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约人员“三年有成” 民进党赢者全拿的执政逻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台湾行政院人事行政总处(下称人事总处)拟修订《聘约人员人事条例》,草案中规定,三等以上之聘约人员可在进用满三年后,任特定机关“有职称”职务,也就是说,一旦通过相关程序考核,这些未经公务人员考试的约聘人员,就能成为“准公务员”。消息一出,引起台湾社会议论纷纷,民进党部分立法委员称此举将能让公务体系更具竞争力,但反对者则认为,一旦修法通过,将有可能大开后门,让“有关系者”因此获利。

民进党立委陈亭妃称《聘约人员人事条例》可让公务体系更具竞争力。(多维新闻)

人事总处表示,为健全公务机关的规范聘用、约雇人员的人事管理法制,以及相关人员的工作权益,加上提升政府机关人力资源的管理效益,以及整合政府公务人员以外之其他人力制度的必要,该处拟具《聘约人员人事条例》草案。

据了解,草案规定聘约人员依契约等别进用,而契约等别依职责程度及资格条件分为一等至五等,以五等为最高等别。然而,草案看似将聘约人员制度化,但争议之处在于三等至五等的聘约人员,可在进用满三年后,担任或兼任研究、检验、文教、医疗、专业科技等机关组织法规定“有职称职等”的职务。

基本上,台湾目前的公务机关中,除了通过各项公务人员考试,例如地方特考、公务人员初等考试、普通考试、以及公务人员高等考试,针对部分特定职业,例如警察、国家安全局、调查局、移民署、外交人员、铁路、关务人员的考试亦每年举办。通过考试之民众,就具备任官资格,成为法律规定之“公务人员”,除了有不同于一般劳工的福利外,“稳定”、“没犯大错就可做到老”往往也是民众对成为公务人员趋之若鹜的重要因素。

而除了这些通过正式考试进入公务体系服务的公务员外,公务机关或多或少都会因特殊需求而对外公开招聘聘约雇人员,与公务员不同,这些人是以劳工身份被任用,且会签署劳动契约,视用人单位需要,还分为定期进用与不定期进用。例如某公务人员请产假,新年度公务人员考试尚未举行或人员尚未分发,中间的空窗期就有进用人员的需求,此为不定期进用、一般常见为职务代理人。一旦员额补齐或原任人员回职,该聘用人员随即解职。

在台湾,许多公家机关的聘约雇用人员还变成“常设性”或定期进用,例如公立大专院校系所内许多负责系务的秘书,就属于类似形式。只要稳稳做、没有人员名额的压力,做到退休毫无问题。但现实的沉痾在于,许多聘约人员缺额,常被用来作为人情疏通或处理人际关系的工具,以致就连许多“职务代理人”,背后都有各方势力角逐,也有黑箱作业隐藏其中。

如今,民进党政府欲推出《聘约人员人事条例》,美其名是更加健全对相关人员的保障,但背后存在的问题更是蔡政府必须重视的。现今台湾公务机关对于聘约人员聘用,人脉占了决定性的考虑,好单位抢破头,坏单位没人去。假如一个靠关系的人进入公务体系,又在关系庇佑下过了三年,按蔡政府所推之草案,此人就有可能成为“准公务员”,只要关系好,有可能使这些聘约人员都因此变成民进党的“人马”,这对那些经过努力苦读、通过正式公务员考试,以及真正想要从事公职相关的民众来说,的确存在不公。

现任台湾驻美代表处政治组组长赵怡翔,过去就曾因政治任命与黑官争议受到质疑。虽然赵的人事案与此次争议不同,但同样都容易让民众认为“关系”重于一切。(Facebook@赵怡翔)

从分食公营事业的难看吃相,到不顾农民意见,径自将各地农田水利会改制为公有,再到现在欲将聘约人员有计划地转成“准公务员”,台湾公家体系的人事制度、公务员制度与机关改革绝对应该也必须讨论,但过程不应是如此急就章,又不去正视问题背后的本质,难道,未来“捐官”是否有一天也法制化?现在,虽然蔡英文甫获高度民意支持连任,但民进党不能以为这样就可赢者全拿,“我全都要”,一旦民众不认同,任何神话泡泡都有快速破灭的机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