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中医”改名 台湾独派院长的错与乱

撰寫:
撰寫:

游锡堃倡议“中医”改名,为了“去中国”,连“独派”切割唯恐不急的“汉文化”都可以成为“台湾”的替代选项,令人感到错乱。(中央社)

意识型态为“一边一国”的台湾立法院长游锡堃当地时日7月5日出席“台北国际中医药学术论坛大会”开幕式,举“中医”传到韩国叫“韩医”、传到日本叫“汉医”,传到越南叫“东医”,倡议“中医、中药”可以改称“台医、台药”,又称“中医”的名称只有百年左右,“如果觉得台医、台药不够好,叫汉医、汉药也无所谓”。

游锡堃的改名倡议引发议论,他7月7日接受电台节目专访时表示,他的倡议是民主社会的多元主张之一,供社会大众讨论,但强调“不是优先议题”。

简言之,游锡堃在“中医改名”倡议引发争议后已经“示弱”。不过,从游锡堃轻率的拿韩国、日本及越南举例倡议“中医”改名,甚至只求“去中国”,称“汉医”也可以,却可以从中观察到“独派”为了与“中国”切割的不求甚解与无所不用其极。

首先,必须先指出来,韩国之所以会将“汉医”改称“韩医”,除了少数极端民族主义者认为“中医”源于“韩医”,更多是“汉医”传到韩国后,韩国结合其传统医学,自主发展出一套有别于传统中医五行的“四象医学”理论,虽然如此,改称“韩医”仍引发不少“剽窃”争议。日本、越南称“中医”为“汉医”、“东医”,则是相对于其传统“和医”、“南医”及西方传进的“西医”进行区别。

中医渊远流长,北京同仁堂更是超过百年的老字号中医诊所及药房。(新华社)

游锡堃倡议“中医”改“台医”,虽然类举“韩医”、“汉医”、“东医”为例,很明显的是去脉络化后的操作,因为台湾的“中医”既没有像“韩医”一般发展出一套医学理论及运用台湾特有草药治疗的药方,真要有资格称之为“台医”的,恐怕只有台湾原住民传统用来治病的那一套理论有资格吧。

游锡堃显然也知道其中的“不足”,退而求其次称叫“汉医”也无所谓,只求“去中国”,更见其错乱。

一直以来,“独派”为了建构“台湾民族”,除了以“共同体”(community)概念、共有价值观与“中华民族”切割外,也一直努力从“血缘”方面寻找“科学证据”,证明“闽南人”、“客家人”的血缘与“南方民族”更近,与来自北方的“汉民族”有所不同,又以“只有唐山公,没有唐山妈”的“历史事实”,证明多数“台湾人”都有“原住民”血统,极力撇清“汉民族”在文化、血缘与台湾人的牵连。

在这个脉络下,民进党从各个层面极力切割与“汉民族”有关的一切,包括高中课纲“去文言文”、“中国史纳入东亚史”及各式各样措施,乃至于近期有民进党籍高雄市议员称“屈原是楚国人,不是中国人”、“屈原是楚独”等荒谬言论,其实源头皆是将“汉民族”局限在“中原”,甚至解构整个中国史,以利其推展各种“汉族非我族”论述,台湾至今紊乱的族群及文化认同,可说都是根源于此。

游锡堃倡议“中医”改名,虽然他已经“示弱”,意图平息争议,但他若真要倡议改名“台医”,还是要做些“硬功夫”。要不就是循“韩医”途径,找到一群有志于此的“中医师”,自主发展出一套理论,结合台湾在地生产药材生产“台药”,札札实实的做研究、写药典,假以时日,发展出台湾“在地特色”后,或有可能有改称“台医”的那一天。

另一个方式就是循日本、越南模式,好好将原住民治病方法及药材进行科学整理,使其真正变成众人认可的“台湾传统医学”,届时将“中医”视为“汉民族”传进台湾的“汉医”,也就有理可循、名正言顺。

不过,显然游锡堃只是单纯的想要将台湾现存百分百传自中国大陆的“中医”视为“外来品”,并不想札札实实的发展“台医”,甚至为了“去中国”,连“独派”切割唯恐不急的“汉文化”都可以成为“台湾”的替代选项,岂不令人感到错乱?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