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成事实”的钓鱼岛 民进党“喊爽”之外别忘了渔民

撰寫:
撰寫:

当地时间7月7日,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与台湾媒体进行茶叙,谈到冲绳石垣市上(6)月底更改钓鱼岛(台称钓鱼台列屿、日本称尖阁诸岛)地籍名称一事。谢长廷表示,“钓鱼台主权属于台湾,此事不要让外界会联想到台湾与中国连手。”

针对日本石垣市议会研拟将钓鱼台改名,台湾保钓团体曾在6月9日率众赴日本台湾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抗议。(洪嘉徽/多维新闻)

2020年6月22日,日本冲绳县石垣市议会通过石垣市所提将钓鱼岛地籍更名“登野城尖阁”议案一事。对此,谢长廷强调,“钓鱼台列屿主权我们是不会退让的,我们坚持主权属于台湾。台湾现在是中华民国,是一体的,所以说主权属于中华民国也不冲突。主权的问题是基本的,我们各说各话,日本、中国都主张属于自己的,但是一旦觉得主权有遭侵犯之虞,我们都会表达抗议。”

话锋一转,谢长廷仍认为,日本地方政府如今的大动作,起因“中国的公务船在钓鱼台海域驱赶日本渔船”,才有了“石垣市议会通过更改钓鱼台列屿地籍名称的决议”。也因此,谢长廷才会向媒体表示,台湾就钓鱼岛主权一事,并不想让外界误以为“台湾与中国连手”,好似暗指“台湾方面切勿随之起舞”。

但问题是,日媒《产经新闻》曾为此发表评论称,地方政府的作为已让日本具有钓鱼岛的“实际支配” 的意涵。换句话说,日本不断的“蚕食鲸吞”钓鱼岛之际,作为宣称钓鱼岛是从属台湾,且口口声声表示会捍卫“中华民国台湾”的民进党谢长廷却无动于衷,甚至认为台湾万一作出“保钓”行动,将给日本表现出与中共近期派遣公务船环绕钓鱼岛行动画上等号。

言下之意,台湾政府是因为有了中共公务船“协助”巡逻,所以选择回避?还是民进党与谢长廷口中的“不退让”遇上日本就退缩了呢?

坦白说,钓鱼岛长期以来确实是由日本把持,尤其在冲绳石垣市的“更名”动作下,逐步走入“既成事实”。然而需了解的是,钓鱼岛海域对于台湾更重要的,是实质的渔权。

尤其,通过台湾东北部渔民的口述资料指出,台湾渔船自古就可以顺着由南向北的黑潮到钓鱼岛附近捕鱼;回航的时候,则是仰赖由北往南的亲潮带领,就能够直接回到台湾。值得一提的,当时包括冲绳在内的日本渔船,在未有机动力的年代,是根本到不了这座争议性岛群附近海域的。这些史料,或多或少证明了钓鱼岛附近的海域自古皆为台湾渔民的传统渔场。

同时,翻阅2019年台湾渔业署公开的统计数据显示,台湾北部包含新北市、基隆市、宜兰县等渔货,有超过七成比例仰赖“近海生产”(编按:近海渔业指在离岸12到200海浬的经济海域之内从事的海洋渔业),而钓鱼岛附近的渔获量更曾占了台湾总渔获量的四分之一以上的市场供应。

事实上,台湾历任总统对日态度都时常放“软”,也因此牺牲不少台湾渔民权益。图为2016年李登辉参与旗下基金会募款餐会前受访照。(中央社)

然而,自日本与台湾的官方外交关系切断后,虽历经了李登辉、陈水扁等亲日政治人物的主政,台湾北部渔农的生存空间却是节节败退。据了解,当时日本政府还屡次越域搜捕、甚至对台湾渔船攻击。

直到日本政府“购买”、“国有化”钓鱼岛的消息甚嚣尘上,加上日方的巡逻船屡屡跨域骚扰,继任的马英九才采取强硬之姿,派遣台湾海巡军舰协助渔民进行“保钓”,并主打“搁置主权争议,先顾渔民权益”,促使日方日方愿意签署《台日渔业协议》,此举不仅维护台湾渔民自由作业的权利、不受干扰,还扩大台湾渔民捕渔面积,增加了三倍多的产量。

也就是说,通过马英九的实际案例,民进党政府若不强烈的表达对钓鱼岛更名的明确态度,又何谈维系台湾渔民的工作权、生存权。确实,从“既成事实”来看,钓鱼台是在日本控制下无误,但民进党政府别忘了历史教训,如若表现太过“温良恭谦让”,只会让台湾渔民遭受池鱼之殃,更何况今年业已发生过台湾渔船在东部外海作业,竟被日本海巡驱赶一事。由此可见,民进党尽管对日本有千百个不愿意“翻脸”,但一码归一码,该争取的实质利益必须行动。否则,台湾的经济海域、渔民的生计就会被轻易的成为刀上俎,只能任人宰割。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