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破国民党两岸论述】齐反一国两制 拿香跟拜战术必败

撰寫:
撰寫:

2015年两岸领导人在新加坡会面的“习马会”,奠基于“九二共识”政治基础上。(新华社)

国民党改革委员会6月19日提出两岸论述调整“建议案”,建议国民党以“四大支柱”建构和平稳定的“台海新关系”,首要就是“坚持中华民国主权”、“拒绝一国两制”。随即引发国民党内部“杂音”,聚焦在大老与青壮派对“九二共识”的“价值”是否依旧存在的争论。

大老们忧心“一中各表”的“创造性模糊”不再,两岸共同政治基础流失,不仅难再务实协商,背向而行的“现状”一旦固化,“和平统一”无望,台海动荡势将成为“新常态”;相反的,青壮派则更在意“新论述”能否将国民党的两岸立场“清晰化”,足以让国民党撕下“亲中”标签,以响应“主流民意”,避免2022年九合一选举全面溃败。

“坚持中华民国主权”及“拒绝一国两制”明显是由国民党主席江启臣等青壮派主导,在选举思维下产生的“两岸新论述”,面对因为“港版国安法”生效引发“民主阵营国家”对北京设障的“当前情势”及对“统一”疑惧更甚台湾“主流民意”来说,更显得“政治正确”。

不过,纵使国民党的“新论述”建议案置于当前显得政治正确,从选举思维角度切入,国民党想借此摆脱“统独”纠缠,转而专心在内政、经济领域争取台湾人民信任,短期希望2022年九合一选举时不致溃败,长期追求重返执政的总目标,未必都能如愿,反之,国民党还可能因此失去存在价值,沦为评论家口中的“小绿”,甚至因此走入历史。

“新论述”在江启臣主导下,要求北京承认“中华民国主权存在”,站队“两岸不同国”。(中央社)

反对一国 还是反对两制

首先,必须严肃指出来,如果国民党将“拒绝一国两制”视为政治正确,甚至是“新论述”必须达成的“战略目标”,无疑是“自宫”的第一步。何以故?因为国民党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厘清“一国”究竟是什么?台湾民众认知的“一国”又是什么?台湾社会反对的是“一国”?还是“两制”?

在不预设立场的开放性讨论中,两岸关系中“各自表述”的“一国”,至少会出现四种情况,分别是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中国屋顶下并存的两岸政治实体以及两岸政府协商共组新中国。对台湾人民来说,绝对无法接受的显然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绝对想要维持的则是中华民国,其他两种情况,只要能够保障现有民主、自由生活方式及两岸和平现状不变,相信多数台湾人愿意抱持开放性态度。

国民党其实清楚台湾民众要的是民主自由制度不变、两岸和平能够长久不变,反对与抗拒的是“威权体制”及两岸战火再起,要达成这个目的,维持两岸善意与互动成了必然要求。

然而,国民党在“新论述”中,为了向“九二共识”告别,不仅舍弃了“各自表述”的“创造性”模糊,抹灭了“一国”的各种可能性,武断地留下“坚持中华民国主权”,也将“九二共识”中内涵的“善意”一扫而空,也让“新论述”中表示“愿为两岸和平尽一切努力”成为侈言空谈。

其次,国民党为了撕下“中共同路人”标签,选择“两岸不同国”、“拒绝一国两制”的强硬路线,就选举的策略与打选战的战术来说也是不智的。

为何?对台湾人民来说,“两岸不同国”的言论高地早已被绿营占据,蔡英文更是“两岸特殊国与国”论述的起草人之一,国民党为了选举考虑迎合“当前民意”披上绿色外套,终究遮掩不了外套下的“中国”底色,想就此说服民众在短时间内相信国民党“幡然悔悟”,未免过于天真。

此外,2019年年初习近平发表“习五点”、倡议“两制台湾方案”时,蔡英文以“九二共识就是一国两制”回呛北京,既毒化“九二共识”也抢到了“拒绝一国两制”话语权,国民党此时再来说“一国两制从来就不是国民党的选项”、“从蒋经国时代就拒绝一国两制”,有多少人会相信国民党不是“拿香跟拜”,又有多少人会相信国民党真的能做得到“拒绝一国”?

两岸军机在台海上空“接触”渐多,“擦枪走火”导致兵凶战危的机率也会提高。(台湾国防部提供)

汪道涵的智慧

已故的大陆海协会会长汪道涵在1997年11月与已故的新党大老许历农会面,曾对两岸关系中的“一国”如何达成,有精辟的见解。

汪道涵当时以英语的“现在式”、“未来式”、“现在进行式”来描述复杂的两岸关系及追求“一国”的困难。汪道涵说一个中国不是“现在式”,因为目前很困难,也不是“未来式”,因为可望不可即,因此,为何不用“现在进行式”,也就是“现在进行式的一个中国”,他进而指出,“一个中国不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等于中华民国,而是两岸共同缔造统一的中国”,“所谓一个中国,应是一个尚未统一的中国,共同迈向统一的中国”。

诚哉斯言。

说到底,国民党自2008年至今的成功与崩坏,关键都是如何论述两岸关系中的“一国”,“各自表述”的“创造性模糊”开启了两岸官方交流,让“两岸和平”成真,却囿于“选举考虑”,怠于充实“一国”的种种可能及带领各种讨论,才让习近平以“习五点”启动“两岸统一进程”丧失主动,又因“香港骚乱”、中美对抗及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等影响,让蔡英文不断捡枪迎来溃败。

就长远计,国民党“新论述”必须将“两岸和平”当成“战略目标”,参酌汪道涵的智慧,加大力度建构“一国”的种种可能及利弊得失,一步一脚印的抢回两岸关系的主动性与话语权,重新争取台湾人民信任并因此取回执政权才是正办。

国民党若参不透这一点,只为避免2022年选举失败,依旧在“选举考虑下”思考,定案的“新论述”仍旧站队“两岸不同国”,跟喊“拒绝一国两制”,却怠于充实“一国”、侈谈“两制”与“一制”的区别与善意。果真如此的话,国民党被视为“小绿”,重蹈2020年大败覆辙自不待言,更严重的是,《中华民国宪法暨宪法增修条文》中的“为因应国家统一前”的“一国”意涵将因此失去支撑,“中华民国”无所依附,“和平统一”无望,两岸地动山摇也就不远了。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