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修宪】面对民进党“弄蛇” 国民党能否做自己

撰写:
撰写:

近期,不论在两岸论述还是修宪议题上,国民党都随着民进党的笛声而起舞,民进党“弄蛇人”的地位俨然不可动摇;台湾当前流行的“主体性”,在国民党身上似是一时难寻。

在这波台湾宪改的政治浪潮中,民进党明确宣示要修宪废除考试院、监察院,已经回任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更在7月19日民进党全代会上,把修宪列为民进党的四大任务之一,称“近来在野党也同意要推动的废考监”、并呼吁在野“一起珍惜这个宪政的‘宪法时刻’”,修宪大门似乎即将敞开。

蔡英文认为,目前台湾最重要的改革项目之一就是宪政改革,除了朝野有共识的18岁公民权,近来在野党也同意要推动废除考试院、监察院,可以优先进行。(中央社)

“宪法时刻”开启?

在民进党大力鼓舞下,虽然国民党中央目前没有明确赞同废除考试院、监察院,但蔡英文的说法也不能说是误导,因为确实有国民党立委坚定主张废除考监两院,包含吴怡玎、李贵敏等,立法院国民党团总召林为洲更声称废除考监两院已是国民党团共识,然则他又承认国民党内仍有“五权宪法派”,意见并不一致。

整个国民党围绕着考试院与监察院,隐隐然有着两派看法,只是还没在台面上争论,而国民党的修宪小组目前也还没有任何结论。

但是对于这些争议,国民党主席江启臣7月22日在彰化县举行的行动中常会上表示,希望党内智库研商如何“重建权责相符、有效制衡、避免滥权的宪政制度,真正做到制衡总统的权力、避免行政权扩张、落实监察权、维持考试权中立,让国家权力重新平衡”,这番话当中,尤其“避免行政权扩张、维持考试权中立”,也等于不支持把考试权移交行政权。

目前的情况是,部分国民党立委称要提案废除考试院与监察院,而且强调将考监两院现有职权移给行政院与立法院,但是不仅“提案”文本至今连影子都没见着,就算真的要将考试权与监察权并入行政院与立法院,国民党有准备好吗?

国民党要什么样的宪法?

说到底,国民党还是必须自问,在蔡英文宣称废除考试与监察院已开启“宪法时刻”的当下,自己的位置与立场应是什么?国民党要的宪法究竟是何样貌?

台立法院国民党团总召林为洲极力支持修宪废除考试院与监察院。(多维新闻)

现行《中华民国宪法》是国民党创办人孙中山所设计,又称为“五权宪法”,除了行政、立法、司法、考试、监察五院外,更有国民大会彰显直接民权,总统的实际职权并不多。

但是1990年代以来台湾七次修宪后,目前国民大会已遭冻结、总统改为直接民选,不受国民大会制衡,其权力大幅增加,诸如原为间接民选的监察委员改由总统提名经立法院同意、行政院长的任命不需受立法院同意等;此外,考试院最重要的人事行政权力早在“动员戡乱时期”即被剥夺,纳入行政院人事行政局,考试院自此一直是最微弱的一院。

这就是台湾目前的宪法样貌。而目前固然有部分国民党人士并不坚持“五权宪法”架构,如吴怡玎强调“现在民风已与当时有很大不同,相关职务现在已经变成政治分赃与巩固威权工具”;但是另一部分国民党人士却仍相当看重,比如马英九7月21日面对台媒询问相关问题时回应称“我现在不知道主张要废考监的人要用什么方式来取代考试跟监察这两个宪法的权力?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有看到”,显然认为支持废除考监两院的人应该要提出可行、合宪的替代方案。

当下国民党内意见并未统一、该党修宪小组也还未有任何结论,未来想必还有诸多纷争。

权力制衡难上加难

台湾的宪法设计当中的权力制衡架构早已不伦不类,运行至今也不断有检讨的声浪,但是要重建权力之间的彼此制衡,其实相当困难。

民进党2016年虽赢得总统大选,掌握行政院与立法院多数,但台湾监察院、考试院与司法院,都还有一定人数的国民党执政时期任命之委员或大法官,这些“前朝遗绪”与新政府的互动,有过不少摩擦,例如面对蔡英文上任后大张旗鼓的“司法改革”,台湾司法院正副院长双双挂冠求去;“年金改革”时期,考试院提出的版本被批为“放水版”,最后2019年民进党多数的立法院修改《考试院组织法》,大幅缩减考试委员规模,之后也有考试委员在任期结束前即辞职。

蔡英文任命的前台湾监察委员陈师孟曾恐吓法官,遭到台湾法官67%联署反对,最后他黯然辞职,但也重创监察院声望。(多维新闻)

而还算握有相当职权的监察院,虽然仍持续调查政府各部门不法或渎职事项,并且提出台湾公营事业负责人违反行政中立替蔡英文助选等重要的调查报告;近期在例行的政治献金报告书当中,登录蔡英文与韩国瑜参与的政治脱口秀节目,其实都是付钱买行销的事实,更让整个社会哗然,这都是台湾监察院仍旧发挥的重要功能,不过此前“陈师孟事件”重创监察院声誉,这些成果并没有被归功于监察院、更没被归功于“五权宪法”。

而近年来讨论最多的是总统权力是否要限缩?换句话说,即是内阁制与总统制的抉择,但这个议题在目前民进党全面执政的结构下,其实也没有操作的空间,不太可能有进展。

依宪行事为何如此艰难?

国民党当前的混乱声音,固然表明这个政党连基本理念价值都还处于松散状态,以此检视国民党半年来的改组,也几乎是乏善可陈。每逢议题出现,该党都会有与民进党立场接近的声浪,但是国民党应反思,这样对国民党而言究竟能够彰显自己什么价值?如果只是随着音乐跳舞的话,民进党这位“弄蛇人”眼前那只不由自主的蛇,就是当前国民党最佳写照,而国民党愿意扮演这个角色吗?

从更宏观的层面来看,台湾民主化之后,修宪议题屡屡引起不少政治人物关注,每次修宪更都是高度政治博弈的结果,并且不管原版《宪法》或是七次修宪,都还是得不到多数人满意,不同政党在朝在野亦各有不同心思,然而,为何台湾政治人物往往对《宪法》这个“游戏规则”感到不满意,而往往有更改的欲望?这是不是也反映了台湾民主制度的深层问题?2022年“修宪公投绑大选”虽然不一定出得了台湾立法院大门,但不断出现的宣传,或可刺激台湾人民更多的反思。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