日三读通过争议多时的《农田水利法》,将原为台湾农民自治的各地农田水利会收归公有,改制成公务机关,不仅首长将由政府官派,名下的资产也一律充公。持平而论,台湾自然资源不足,每年若上枯水期,总是会引发制造业与农业的“争水大战”,过去农田水利会由农民自治期间,曾发生过水利会不当将水卖给工业财团使用,未优先用于农业的争议,若改制成公务部门令农业用水调度更加透明公开,确实有确保农业用水的效果。

但是,台湾农田水利会的资产多为早期农民自主捐献供水利兴建之用,如今民进党政府大动作修法收编,致生了夺取民财的质疑,也是整起事件最难以说服全民的地方。据统计,全台农田水利会名下现金将近新台币700多亿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至于不动产规模则更可观,价值高达新台币1,500亿元,包括台北市知名的远东SOGO百货忠孝店,其所座落的土地地主便为农田水利会,每年租金达台币一亿元,是不折不扣的金鸡母,眼见资产就这么被政府收编,权益受影响的水利会成员们,不上街抗争才奇怪。

事实上,单论水权的调度使用,其实是改革管理就能解决的问题,民进党政府却偏偏强势抓住水利会不放,更令早已习惯“自由空气”的台湾人感到疑惑。对此,绿营自家人同样看不下去,有“台独理论大师”之称的前民进党立委林浊水批,“日本殖民时代都给台湾农民在水利上的自治权,民进党执政时却加以没收,这还叫做民主进步党吗?”林浊水指出,民进党政府声称,要将水利会改制的其中一个目的,是要解决地方派系纷争,但台湾地方派系近年明明越趋退化,连前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王金平被视为能有效串连地方派系的台湾政治人物)都不敢选举了,“起草这个政策的人,是活在火星吗?”

既然收编农田水利会有这么大的争议,那为什么民进党还要冒着背负强夺民财的风险推动政策?林浊水直言,农田水利会的处理并不会真正影响民进党执政与否,“而是影响到民进党少数人的利益”,然后就因此取消农民的自治权,“这真是令人愤怒的事情。”究竟林浊水是否戳中了民进党的痛脚?还需要民进党自己回答,但是,林浊水以民进党大前辈的身分所言,不可谓没有参考价值。

然而,就在民进党政府完成农田水利会收编大业的隔一天,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方面又传出新发言,建议美国方面应该全面外交承认台湾,他说,“如果你不准备承认像台湾这样有民选政府的国家,那么外交承认的用意到底在哪?”

令人纳闷的是,博尔顿是否未关注台湾方面的新闻报道?关于掠夺民财、政治不民主自由,乃至于一党专制等,往往都是美方过去批评国际其他反对势力的说词。固然台湾有着得之不易的民主制度,但一党独大的民进党正在台湾实行饱受争议的种种措施,光是农田水利会一案,民进党政府不仅没收了农民自治,更将原本属于农民的私产充公,甚至面对农民的抗议也不为所动,这与美方向来质疑的“非民主”、“反民主”,又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如今,面对民进党在台湾成为这样强夺民财、没收自治的政府,美方或其他“理念相近国家”,不仅未作声抨击,博尔顿等人甚至发话应该承认台湾政府。“顺我者就是民主,逆我者即为不自由”,原来民主、自由等价值,也是有着双重标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