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破国民党两岸论述】改革“三有三无” 国民党如何涅盘重生

撰写:
撰写:

在今(2020)年初台湾总统大选失败,再到当地时间6月6月原高雄市长韩国瑜遭到罢免,这个过程中国民党内部气氛低迷,散发出浓浓的失败主义氛围。看在该党支持者、甚至是台湾民众眼中,国民党更是一蹶不振、难以寄托希望,连国民党自家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当地时间6月22日公布的台湾政党支持度民调,国民党仅获得13.7%,还不到民进党32.9%的一半。除此之外,国民党为了展现“战力”,以抵制陈菊担任台监察院长为由,该党立委于6月28日下午占领立法院议场,激烈手段却激不起台湾社会的认同或同情,行动不到20个小时即告失败。

为表达对台监察院人事一案不满,国民党于日前发动占领立法院。(中央社)

事实上,自败选过后,国民党上至主席、下至地方里长,都知道是“论述”出了问题,总把国民党需要“新论述”挂在嘴边。但当外界问到有何“新论述”时,国民党又将重责大任放在“改革委员会”身上。经过多月讨论,改革委员会终于在6月19日提出了建议案,可说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其中《两岸论述组建议案》与《青年参与会议报告》备受瞩目,主因在于涉及了两岸关系和国民党何去何从的定位问题。

尽管这两份文件目前尽是“建议”而非“决议”,但展读内容似乎没有走出过去论述的窠臼,反而在亟欲重振旗鼓的急切动机之下,又陷入了新的困境。根据国民党在这两份文件试图透露出来的“新论述”,基本上可以总结为“三有三无”。

首先,只有谈“术”而无谈“道”。常言道:“有道无术,术尚可求也;有术无道,止于术”。那么何为“道”?可以理解为治国的理念,是政治之最高目的,也是理想的政治秩序,简单来说,即说服民众的理想信念和未来道路。何为“术”?即术法计谋,仅为谋求统治的战术和方法。建议案所提“坚持中华民国主权”、“保障自由民主人权”、“维护台湾安全优先”和“创造双赢共享繁荣”等四项支柱,如果把文件开头的“中国国民党”五个字遮起来,读者恐怕还以为是民进党的政策说帖。而在青年组的报告中,开宗明义谈的则是选举策略与制度规划,争取党内的资源和机会。

根本问题在于,国民党就算把2022年县市长选举或是2024年“重返执政”视为首要任务,这无可厚非,但国民党将为台湾社会、台湾民众带来什么样的未来擘划、要将台湾带向什么样的“彼岸”,仍令人摸不着头绪,倘若接下来民进党执政大失民心,老实说选民也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去支持国民党。

其次,只有“迎合”而无“创见”。在改革建议案出炉之前,其实国民党已经察觉到台湾民意的变化,从而才会把带有一中涵义的“九二共识”视为败选的罪魁祸首之一。然而,长时间在蓝绿格局节节败退的国民党,察觉到的只是社会极其表层的“反中”、“抗中”、“拒绝一国两制”等意识形态高涨,并未意识到隐藏在这些民粹情绪背后更为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因此也不自觉地踏入台独政客所设下的意识形态陷阱。

揆诸国民党的改革论述建议报告,看得出来相当想要撕下身上被贴的“亲中卖台”标签,因此再度陷入同民进党“拿香跟拜”的泥淖,在未阐明两岸特殊性与历史复杂的情况下,就高喊“拒绝‘一国两制’”、“绝不为和平屈膝”,青年报告更公开主张为了争取中间选民,要“比民进党更亲美、更亲日”、“思考李登辉路线的务实华独可能性”。国民党必须思考的是,在意识形态上大做文章,民众会因而买单并抛弃长期垄断“台湾主体”的民进党吗?国民党眼中看到的只有民意如流水,并不知道民众真正关心什么、要的是什么、为什么改变,2018年把国民党推上地方执政的高峰,不过才两年的时间又把国民党拉下来、重重摔在地上。如今宣称要绝处逢生的“改革”,又在缺乏理念的情况下,拖着庞大的党机器去迎合民意,问题是国民党提不出任何可以取得人民信任的路线、政策和主张,至少从这两份文件之中看不到带有开创性的创见。

近期,国民党透过改革委员会释出“新论述”,但被人诟病“拿香跟拜”。图为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主持党内中常会。(杨腾凯/多维新闻)

再者,只有谈“政治”而无谈“民生”。接续前面的“二有二无”,国民党似乎完全把民生从政治里面抽离出来,以为只要在政治论述上取得一席之地,即能挽回民心、重返执政。先看两岸议题,国民党过去走的两岸和解、交流道路并没有错,关键的问题是出在买办文化和利益分配,和平所带来的红利并没有让多数百姓雨露均沾、从而有利会借着两岸经贸发展改善社会体质,反而加深了不公的社会结构,致使民众大规模地质疑国民党的两岸路线。接着看青年议题,平心而论,青年是社会结构性问题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失业低薪、劳动条件恶化、看不到未来出路等等,才会让他们的理想热血很轻易地被政客操弄炒作起来,但在国民党青年报告之中,看到了种种时兴的进步议题和口号,却对青年处境只字未提。很显然地,国民党把改革窄化成选举政治的成败,却未思重返执政的目的,在于能够给社会民生带来变革、为人民的生活和生存谋福利。

今天国民党内各路豪杰集思广益呈现给台湾社会的论述改革建议,与其说是“新论述”,不如说是里面仍然承载着国民党的“老灵魂”。如同许多人所批评的,如今的国民党或多或少还认为自己是一个位居执政庙堂的百年泱泱大党,因此从来不曾从历史中汲取教训,至今只会“怪共产党”和“怨民进党”,不然就是哀叹时不我与。国民党可以重新思忖建党以来的几次重大挫败,例如当年丢掉大陆的执政权,只是简单地因为“共党煽惑”,还是因为中共的论述打中人心,给人在茫茫之中看到一丝希望?同样地,民进党或许靠着“反中牌”获得很大的政治利益,但民众不愿意再把机会给予国民党,是不是因为民进党至少还能满足虚妄的政治想象,却无从在国民党身上看到除了“发大财”之外的可能性?国民党真的要想通过彻底的改革而“脱胎换骨”,当年韩国瑜那句卷起韩流的“莫忘世上苦人多”,恐怕才是国民党必须真切实意经历的涅盘重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