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三倍券即将上路 隐藏其中的美丽与哀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政府预计发放的振兴三倍券预购至2020年7月7日截止,将于7月15日发放与开放消费,时间期限到2020年年底。根据经济部统计,首波总预购人数已达 972万人,其中,纸本预定比重高达85.7%,数位绑定则仅占 14.3%。

台湾政坛近期則因這個紓困方案而纷纷扰扰。台北市长柯文哲接连两天批评中央,第一天批评三倍券使用时间长达5个半月,完全没办法达到经济振兴效果,第二天又说三倍券的作用只是“收买人心”。而柯文哲还提到马英九在2009年因应全球金融危机所发放的消费券,“如果有效,他们(指民进党)以前骂马英九在骂什么?”显然柯文哲认为国民两党的消费券纾困方案是“五十步笑百步”。

而针对柯文哲的批评,蔡英文说,经济振兴有很多面向,从恢复消费或增加消费角度来看,三倍券是有效的,且她引述郭台铭的话,“三倍券效益是可以期待”。

近期经济部为了澄清网路上的假消息,因此公布三倍券的印制成本预估费用为3亿1,500万新台币元(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而振兴三倍券的预估总经费约为505亿元。不过随着纸本申办人次增加,可能会再增加印制数量和金额。而这消息一出也遭到不少批评声浪,甚至有人认为民进党已经先行“振兴”了印刷产业。

由于印制成本也是一笔可观的数字,因此有人检讨应该仿效欧美先进国家采直接发现金的方式,但发现金就无法达成三倍券设定的振兴经济的乘数效应。此外,三倍券的使用时长的确会影响消费者的使用方式,也被指将无法发挥民进党政府口中的效果。

根据2009年的消费券成果报告得知,其带来的成效仅提供0.28%-0.43%左右经济成长率,与原先设想可贡献0.63%成长率有些差距。此外,依照民众惯性,在使用消费券上,其实大都选择贴补到日常支出,甚至拿消费券购买进口产品,所以消费券对于促进台湾内部消费成效有限,有些消费支出反而移转国外。换句话说,蔡政府在马政府的“前车之鉴”之后,应该思索并推出更好的纾困方案。

从本质来说,纾困方案都是采举债的方式进行,因此这是“挖东墙补西墙”的“缓兵之计”,但终究没有创造社会价值、产生经济效益,进而根本地解决经济危机。而柯文哲则认为政府应该利用“危机就是转机”的想法,将政府面对经济危机所采取的经济纾困,设计成经济转型方案。以最简单的例子来说,振兴三倍券的发放和使用,目的应该是培养台湾民众使用数位支付的契机,这样也能大幅降低发放成本,同时在数位化的过程中,也可以利用纾困方案的数据进行分析和反馈,以便下一次经济危机时能更具有针对性地应对。

而随着三倍券的上路和使用,究竟蔡英文政府能否达成“收买人心”的作用,又或者它的确真正发挥经济振兴的乘倍效应,而三倍券所带来的经济讨论,会否成为台湾在野党批评执政党的武器,让台湾民意又产生类似2018年“韩流”的情况,还得留待时间来观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