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破国民党两岸论述】五大诉求 国民党缺一不可

撰写:
撰写:

国民党改革委员会两岸论述组在6月19日提出了“建议案”,虽然该案仅是建议,并非最终定案,但一经公布后,除引发台湾政坛议论,也同时吸引到北京关注。从整份建议案的内容看,虽有部分仍坚持过往立场,但也有些地方失去该有的力道。

当地时间6月19日,国民党召开改革委员会全体会议,会中发表新版两岸论述的建议案。(中央社)

建议案中,国民党虽公布了所谓“四大支柱”,表示要“坚持中华民国主权,拒绝一国两制;呼吁保障自由民主人权,鼓励推动两岸人权协议;维护台湾安全优先;强调两岸创造双赢共享繁荣,国民党自言“愿为和平尽一切努力,但绝不为和平屈膝投降”。但这些话就连许多国民党人都表示质疑,认为它只不过是在拿香跟拜民进党。因此,我们认为,国民党更应从“五大诉求”来充实自身论述。

这五大诉求就是:“两岸和平不变、反对战争冒险;两岸合作不变,反对政治挑衅;宪法一中不变、反对隐性台独;自由民主不变、反对政治酬庸;抗拒威权不变、反对政治打压”。不论国民党如何阐述其两岸论述,核心唯有秉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才能塑造出与民进党的差异,迎来翻身机会。否则国民党只能在民进党的游戏规则下处处受限,甚至连原本有的“两岸桥梁”之价值都会丧失。

首先从“两岸和平不变、反对战争冒险”看,民进党虽然也讲两岸和平,但事实证明民进党根本无法为两岸提供“和平”,因为现实中,民进党根本不关心两岸是否能和平,他们只在乎保住权利江山。两岸关系主轴从马英九时期的“和平合作”转为“冷对抗”,甚至滑入军事对峙局面,中美两强更把台湾当成“擂台”不断在台湾周边往来对抗,已明证蔡英文八字箴言中的“和平”根本就是空谈。

现实情况是,多数人民根本不想要打仗,所以不论蓝绿,都高呼和平、反对两岸战争。差别在于,民进党一方面将“两岸战争风险”全盘归结到北京身上,把自己塑造成保卫台湾的脚色,一方面又尝试往“去中华民国、台独”方向靠,且绿营也自知这是北京的“雷点”,这样的作法虽“讨人喜欢”,但显然不能够称作“要求和平”。北京有统一之心,台独主张在两岸现实情况下,是保护台湾、还是引爆线?这可不可能激怒中共采取更激烈的统一措施?当北京下定决心,很可能不管美国或西方制裁,“港版国安法”就是一例。

这点,民进党是没看清、抑或是装胡涂?

因此,对国民党来说,如果只是跟着民进党狂喊“反对对岸的战争冒险”,就等于否定了自己在争取两岸和平上的历史成绩,更是在民进党的同一套逻辑下分析两岸。国民党需要认真跟人民分析两岸当前局势,并且强调,若一边高呼抗拒一国两制、一边大踩中共红线,很可能导致最坏的结果。民进党嘴里的和平,是选举利益下的和平,根本不是奠基在两岸现实下的和平。

从“两岸合作不变,反对政治挑衅”来说,国民党过去曾经有过成功的两岸合作经验,马英九时期的两岸互动与往来、经济的活络、青年学子的交流、参与国际组织,都是民进党政府做不到的。这点人民并非不明白。台湾无法得罪美国,也无法真的得罪中国大陆,完全开罪某一方是断了自己的活路,大家早有这种认知。国民党因为当下“看起来”的政治正确就认为“两岸相关不可谈”,这是再一次踩民进党布好的陷阱。

马英九时期两岸农渔贸易交易热络。图为前国台办主任张志军2015年时在福建平潭与两岸农渔民座谈后接受采访。(新华社)

如果社会真反对“两岸合作”,为什么现在还有两百多万台湾人在大陆工作和生活,为什么年轻人会看爱奇艺、会用淘宝上抖音?为什么韩国瑜当初可以在“民进党铁票仓”的高雄高调当选?为什么民进党政府一面骂中共、一面又期望ECFA能继续?政治的口水,与现实生活的选择和妥协,都是真实的,这些综合在一起,才是“台湾人对两岸的民意”。

蔡英文在上任之后对马英九过去的两岸成果“全盘接受”,现在两岸合作变成“卖台”,是政治手段,人民也知道一切只是政治,所以嘴上政治正确,实则各自生活。国民党若无法看清这些,就只是随着蔡英文塑造出的风向走──而这“风向”,今天往东、明天往西,未必真实。反而有些现实,才是真实的、人民永久需要的。

从“宪法一中不变、反对隐性台独”看,国民党应把握住《中华民国宪法》定义的一中格局。这个“一中”,国民党应该向台湾人讲清楚是“中华民国”,而不是害怕回避。这次建议案虽有提及“本于《中华民国宪法》的两岸共识”,但通篇未解释宪法一中,也没说明国民党的“一中原则”,只想打迷糊仗,这是不行的。回避“宪法一中”只会让国民党“蔡英文化”,在民进党挟本土政党光环一直避谈“宪法一中”的情况下,国民党追着对手的影子跑,永远也跑不过对手。

民进党籍的现任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过去就曾主张宪法一中,但在党内受到许多批评与质疑。(Facebook@谢长廷)

建议案亦沿袭近来台湾社会的主流氛围,坚决“拒绝一国两制”,却未对“九二共识”作任何的诠释,党主席江启臣更称“九二共识是过去扮演两岸求同存异的重要工具”,甚至还表示“国民党处理九二共识的最佳时间点已过”,似乎该党已准备完全抛弃九二共识。这也是极大的错误,因为九二共识的核心是“一中”,是反对台独。国民党可以不用“九二共识”四个字,但两岸一中、反对台独都该是基本共识。“中华民国宪法下,两岸同属一中”该是国民党坦率承认的。

从北京的角度来说,因为它也有它的宪法,而且一直在致力于国家统一,所以必然从“统一”的面向来阐述九二共识,不提各表;但是对台湾来说,因为台湾有自己的宪法,当然可以继续“各表”。国民党因为文宣能力跟不上,被民进党在“九二共识”和“一国两制”之间画了等号,搞到好像“九二共识”已经被污名化了,如果真是这样,高举九二共识的韩国瑜是怎么选上高雄市长的呢?

甫被罢免的前高雄市长韩国瑜,选举时的口号就是高举九二共识、两岸正常交流,货出得去,人进得来,也因此获得民众认同,刮起台湾政坛一股旋风。(中央社)

最后,将“自由民主不变、反对政治酬庸;抗拒威权不变、反对政治打压”列为国民党必须坚持的“五大诉求”,并将之放到一起讨论,是因为在这两个向来被认为是“进步价值”的问题上,民进党长期得分,并且年轻人认为“民进党比较有进步价值”之印象根深蒂固。国民党需要跟人民明确的是,在过去党外时期民进党确实“抗拒威权”,但时至今日,它讽刺地成为了新的威权,当“亲中媒体”也因为牌照问题得审核一下自身立场;当一些政客不改善问题、只制造口号、认为“反正民众就吃这一套”,这现象对台湾而言并非好事。

从威权走向民主,是台湾许多人努力的结果,但这不代表民进党永远可以拿过去的成就,当作今日不作为的理由。人民可以选择民进党,但人民并不欠民进党,民进党也不能因此成为滥玩权力,国民党应明确跟人民沟通这一点。

与此同时,当谈论“民主自由”,国民党更可以从经济层面的民主自由着手。劳工权益、青年低薪、企业挣钱无法分配于民,这是台湾人长期苦痛的“真实”。正因为从没有政党重视与尝试解决,人们才会选择意识形态强烈的民进党,反正至少“听着爽”。民进党昔日是重视劳工、关注基层人民的政党,执政之后,不是贪污腐败,就是官商勾结,从一例一休就可以看到这种变色龙本色。如今,在“反对一国两制”下,在“台湾不要变香港”下,所思所做尽是政治口号,当然就只剩下政权保卫战。

台湾推翻威权,但有了新威权,叫资方与政治同流的利益团体。最近监察院以及各项公营企业的人事案,处处表现出政治酬庸的丑态,民众嘴里“政治就是这样”的碎念,不正是有为的在野党该严肃批评的?

陈菊(右)被蔡英文提名为台湾监察院长,然而整份委员提名名单让外界质疑充满政治酬庸与算计。(中央社)

整体而言,今天的台湾社会确实充满无奈、充满矛盾、充满迷茫。人们抗拒威权与反对政治打压,这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对岸,一个是正在威权化的民进党,但是民进党可以完全凭借反中转移焦点,人们知道、却又放任,理由是对台湾政治不抱什么期望。“两党一样烂,民进党还比国民党象样点”,说到底就是这个心理,与此同时,一些年轻的蓝营选民甚至已经放弃蓝色,转向白色。国民党当前之困顿,在于太想着“当下如何拿选票”,永远纠结在“现在(蔡英文塑造)的风向”里,却没有想过,真实的问题、台湾真实的困境,究竟是什么。而台湾民意,听过太多政治语言与谎言,却太少听到政治人物口中,一点真实的真话。

“宪法一中不变、反对隐性台独;自由民主不变、反对政治酬庸;抗拒威权不变、反对政治打压;两岸和平不变、反对战争冒险;两岸合作不变,反对政治挑衅”这五大诉求,国民党应当坚持,与民进党做出区隔、不人云亦云,并强化自身的主张,掌握自己的核心价值,如此一来,才有机会重新获取台湾民众的支持,也才能重启与北京的互动,为促进两岸关系正常发展再次发挥作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