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在台湾 多少罪恶贪婪假汝之名横行

撰写:
撰写:

蔡英文5月20日重返民进党就职党主席。(中央社)

法国大革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吉伦特派(La Gironde)领导人之一罗兰夫人(Madame Roland)被控为保皇派的同情者,遭不公的判处死刑,临刑前,她在断头台上,向着革命广场(la Place de la Revolution)上的自由雕像鞠躬并留下了一句为后人所广为传诵的名言:“ 自由自由,天下古今几多之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据后世考据,罗兰夫人实则因罗伯斯庇尔(Maximilien de Robespierre)的恐怖统治,对吉伦特派进行大清洗,在1793年11月8日被雅各宾派(Club des Jacobins,又称雅各布宾俱乐部)送上断头台。

如今,台湾的现况似也可说,“民主民主,多少罪恶贪婪假汝之名横行!”

绿色民主的独裁

民主的原意本为“人民的权力”,是政体的一种形式,民主体制之中,人民拥有平等参与公共政策的参与权。当中的“人民”包含哪些人及如何分权,是民主发展和宪法的核心议题。民主的基石包括集会及言论自由、通讯自由、平等权、公民权、选举权、生命权等人之基本权利,同时民主是一种普遍公认之理想,提供保护和有效实现人权之环境。

民主的存在,从不是为了“效率”而生,其更像是一种“中庸政体”,用以平衡、容纳社会当中的各种“异声”,故民主尽管采多数决,亦不会试图消灭“少数的声音”。

然而,尽管台湾在形式上已完成政治学者杭亭顿(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所认为一个稳定的民主国家应历经的“二次反转(two turnover)”,即经过两次和平的政党轮替,透过选举使得现任者愿意依据选举的结果让渡权力予胜选者,制度面稳定的表象之下、更为深层的公民素养却仍旧匮乏。(延伸阅读:民进党勒索“民主债” 何来的比马英九进步

前台湾行政院长江宜桦在其著作《自由民主体制下的国家认同》提过,“国家认同”在内涵上包括三个主要层面:族群认同、文化认同与制度认同。族群认同是一个人基于客观的血缘连带或主观认定的族裔身分而对特定族群产生的一种体感;文化认同是由于分享共同的历史传统、习俗规范以及集体记忆所形成的心理归属;制度认同则是建立于对特定的政治、经济、社会制度的肯定所产生的公民认同。不同的社会在建构集体认同时,有的主要诉诸血缘族群的关系,有的强调共享的文化传承,又有的以合理的政治经济制度为号召。而在一个实行自由主义原则的民主制度里,则必然以第三个层面为其国家认同的主要凭借。这是因为自由主义在基本理念上不能接受族群民族主义教条,同时也排斥文化社群对个体自主性原则的侵扰,但是自由主义认同观试图超越民族主义(不管是族群或文化性的民族主义)的作法,最后仍然无法解决某些根本问题,这使得自由主义不得不正视族群与文化认同在“国家认同”构成上的力量。

回到台湾的政治实况,民进党计划性地将民进党要的国族认同,放置于制度认同之前,但又同时告诉台湾人“他们是民主的”,由此造就民进党的支持群,从诸多议题的立场倾向、认同,到更为高层次的国家认同、身分认同等,都讽刺地奠基于对民进党的政党认同之上。一国之民主,应是存在于一个宏观的“国家伞”之下,任何的发展皆当在其下发展,但不离开伞,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或党,能够宣称自身代表国家、代表捍卫民主的那方。

但民进党鼓动选情的方式则是反所有探讨民主原理、宪政安排的政治学学理而为,不仅将台湾安危、民主存续、国家认同尽数与“民进党取得政权”绑上,甚或在胜选之后,对在相同的竞争选举体制、与之竞争的政党进行政治追杀,另一手则以“转型正义”搭配“民主”之名,取得社会舆论的支持。

以国民党党产议题为例,事实上《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简称《不当党产条例》)在立法之初,便已被台湾法律界人士抨击,该法内容违反法明确原则、法不溯及既往原则等,“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简称党产会)施以行政职权的过程,更常被质疑未遵守应有之行政程序规范,如早上一纸行政命令送达要求扣走文件,当天下午即派人执行等,另外如何认定“不当”、没入政党财产的程序公允与否等,党产会从未给予国民党或社会一个完整的交代。而针对《不当党产条例》向台湾司法院大法官提起释宪案者,正是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多个合议庭因审案认为《不当党产条例》有违宪疑义,故向台司法院大法官声请释宪。(延伸阅读:党产条例释宪 国民党怒轰程序不公

直待今(2020)年6月30日释宪案言词辩论开议,其程序又遭国民党及相关法界人士质疑不公,如分配时间不当,国民党仅被分配少数时间,抑或是应回避者之大法官而未回避等,种种的一切皆为民主政体相当基础的程序正义问题,国民党得到的社会回响却是“国民党是不是舍不得党产”、“声请释宪的法官去领党费”等诸如此类的“反民主”回馈。

倘民进党政府的蛮横作法,以“民主”之名便能擦脂抹粉,自诩为民主捍卫者的民进党支持群不闻不问,那么台湾的民主也太过丑陋不堪。

台湾一言堂 罪恶贪婪的天堂

绿色民主之下,政治正确现成了台湾言论唯一的选项,言论出脱民进党政治正确范畴者一律都会被打入“亲中卖台”的黑五类。执政党受在野党监督、受民众监督原为民主制度的安排,疑有卖官鬻爵的事情受众人公评是制度的当然。例如,台总统府秘书长苏嘉全疑似卷入弊案风波,国民党立委指证历历,苏嘉全本人宣称将循司法途径解决,这是人性的自然,却有民进党支持者跟着苏嘉全的言论,指责国民党破坏民主,败坏言论自由的风气。

以前例来说,国民党提出的证据是否有证据力是一回事,监督执政党──民进党又是另一回事,如果台湾成为一言堂,“逢蓝必反,逢绿必挺”,这是民主败坏的开始,将有多少的政治弊端被掩盖在民主泥土下?

近来台湾的氛围,不光内政方面可以打着民主旗号,外交方面同样跟民主挂上钩,譬如“民主防疫”、“口罩外交”,如台湾外交部宣称的“因为民主,台湾防疫才有效率,台湾政府不会欺骗人民”,显见民主在台湾已是个被滥用的名词。民主这个东西,仅仅建立在纸面上是绝对不够的,底下需要更扎实的支撑,当德国威玛共和对上希特勒给出的幻象,德国人依旧亲手埋葬了民主。

眼下,台湾人正为了让“幻想中的台湾国”诞生而疯狂,指控国民党是台湾国诞生的绊脚石,台湾人甚至有可能为此不惜砸烂民主,可这种疯狂是台湾人本身使然的吗,还是民进党煽动的?当民主之名将台湾变成一言堂,群众的疯狂、民进党的政治野望结合媒体,“民主民主,多少罪恶贪婪假汝之名横行!”(延伸阅读:【多维TW】当台独变成一种“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