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政党眼中的“后浪”:标签下的青年脸谱

撰写:
撰写:

此前大陆的五四青年节,影音网站Bilibili(B站)发布《后浪》短片,片中用慷慨激昂的语调,表现出对年轻人的羡慕、感激及肯定,也驳斥所谓“一代不如一代的”说法,传达希望后浪能够尽情奔涌的祝福。但意外的是影片却引发批评声浪:一部分大陆年轻人认为其聚焦在青年消费、玩乐、光鲜亮丽的一面,对他们面对的社会困境却是只字未提。

也有评论质疑,过去中共强调年轻人劳动、正面健康的形象,现在却聚焦于消费主义,“青年被赋予的形象”遂引发广大讨论。若把眼光放到台湾社会,近几次大选中青年选票的存在越来越不可忽视,大部分政党,包括国、民两大政党都纷纷疾呼要“重视青年”,然而他们看到的又是怎样的青年?

国民党:暧昧的态度失去青年

在这三个政党中,恐怕最尴尬的是长年以来被认为“不重视青年票”的国民党。国民党青年部副主任詹为元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所有的国民党工作者都会告诉你说我们重视年轻人。”但曾代表国民党参与选举的他也直言:“仔细看,作为跟举措都不对,或是根本就没在做。”

有“石牌刘德华”之称的国民党青年部副主任詹为元。(袁恺勋摄)

詹为元指出,目前所谓“青年票”,其实多指的是网路票、空气票,那些受到舆论或是议题影响而浮动的中立选民,这方面国民党在马英九下台后更是全面溃败。

其实早从2008年开始,国民党对青年的态度都显得暧昧。在许多世代对立的议题上,例如年金改革或是同性婚姻等都被年轻人视为对立面,争取不到青年支持,甚至干脆直接“放生”。但国民党忽略的是,太阳花学运既然发生在国民党执政时期,反对国民党是时势所然,却不见得与其政治光谱完全重合,当时仍是有争取空间的。

太阳花学运时,出现许多群众喊出不再坚持蓝绿的分野,而是以议题、舆论导向为诉求,自己搜集资讯、制作懒人包,进而才站定立场决定支持的一方。詹为元分析,这对于坚持传统组织票、基本盘的国民党是完全陌生的对象。更棘手的是,在选举上比起吸引一个青年加入,用同样的资源顾好十个老人基本盘很可能才是“理性”的选择。但长久以往,青年会长大,基本盘会变化甚至萎缩,而国民党却连怎么跟年轻人说话都不知道,遑论投其所好、带领议题风向。

詹为元指出,对国民党来说,尤其是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之后,所谓青年、特别是30岁甚至20岁以下的这一群人,他们判断其政治样态是从“反对国民党”起家,往往就会直接被当作是“民进党的”,潜意识下就视为“敌方”,在争取支持时显得意兴阑珊。一些国民党人士认为,凭借长年以来的支持者也就是“基本盘”已足够赢得选举,就算输了一次,也能在四年后靠着民进党自己衰败而“自然”的赢回来。

在2018年,这样的战术看似是成功的:国民党在地方选举大胜,民进党政权摇摇欲坠。但不到两年后,国民党兵败如山倒,根据大选投票前TVBS的封关民调,青壮年(40岁以下)的支持度落后对手超过40%。

正因为“放生”青年,2020年大败后才想要挽回却已见颓势。国民党中常委李昭平呼吁让60岁以下的年轻人来接班,让年轻人的声音能被听到,却被网友拿来当梗嘲笑:国民党定义的“年轻人是60岁!”百年大党已然被贴上“老”、“与年轻人不接轨”的标签,他们眼中的青年形象无疑是模糊的。

青年入民进党:样板化还是多样化

比起老对手国民党,进入网路社群媒体时代后,民进党确实有效利用青年的力量取得声望和胜利;在实际选举参与上,民进党的年轻一代也较为踊跃。根据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的公开统计,40岁以下的民进党议员占全党议员比例23.1%、立委平均年龄则为52岁;相较之下,国民党的数据分别是14.5%与57岁。

但年轻人参与政党政治,是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成功,让政党“多样化”?或是变成“党的意志”延伸,最终“样板化”?却是很大的不同。太阳花要角人物之一的林飞帆在加入民进党后,自然地不再像过去一样对民进党政权多所批评,并转而为执政的民进党辩护,这也让他受到一些当时支持太阳花运动的群众在网路上批评。

就连民进党也未必对“多样化”全然买单,有部分民进党党工认为,林飞帆对党不够忠诚,应先对过去的批评言论致歉。另外,以29岁起连任民意代表的高嘉瑜为例,固然年轻气盛,但她的“友柯”选举策略也从没有让她在党内的争议少过:2018年台北市长选举时,民进党候选人姚文智就曾经为此“开酸”,指其“落跑”,没有全力支持党的候选人。

综观民进党长年脉络,能够直言批评党中央的,始终是长期经营地方10年、甚至20年以上的实力派,像是在《劳基法》与《国土法》中“跑票”,公开支持民间版本的民进党立委林淑芬,或是多次批评中央政府“振兴券”、“三倍券”政策是“没出息”、“把人民当贼”的台北市议员王世坚等,才能够无惧党中央的“党纪”处分。

相对的,缺乏派系支持与地方人脉的年轻人,若不顺从党中央,相对较难保住党籍民代身分。这也是许多列名不分区的“客座”立委必须顺从党意、“逆行”于多元声音的主要理由。

青年立场会否趋於单一

在面对青年支持问题,国民党焦头烂额时,执政的民进党似乎也开始走向保守路线,如新内阁选用“老绿男”,各种亲绿网路声量提倡“经济20年最好”、“青年人没有房价问题”,仿佛民进党看到的、利用的也是光鲜亮丽的“后浪”,包括快速的网路动员能力、多彩的社群行销,却未对被分配正义、阶级复制影响,生活得战战兢兢的“后浪”给出“让利”。

确实,随着近年两岸关系紧张,在“抗中”共同体的氛围下,民进党仍得到许多年轻群众的支持。若看台湾年轻人拥护的“进步”价值,或许就能窥见台湾青年在议题取向上的特点:支持同婚、反对核能、性别平权、种族平等,与之相对的观念则被视为“落后”、不合时宜的。年轻人拥抱“民主自由”对抗“共产专政”,这与冷战思维下延续的民主专政二元对立不无关系,却也使得台湾年轻人“同温层”对议题和政策的讨论常常因此失焦,制度问题和社会结构性矛盾被牵扯入意识形态,从而衍伸出“双重标准”的情况。

进步价值、民主自由成为年轻人身上“亮眼的勋章”,政治取态上则是“抗中”为首要标准,但也使得许多政党、政客往往大打“抗中牌”,就能轻易“请君入瓮”,年轻人对议题的态度会否趋於单一成为隐忧。例如日前关于“健保”、“校园学术演讲自由”等议题,讨论却沦为“反中”口水战,失去了多元的视角。

当年轻人的议题态度、政治取向被定性,年轻人的意见趋向一致,哪个政党操作议题更成功就会更容易吸票,也会形成舆论场的恶性循环:部分年轻人的声音在主流媒体视野中付之阙如,年轻人的形象也扁平化。

标签下多样貌的青年

青年的样貌应是复杂而丰富的,是光鲜亮丽、是善用科技网路,是会享乐也会生活,是常常气馁的、是厌世的、是认命的,是“将热爱过成生活”同时也被是“被生活按在地上摩擦的”;当然,更是充满理想热血、敢于行动的。年轻人的形象和思想应该是多元的,不论在舆论场中、政党的眼中都不该只有特定的模样、一种声音。

回头看此次在中国大陆被年轻人群嘲的《后浪》给出的启示。它先是抛出对青年的赞美,接着在社群媒体讨论中,先是出现第一波“前浪”赞赏“后浪”的声音;而后迎来第二波部分“后浪”的反扑──这些“后浪”认为自己的形象被限缩了,因而撕下被赋予的标签,重新定义“青年”;接着再有前浪或不同的社会群体陆续给出几波的回馈。在经过多方互相的诘问、对话,反思和质疑的过程中,中国大陆青年群体的样貌渐渐被拼凑出来,从扁平到立体,从单一到多元,大陆青年的样貌在舆论场呈现复杂而缤纷。

这一波讨论更带出许多中国大陆青年在意的世代想像、社会结构性问题及阶级矛盾,而参与讨论的“后浪”们积极的发声、表达多元的观点,使《后浪》引发的浪潮甚至超越了影片本身,也更加有价值。

比起政党眼中的选票,比起政党赋予的青年形象,两岸年轻一代的脸谱其实是极其多样的。对于生活和社会无不充满热情的两岸青年们,会否撕下时代、政府、政党贴在身上的标签,像《后浪》引发的社群讨论一样,在不同舆论场发出多元思辨的声音,仍旧值得期待。

推荐阅读:

台湾政客们 还要满脑子想着“讨好年轻人”吗

错将“讨好年轻人”当成“年轻化” 国民党是在哈啰吗

挽回年轻票 蓝青年部主任:国民党的统一并非“被统一”

蔡英文接掌民进党主席 力邀年轻人入党

金溥聪:若为私利穿梭两岸 年轻人怎信国民党与大陆往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