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台湾人的香港启示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国安法的法条细节落地了,不仅对香港本地造成震撼,在邻近的台湾同样掀起波澜。除了“香港不能去了”的忧虑外,台湾内部也对港版国安法的管辖范围,及可能的影响进行激辩。虽然很多是基于想象上的误解,但台湾政客们仍不厌其烦的“高呼反制”、甚或如何“救援”港人。但台湾是否能充当“救援者”,抑或自己便是局内人?从港版国安法的订定,台湾应该要看到更多。

北京为何以十万火急之势通过港版国安法?原因十分清晰,过去一年来反修例风波所引起的种种动乱,不仅已令北京忍无可忍,也意识到过去20几年来为了消除港人的忧虑,而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不过度强调“一国”,希冀借由“两制”令港人自行“人心回归”的方式,明显已行不通了。再继续以过往的治港,只会令“分离主义”与“境外势力”的问题在香港越发严重,而这也正是北京最难以容忍的底线。

有家長在示威中帶兩名小童一邊揮動旗幟高呼反修例口號,吸引大批人圍觀。(香港01)

不论示威者如何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与“港独”做切割,但从街头、校园都有不少人高喊“香港独立、唯一出路”便能得知,其“分离主义”的意味依然是浓厚的。而如何达到“港独”的目标,在香港人看来,又必然需要寻求国际、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奥援,与西方政治人物会唔的情况也因此层出不穷。

北京看待港台 既不同却又相同

在台湾其实也有着相似的情况,当所谓的“台湾人”认同越来越高、“中国人”认同越发低落时,政客们也或明或暗地、以“虽不说破,但路人皆知”的方式,试图与对岸做出区隔、并以各种法理的或实质的方式意图摆脱“一中”框架。虽然“台独”对他们而言只是谋取政治红利的工具,但民众依然被挑起了情绪。在“抗中保台”的喧嚣声渐强直至疯狂时,如何顺利成为中美博弈过程中的“笔尖”,台湾也把自己双手奉上,端到华府面前。

诚然,在许多方面香港跟台湾毕竟是不一样的,台湾有军队、有邦交,也有自己的政治运作体制,香港将深层次矛盾归咎于北京限缩政治权的问题,并不会在台湾发生,台湾对北京的不满,大多是源于政客们施政不利后转移焦点所致。且两岸虽“同属一中”,但台湾毕竟不像香港与北京,在回归后毫无疑问是地方与中央的关系,在与北京斡旋的空间上,台湾无疑比香港来得更多。

港台在各层面上的差异,确实也反映了两岸互动的方式必然会与陆港之间有所不同。但此些“差异”是否足以让北京对其原本在意的底线有所退缩?那答案必然是否定的。就如同对港的态度一般,北京可以容忍香港23年来不自行订定《基本法》23条,也可以在推行国民教育等议题上让步,甚至在占中等激烈冲突时让香港自行调解社会矛盾,但若一再触及国安与主权议题,那便不可能再隐忍。

对北京而言,哪些是不可能隐忍和触碰的底线,港版国安法已表达得相当明确。(新华社)

很多事情因为台港两地的差异,北京会有不同的方式与路线区别对待,但在哪些问题上,台港对北京而言是没有差别的,“港版国安法”给出了很清楚的答案。

港版国安法中 台湾人看见又没看见什么

但台湾人对此点显然缺乏认知,如果民众是认知到北京的底线,但依然抱着“抗争到底、至死方休”的决心踩线,那当然也是一种选择。但很清楚的是,大多数台湾人并不愿意打仗,只是抱持着不同的侥幸心理,有些人认为共产党是“纸老虎”,只敢说、不敢做;有些人认为美国必会介入台海纷争;有些人则认为北京会顾忌于国际的谴责与制裁,而不愿冒此风险。

上述种种说法是如此熟悉,在香港正值风波时也曾被屡屡提出。“美国会给予制裁”、“北京会有所顾虑”、“北京不敢丢掉香港这只金鸡母”,然而事实证明了,在“高度自治到失控的香港”与“中国大陆的香港”之间,北京会毫无疑问的选择“中国的香港”,无论其可能承受多少代价。而“港版国安法”定案后,各国是如何对香港实施“救援”、又对北京继出了何种“制裁”,其结果也都显而易见。

而台湾人似乎尚未从中看到任何警示,民众或许意识到了“港版国安法”的严厉之处,但并未理解到北京此一决定所呈现出的“手段与底线”,也未察觉到“民主同盟”们除了厉声谴责外,所能做到的,也仅止于给出一本供其逃离的护照。

。对毫无能力撑起两岸关系的民进党而言,抗中是他们能自选举中脱颖而出的唯一途径。(中央社)

台湾人或许越看越感到恐惧,越跟随着政客们“选择我才能抵抗北京”的口号而起舞,但又忘记了香港过去一年来的抗争力度,又何尝不是如此剧烈,剧烈到几乎让人疑惑,这是否还是外界所熟知的那“现实”的香港人?然而如此“勇武”的香港人,在港版国安法出炉后却出国的出国、隐退的隐退,还有不少人公然与港独切割,香港社会戏剧性地陷入沉寂。而台湾呢?比香港更加“剧烈”的抵抗是否会换来不一样的结果?而台湾面临北京以类似于“港版国安法”、甚至更加强力的回应时,台湾是会抵死不从,还是像香港一样回归平静?

这并非要求台湾人在认清实力差距后,便毫无反抗的“下跪投降”,如此作法不仅不现实,也过于霸道,同时忽略了两岸间仍保有理性、妥协与交融的可能性。在这过程中台湾要做的是深化民主,将民主转化为善治、而非仇中的工具,并在认清情势下做出有智慧的政治平衡。

毕竟,当大陆民众都不羡慕台湾当前流于民粹的民主自由,只剩台湾人沾沾自喜地高举民主招牌、并意图藉此摆脱“一中”,毫不掩饰的表露出对抗大陆的“仇恨”时,北京又会如何从“拉拢人心”走向“看清民意”?如果时间已然无法解决一切,只会使两岸越走越远时,北京又会选择“短暂阵痛”还是“付之东流”?这都是台湾应从“港版国安法”中思索的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