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一家亲比一家仇好 双城论坛为何被污名化

撰写:
撰写:

双城论坛自2010年起开始筹办,已经迈入第11年,而2020年原定由台北主办,却因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影响,因此采取远端视频连线方式在7月22日举办,时间也缩短为一天。

不过双城论坛还没举办,便遭到台湾社会的污名化,而这一方面是台湾社会自从疫情爆发后不断加重的“反中意识”,另一方面也是民进党借机对民众党和党主席柯文哲的打压。

首先引发争议的是与会名单。台北市府发言人周台竹在7月21日召开记者会,不过北市府不愿提供上海两位官员的名单,遭质疑可能是统战部门相关人员。而民进党议员简舒培稍早表示,“她三天前就跟市府要双边出席人员名单,但市府迟迟不愿提供,质疑是不是要对岸点头才能做事?”周台竹回覆“依照过往惯例,所有出席人员名单都是事后才告知,没有对岸点头才能做事这种情形”。

而当晚简舒培更进一步透过脸书表示,“公开透明遇到中国就转弯,连发言人周台竹都自打脸,她指历史就是一面照妖镜,柯市长第一任2015、2016、2017年双城论坛举办前,就都有媒体揭露双城论坛的详细行程跟出席人员,2016更是由北市府当时邓家基副市长接受媒体采访公开说明论坛流程及与会人员,柯的公开透明程度,第一任期和第二任期真的不一样”。该言论也引发进一步的热议。

而台北市府不愿提前公开名单的原因,或许就是怕因为名单而遭“抹红”,但却反被民进党以“公开透明转弯说”来抨击,怕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此外,这次远端系统为了使会议顺畅,双边针对通讯设备做了很多次测试和协调,最终决定采用总部设在加州矽谷的思科系统。柯文哲说台湾无法用华为,而北京不愿用谷歌,因此只能用消去法的方式找到思科系统。从这个例子来看,远端通讯设备的使用已经因为美国封杀华为的政治因素影响实际生活,但台湾社会只能默默承受,甚至也连带认为使用华为会有国安问题。

7月7日,台湾中科院化学所在2018年公开招标的“网路储存伺服器”,却在采购条件中将中国大陆的云端“百度云”纳入支援标的,引发国防机密外泄疑虑。不过由于中科院是军事机构,因此采最严格的国安措施无可厚非。对比之下,台湾公部门全面禁止华为或中国企业产品更像是一种政治表态。

而最终双城论坛采用第三选项,似乎反而说明共产党并非完全不近人情,而中间仍然有协商的空间。

最后,台湾外界原先认为柯文哲在此次双城论坛应该不会提“两岸一家亲”,但最终柯文哲以“两岸交流比断流好,合作比对抗好,一家亲比一家仇好”做为回应,也突显“两岸一家亲”的说法已经在台湾社会中遭“抹红”,而且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敌视。主要原因可能来自于两岸不断升温的军事对峙局面,使得台湾民众的“抗中意识”更加强化。

根据《ETtoday 新闻云》近期民调,如果两岸爆发冲突,有40.9%民众表示自己或愿意家人上战场保卫台湾,但有49.1%表示不愿上战场。不过依照往年资料对比,愿意上战场的比例,在2018年仅有23.6%,而到了2019年则增加到32.7%。这显示两岸官方敌视的局面,连带影响台湾民众的政治判断。

2020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曾说“战争没有赢家、和平没有输家”做为两岸关系的未来展望,不过在蔡英文上台后,不断“站队”美国并抱持“以武拒统”的抗中姿态,也让两岸的战争风险不断增加。

而双城论坛做为两岸官方目前唯一仍有交流的渠道,背后释放的必然是两岸交流、和平发展的正向讯号,但这样的声音在台湾社会中将会越来越微弱,也成为民进党攻击在野政党的利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