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印度封杀中国APP 台企为何意外“躺枪”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印冲突随着军事上的对峙逐渐扩张、转移到商业和贸易领域。2020年6月29日,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发布公告,宣布禁止59款来自中国的应用程序(App),包括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应用TikTok、微信、微博、百度地图、UC浏览器等等。该部门声称,有投诉反馈称,一些应用存在以未经授权的方式“窃取和秘密传输”用户数据到印度以外的服务器上的行为。换言之,印度官方以“国家安全”这个至高无上的理由“蛮横”地封杀了中国App。

而台湾企业也因为被印度官方认定是中国企业,而在无意间“躺枪”。玩美移动总经理张华祯于7月6日召开记者会积极自救与澄清,主因是讯连科技子公司玩美移动推出的两款App,即玩美彩妆和玩美相机遭到印度的禁令。

张华祯表示,“公司正积极寻求包括台湾经济部国贸局、外贸协会、印度台北协会等单位协助澄清,并等候印度官方后续召开针对禁用App的申诉会议”,显然玩美的动作是希望透过申诉,以期挽回印度市场。

此外,张华祯指出,印度军方3年前便将玩美移动旗下App视为中国App,从资安的角度下令要求军人不得安装,而到了2020年,随着中印边境冲突节节升高,在5月时则有印度软体公司推出一键移除59个中国App的App,而玩美移动也被列入其中,最终在6月底由印度官方直接将玩美彩妆列为禁用的59款中国App之一。

对此,张华祯澄清并声明,“玩美移动旗下推出的App,相关的程式码都是由台湾工程师开发而成,除却台湾外,并没有其他的研发基地,相关资料也存放在亚马逊AWS东京机房,不会任意收集使用者资料”。因此玩美移动是纯纯正正的台湾资讯公司,但却因为印度官方的“误认”而遭封杀。

而玩美移动跟中国有关的部分其实只有二个部分,首先,玩美移动于2015年在上海成立子公司。其次,玩美移动在2019年时获得阿里巴巴的投资,但整体股份低于2成,并不符合台湾对于中资的认定标准。不过,显然对印度官方来说,自然有它自成逻辑的认定标准。最终还是得取决于申诉结果才能定夺。

从玩美的澄清和声明来看,背后的逻辑是被误认为“中企”而遭印度封杀是很冤枉的事,而没有谴责印度将军事冲突的摩擦上纲上线到商业战,封杀中国App变相间接破坏印度的网络生态。而从玩美的声明可以看出浓浓的“求生欲”,更有商业“以和为贵”的逻辑。而近期也传出美国有意仿效印度封杀中国App,也让有意开拓美国市场,但可能会遭误认为“中企”的软体公司十分紧张。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于7月7日对媒体透露,美国或许也会封杀中国短影音社交应用程式“抖音”(TikTok)等等。

外界也有人认为,印度借国安的议题封杀中国App是“借题发挥”、“顺水推舟”,背后真实的用意是希望能借此发展印度本土的App,待其壮大后,以便未来进军海外市场。而如果印度的本意是如此,那么玩美澄清自己并非“中企”的意义或许不大,在未来申诉并不一定能够获得平反。

而印度经济学家斯瓦米纳坦·艾亚尔(Swaminathan Aiyar)则认为印度此次的反制是非常聪明的,他认为这是“冷静而有效的制裁”,能打击中国在印度的商业发展。

他说“印度印度拥有13亿人口,是中国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公司最大的潜在海外市场。中国的未来不在于廉价的劳动密集型商品,而在于服务。阻止中国通过应用程序接触印度消费者,是针对中国未来发展的一个聪明做法。这种非军事形式的报复完全符合国际贸易规则。它不会提高印度的生产或竞争力成本”。

不过,斯瓦米纳坦并没有意识到印度单方封杀中国App的行为,将导致印度网络生态的破坏和重组,而这种生态的重构其实并非一朝一夕能达成,也并非单凭印度网络公司即可独力完成。以抖音为例,它创造出来的流量背后需要企业、品牌商、直播主和用户的共同协力才能建构,并非简单换个App就能够达成。

而回到玩美这种“划清界线”的声明其实也有另一个层面的风险,就是它可能会遭到大陆网友的批评。随着国际反中阵线的不断明朗化,台湾企业必须面临“选边站”的处境越来越普遍,而一旦“站错队”,则可能导致企业未来的发展十分被动。或许这将成为台湾企业未来不得不去面对的难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