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砸钱蹭网红 台湾民主用钱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监察院近日公布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的政治献金收支明细,为了此次选举,蔡英文花费近新台币6亿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韩国瑜则花费破新台币4亿元,而不论是蔡英文或韩国瑜,都砸了大钱在政治公关上,宣传支出都是占两人最大宗的选举花费,支出都突破新台币3亿元。

韩国瑜花两倍的钱

此政治献金的收支明细,也让人意外发现,选举期间蔡韩两人都接受过台湾网红节目“博恩夜夜秀”的专访,原来是两人花钱上的节目,而韩国瑜前后支付给制播单位的费用为新台币31.5万元,要比对手蔡英文花费的13.1万元高出足足两倍以上。对于蔡韩两人花钱上节目,该节目制播单位坦率回应,各党派政治人物要上他们节目“当然要收费”,举例表示不是阿猫阿狗想上节目都可以。

明明上的是同一个网红节目,为何韩国瑜花的钱比蔡英文多,引发网民热议。有人说是韩国瑜上节目的时段接近大选,自然收费比较贵;有人说是韩国瑜的形象与节目本身的“品牌定位”不同,韩想合作自然要多花点钱等等。然而,不论实情为何,恐怕只是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无关宏旨。倒是蔡韩两人在选举时,都砸大钱搞政治营销这事所隐含的问题更值得社会反思。

蔡英文(左)2019年4月下旬以“辣台妹”之姿接受台湾知名脱口秀主持人博恩(右)的网络节目专访。当时处于民进党党内总统候选人初选阶段,蔡英文在节目中曾向赖清德“浪漫”喊话:“清德,一加一,一定大于二”。(截自博恩夜夜秀视频)

上节目带政治的货

蔡韩两人为了在以年轻人为主要受众的网红节目曝光,平均下来每分钟要价新台币万元上下的广告费,不过是体现台湾民主选举的某种本质,其实就是个烧钱的游戏,而“钱从哪里来”背后所涉及的金权和政商关系,更是不言而喻。

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投入台湾民主选举最重要的,恐怕不是有无经世济民的理念和治理能力,而是有没有钱,有钱才能去营销自己比竞争对手优秀,影响舆论。因应时代的变迁,当前的政治公关,已从满街看板,转战电子媒体和网络,例如政治人物要花钱上政论节目、养网军与收买网红,在政治圈和媒体业界,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台湾有媒体曾估算过,选个地方基层议员、立委,选举花费平均少说要新台币千万元起跳;地方首长级的选举花费更要上亿元。这只是被申报、可供查阅的帐面数字,实际上政治献金的收支,恐怕只有“出资”和“受益”者自知。

由于“博恩夜夜秀”节目过去经常嘲讽韩国瑜(左),节目受众多是“黑韩”的年轻人,因此节目主持人博恩(右)2019年年底在节目上致电邀请韩国瑜上节目,韩亲自答复邀约一事,曾引发社会热议。当时社会大众并不晓得这可能是节目设计的桥段。图为韩国瑜在节目中向主持人博恩挑战用膝盖走路。(截自博恩夜夜秀视频)

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

谁来为所费不赀的高昂“民主”游戏埋单?台湾社会学者黄德北在《多维TW》46期的名家专栏中便指出此为台湾代议民主的一种结构性危机。黄德北指出,“资本主义民主代议的本质,就是有钱人才能玩得起的政治游戏,台湾尤其如此”,而在缺乏严格的监督与稽核机制下,“台湾选举花费的经费超过许多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他认为,这是制约台湾左翼政治力量正常发展,以及资本家总是具有很大政治影响力的重要原因,也是为何“不论蓝绿谁当政,资本家永远是统治者的座上贵宾”。

身为台湾“民主”典范的美国,目前其政治体系也被资本霸权严重制约。例如特朗普(Donald Trump)过去在竞选美国总统时就曾赤裸地揭露,政商、金权之间的利益关系为何。身为房地产大亨的他直白地说:“所有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收我的钱所以要给我干事,在场这些和我辩论的,几个没收过我的钱? ”

这种在民主选举上所体现的紧密政商关系,不但扭曲了政治规则,也将进一步改写一个社会的经济和发展规则。这也是为何政府的施政和民意代表的立法,越来越不能代表大多数人及整体社会的利益,明显偏袒资本家和既得利益团体。

在台湾类似的案例,可说是多不胜数。例如民进党政府口中虽说著“劳工是心里最软的一块”,手却在全面执政的优势下砍假、改恶《劳动基准法》。劳工权益受损怎么办?请“自己跟老板说”;另外,“永续台湾”和“居住正义”都已是蓝绿两大政党在口头上的共识,但相关保护台湾天然资源和抑制房地产炒作的立法,却也在朝野所共同维护的少数人利益下被联手否决,始终不见于政府治理机制中。

虽然政治人物对于若干进步法案的却步,都有着冠冕堂皇的理由,但光是翻阅这些政治人物公开的政治献金或亲属关系,不难发现症结点在哪。比方说,台湾环保团体“地球公民”根据台媒《镜周刊》整理的上一届台湾立委政治献金数据库后发现,113席立委,近半数有拿水泥、石矿产业的政治献金,而这样的“投资”对象并无蓝绿之分;另外,台媒风传媒日前在盘点这一届台湾立委的背景时发现,不少蓝绿立委本身或亲属就是房地产商的相关利害关系人,无怪乎涉及矿产生态保护的《矿业法》,以及攸关“居住正义”的相关法案,始终难过台湾立法院这关。

假如台湾社会不愿让民主只是四年投一次票的权利,认为政治运作不该是听命于资本霸权,而无法反映庶民利益,沦为一元一票的金权政治,那么台湾民众恐怕必须好好地反思现行台湾的民主制度,借集体的智慧和公民的力量来修正这失去公平正义的政治和经济体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