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历史记忆 已在台湾划下句点

撰写:
撰写:

1937年7月7日,日军借口士兵演习失踪,攻击河北省宛平县芦沟桥国军驻军,由此开始中国的全面抗战,这个关键时刻日后被称为“七七事变”。长年下来,抗战史观是两岸官方争夺的、具有高度政治敏感性的历史场域,但在民进党二度执政后的第五年,台湾似乎已宣告放弃这段历史记忆。

2020年7月7日是七七事变83周年,相较于中国大陆媒体的重视,台湾政府上自蔡英文、下至国防部都没有任何表示,一众官方媒体仅系属军方的《青年日报》发表社论纪念,这还是首次如此单薄;在野党部分,以往相当在乎抗战史的国民党,这次直到傍晚才发布脸书(Facebook)贴文,时间上并不积极、社会回响也不高,按赞数仅不到3,000,其他主要在野党并无动作;在台湾举办纪念活动的,仅有几个小型社团而已。

抗战史在台湾越来越不被注意,图为国民党2018年游行庆祝抗战胜利。(涂柏铿/多维新闻)

“70年来”史观主导历史记忆

不到100天前,由于台前行政院长郝柏村的逝世,台湾才掀起了一股缅怀抗战甚至是民国初年史的讨论,但是现在看来也只是昙花一现。郝柏村在《郝柏村解读蒋公八年抗战日记》一书的序言中即表示,他出生于1919年,当时距离鸦片战争已有79年、距离英法联军攻入北京59年、距离甲午战争24年、距离八国联军则是19年,“如果你问我对上述四次战争所知多少,我的答案是甚少”;“现在80岁以下的同胞,你问他们对抗战所知多少,答案和我对鸦片战争的了解一样”。

当前,蔡英文从2019年开始大力强调的“70年来中华民国屹立在台湾”,这层历史叙事已经更加稳固;同理,“70年前”的诸多历史记忆,在官方淡化处理的态度中,只能随着亲历者的凋零而失去传承。循此脉络,民进党政府对郝柏村的追忆,着重在1958年的金门炮战(八二三炮战),而只字不提他本人显然更为在乎的抗战,既然抗战是如此,其他更早的相关历史记忆,就更不用谈了。

2019年10月23日蔡英文亲赴金门古宁头纪念古宁头战役70周年,履行她强调“70年来”的历史。(林士祥/多维新闻)

国民党此番批评中共“为了建立政权正当性,积极研究对日8年抗战历史,甚至扭曲史实”、也批评民进党“选择不闻不问的作法,直接斩断国家的历史,更是刻意遗忘战争的残酷”,但是这样的批评无法产生共鸣,原因在于,台湾人的历史认知对抗战史的断裂性极强,这背后不只是郝柏村所谓年代差异的疏远,更有台湾受日本殖民的现实,以及战后二二八事件对“国军”形象的伤害,和多次历史教科书课纲调整的结果。

抗战认知的“灯下黑”

然则抗战历史对当代台湾是相当重要的,没有当时国军抗战胜利就不会有台湾光复,为此付出的代价,据台湾《青年日报》统计,抗战全期,国军与日军共展开22次会战、1,117次以上大型战役、38,931次小型战斗;殉国将领包含21位上将、73位中将、167位少将,战死的国军平均年龄仅23岁;据台国防部统计,当时国军将士伤亡360万余人、平民死伤2,000余万人;财政损失若按1945年货币折算约为6,500亿美元。不仅如此,文化上更有无数文物遭日军摧毁与掠夺,堪称近现代史上中国面临的重要文化浩劫之一。

台湾现有的博物馆,不少文物即是与抗战史息息相关,众所皆知的故宫文物南迁,即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由专家挑选精品分为三路迁移到四川地区,1947年运抵南京后,1948年又开始运往台湾;此外,目前仍在整修的历史博物馆,是国府迁台后建造的第一所公共博物馆,其文物主体是1956年教育部拨交战后日本归还古物以及原河南博物馆所藏文物,其中河南博物馆所藏文物是七七事变爆发后挑选精品运送到重庆、1949年底运至台湾;再者,藏有安阳殷墟考古发掘成果以及内阁大库档案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同样也是在抗战背景下将文物辗转迁移云南、四川一带,尔后国共内战运抵台湾。

台北故宫为台湾最具规模的博物馆,院藏文物多为中国九一八事变到抗战期间南迁所保存的文物。。(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当代台湾的重要文物典藏,不少就是在七七事变背景下,几经辗转最后迁移到台湾。可以说,没有这些文物精粹,台湾的文化面貌就会失色许多。

去历史脉络化的“台湾文化主体性”

近年来民进党政府虽强调建立“台湾文化主体性”、主事者坚持认为“中国文化是台湾文化的一部分”,追寻“我们是谁?台湾文化的主体是什么?”是首要课题,搭配着2016年民进党甫执政就修改历史课纲、蔡英文也屡屡称“70年来中华民国屹立在台湾”、台立法院长游锡堃更抛出中医应改名为“台医”。这些从文化、教育与政治角度,把历史脉络一刀切的论述,其实隐藏一定的尴尬。

民进党政府倡议建立台湾文化主体性,但2019年1月,台湾文化部提出“首都文化双轴线”,包含“东西向文化创新廊带”与“南北向艺术及博物馆廊带”,连结台北东西向以及南北向的文化场域,却未整合故宫、邮政博物馆等重要场馆。(台湾文化部供图)

以台湾文化部发布的“文化相关机关参观人次”统计来看,2018年参观人次排名前三名的博物馆分别为“故宫博物院”、“国父纪念馆”以及“中正纪念堂”,这三院馆皆有400万以上参观人次,其他博物馆则都未能达到300万门坎,落差巨大。台北故宫居龙头地位的现实,就算是“故宫台湾化”政策,也无法掩盖故宫文物的辐射范围是以中国文化为主,而不是仅具台湾本土性。目前新任文化部长李永得面对媒体询问未来是否会设立“台湾人的故宫”时,松口表示“确实需要类似故宫这样的空间”,从侧面印证了前任主事者的故宫台湾化政策并不成功,现任台北故宫院长也坦承“故宫再怎么样也去不了中国化”。

从尊重文化主体性的角度来看,七七事变爆发冲击了当时中国大陆的博物馆迁移馆藏,为当代台湾的文化底蕴保存了丰富的古物和资源,这是无法抹灭的历史事实,但是台湾社会在政治正确的引领下,对于“去脉络化”的文化和历史思考,已经太过习惯,伴随着抗战记忆在台湾划下句点,这个断裂也将更难衔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