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治理真空 黎明破晓之际曙光何在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搅动全球政经态势,让原本处于新旧秩序交会的浑沌时刻更加不安,特别是反全球化声浪的加深、加以中美两大强权博弈注入多层不确定因素,如何在此黎明破晓之际找到曙光,作为夹杂在强权之间的台湾无法置身事外。对此,台湾民间智库余纪忠文教基金会于当地时间7月3日举办“逆全球化下 大国对峙 台湾的角色与定位”讲座,试图从台湾角度出发关心国际政经局势变化。

台大政治系教授朱云汉认为全球治理机制落后是真正的隐忧与撕裂力量所在。(余纪忠文教基金会供图)

与会的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朱云汉表示,从GDP成长数据来看,全球化在2010年时便逐渐失去动力,在既有的发展进程中,疫情因素又出现,让这个趋势进行修正;换言之,疫情之前,全球化本就面临挑战与风险。

朱云汉提到全球化带来诸多国际问题,包括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激进单边主义、国际领导真空危机、世界经济“金德博格陷阱”等,中美“经济冷战”让全球经济面剥离、裂解。不过,朱云汉强调,人类本是实质命运共同体,这些现象其实突显全球治理落后全球经济化,全球治理机制落后才是隐忧与撕裂的力量所在。

尽管对当前局势有点悲观,但朱云汉认为全球化仍然具有许多可能性,因为当美国退出各种国际组织时,并未有许多国家跟进,这代表全球化动能仍在,只是这个引擎来自于新兴市场,也包括中国大陆。未来中国大陆在新兴科技的发展与各种规范制定值得观察。

台大经济系教授陈添枝认为当前应该不是新冷战,而是一套系统两个机制,在这状态下,小国需要在双边世界取得机会并保护自己。(余纪忠文教基金会供图)

台湾前国发会主委、台大经济系教授陈添枝则提到,全球贸易在2008年下滑,2010年虽有回升,但未再回到过去荣景,等于过去40年的全球贸易扩张结束,换档低速成长。先进国家通过全球化过程让生产转移效率提高、降低生产成本,这导致国内的后遗症而产生反全球化浪潮。陈添枝引用奥巴马(Barack Obama)的话指出,如果没有能力处理全球化失败者,便无法往前走。

对于当前的局势,陈添枝不认为是冷战,因为冷战必须有两套系统。他说,未来像是一个系统有不同机制,这导致小国需要靠边站,原因在于大国价值冲突部分无法妥协。他强调核心价值与贸易利益不一定重合,在贸易、风险与纠纷增加的趋势中,小国如台湾就必须学习在双边世界取得机会、保护自己。

东吴大学讲座教授许嘉栋认为全球经济的隐忧之一在于财政与货币纪律荡然无存。(余纪忠文教基金会供图)

台湾前财政部长、东吴大学及中信金融管理学院讲座教授许嘉栋则指出,当前国际政经的几大问题,除了旧有的几只灰犀牛,如全球化逆流、特朗普搅动全球经济秩序、英国脱欧、中美贸易战外,近几年又飘来许多新阴霾,像中美争霸、疫情、荡然无存的财政与货币纪律,但是,贫富差距仍是最严重的关键问题。

许嘉栋特别指出,目前国际的财政与货币纪律已丧失,例如美联储(FED)直接买公债的政策,归结到底其实是央行借钱给财政部,这就会导致资金泛滥。不过,吊诡的是,尽管全球资金泛滥,但消费者物价不见上涨,反而是资产价格往上提升。这种资金泛滥会导致资产泡沫的后患。许嘉栋更为忧虑的是,泛滥的资金将如何收回,他表示,这是十分困难的大工程,不论结果是通膨还是资产泡沫,都是未来逃不过的经济冲击。

许嘉栋表示,当前这些问题如果能由各国共同协商会好一点,但目前找不到召集人。陈添枝也说,在全球治理真空的当前,中国大陆貌似有意愿填补美国空间,比如世界卫生组织(WHO),但WHO的发展其实跟美国的庞大医药产业密切相关,而中国大陆是否能吞下这些背景值得怀疑。

朱云汉也提到,当前世界群龙无首、领导真空。他认为如果中美无法合作,所有事情将难有进展。他表示中国大陆没有条件与意愿完全承担美国所领导的组织,北京现在正在做的是符合自身发展需要的工程,包括发展经济高度互补地区,也因此,中国大陆有自己的战略设想,因为它必须在美国的海洋秩序之外,开辟自己的疆土,突破潜在的风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