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人们担心蔡英文把台湾搞破产

撰写:
撰写:

台湾立法院在7月2日三读通过第二期“前瞻基础建设”条例的特别预算,这是蔡英文政府自2016年执政以来,第四次以举债方式编列的特别预算。合计先前编列的特别预算,包括第一期前瞻基础建设特别预算新台币4,200亿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F-16V新式战机采购特别预算2,472亿元、振兴纾困特别预算2,100亿元,以及此次的4,200亿元,使蔡政府在特别预算的累积举债规模已达新台币1兆2,972亿元。由于蔡英文的新任期才开始不久,而新冠肺炎疫情的挑战和冲击还未结束,未来政府是否还需加码纾困仍是未知数,令人担忧蔡政府是否可能成为“史上举债最多的政府”。

蔡英文曾称其领导的台湾政府是“有史以来最遵守财政纪律的政府”,但实际上蔡英文并未如实对外揭露政府隐匿在“特别预算”中的举债赤字。(中央社)

其实,在低成长、低投资,社会缺乏成长动能的经济困局下,政府的公共投资格外重要。在经济学各门派中,也有一股声音在提醒:在景气低迷、需求不足时,政府若屈服于财政赤字,反而会使经济、民生变得更糟糕。台湾中央银行总裁杨金龙在评估货币政策与台湾经济发展时也经常提及,在全球经济面临有效需求不足下,货币政策的效果有其侷限性,台湾应善用在国际评比中尚有宽裕的举债空间,并搭配经济结构性改革,弥补经济成长动能不足的问题。

换言之,政府举债进行公共投资本身,并不一定是坏事。真正“坏事”的是台湾长期为富人、财团等既得利益者不当减税下,那既患寡又患不均的财政体质,未来是否具偿债能力、政府公共投资的项目是否规划得宜,钱有无花在刀口上、而各级政府对预算的执行效能又是否让人放心。否则举债的公共投资,在既有的金权政治结构下,历史经验表明,它经常只是刺激了少部分人的经济,沦为政商、地方派系寻租、分赃的项目。

2017年曾撒面粉、抛水球抗议蔡政府“前瞻计画”的国民党,如今为让其执政的地方政府,可分食前瞻计画的预算大饼,也对此预算案的续命高举赞成票。图为7月2日在台湾立法院,蓝绿立委共同高举赞成,支持通过第二期前瞻计画特别预算案。(中央社)

蔡英文政府宣称要奠定未来30年台湾经济根基,前后八年要举债约8,400亿元的“前瞻基础建设”计划,首先叫人打上问号的便是,它是否真的为台湾整体的经济发展,名实相符地提出了“前瞻性”的规划?它政策设计,究竟是基于现实政治下的利益分赃考量,还是真正的前瞻部署?

此涵盖轨道建设、绿能建设、数位建设等八大项目,看似包山包海的“前瞻计画”在程序上让人不放心之处包括,它只花了三个月研拟,台湾官方对经济效益的评估也仅有两页A4纸,不但事前评估仓促,在财政运用上也滥用便于举债,较少监督的特别预算机制,且欠缺明确的偿债计画。

在内容方面,前瞻计画最为人诟病的地方在于,它经费有相当大比重是要推动轨道建设,但这些建设是否是符合未来台湾人口结构的变化,并没有取信于社会大众。而根据台湾立法院预算中心在2020年的一份报告指出,过去四年来,前瞻计画有21项轨道建设的预算执行率仅28.3%,更有11项执行率挂零,显示经费执行成效的不彰。

综观前瞻计画的整体格局,也被认为没有一个自上而下的前瞻性指导,计画内容比较像是各地方势力在资源竞逐下,由下而上拼凑,再由行政当局整合而成的公共投资方案。

面对着举债而来的前瞻计画预算,蔡英文政府若要让钱花在刀口上,真正为台湾打造未来30年发展需要的基础建设,提高人民生活品质,首先或许要反思,也要说服人民的是,既有前瞻计画的内容是否合宜,而执行率不佳的项目又该如何修正,台湾还需要搭配什么样的结构性改革,以实现符合社会公平正义的可持续发展愿景。

要了解到,人们之所以担心政府举债会“债留子孙”、加深代际不公,绝非空穴来风。毕竟过去20年来,台湾人民历经陈水扁、马英九的几项重大公共投资建设后,看到的只有官商勾结下的腐败,以及太多虚有其表的“面子工程”,而公共投资的效益,并没有办法在就业环境、社会政策和经济结构中让人民有感:“政府钱花的真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