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选吧 国民党

撰写:
撰写:

国民党高雄市长补选候选人李眉蓁近日爆出论文抄袭争议,李起初的应对态度不仅未让风波平息降温,牵扯到蔡英文的狂言“如果蔡英文回应,我就回应”,反让事件讨论“炸锅”,随后即传出李眉蓁的论文案在地方上早有所传,她的出线实际上也未能服膺有意参选的蓝营地方人士,一切的重击伤害回向到此刻的国民党掌门人──党主席江启臣身上。

据台湾媒体的报道,江启臣处理李眉蓁论文争议,仅用了一通电话就让李眉蓁一改态度,落泪道歉表示自愿放弃高雄中山大学学位,仿佛江在此间的处理是四两拨千金,化解也降温了李眉蓁论文案可能对黯淡的国民党选情之影响。紧随着李眉蓁的道歉,江启臣也在其脸书(facebook)粉丝专页上,表示肯定李眉蓁的知错能认。

整起事件发展至今,到江启臣介入处理,看似是让事件告一段落,殊不知江启臣的处理方式只是转个弯,让事情更加“炎上”。李眉蓁宣布放弃学位,不就等于间接承认“抄袭为真”,近日的质疑都是真的?这本身就与江启臣的贴文相互冲突,倘江“不能容忍抄袭”,又为何可以容忍一个已经铁证确凿、道德有瑕疵的候选人代表国民党?

李眉蓁论文抄袭案演变到现在,若以国民党中央的处理方式、态度、速度等一并观察,国民党仍未意会到眼前的高雄市长补选,在战略上具有何种意义。首先,高雄市长补选之于民进党、国民党、民众党各有不同意义,对于民进党来说是“收复失土,营造氛围”,国民党则须将这场补选当作“收拢蓝营溃散士气的止血之战”,民众党必须借这次选战建立台湾南部选举的策略模式,绿白清楚认知到战略意义也正朝着那样的方向逐步前进。反观国民党,江启臣作为现在的掌门人,举棋未定、屡屡做出不合政治实务的“神操作”,特别是高雄市议长暨市长补选,江启臣不熟悉地方文化,过多的介入引起高雄地方的不满。

其次,李眉蓁论文案对江启臣绝对是重伤,特别是党中央的权威,国民党2016年后,一直有“中央弱,地方强”的观感,国民党中央对地方的影响力早已大不如前,经过李案,日后谁还敢听中央号令?

再者,国民党成功止血的观察点有两个,一是高雄议长补选由国民党取得胜利,二是国民党在高雄市长补选这局取得3成的得票率,至少须稳坐得票第二名,日后才有再图可能,李眉蓁案的搅局很可能完全击碎这种可能性,甚或危及高雄议长补选,倘市长补选中国民党得票沦为第三,高雄的蓝营士气崩溃,失败氛围便是犹如骨牌效应一般,扩散到全台蓝营执政县市。掌门人江启臣恐未曾思考过高雄的选战,无论是市长或议长,代表的“止血意义”之于国民党涉及生死存亡。

李眉蓁案错过“黄金的危机处理时间”,那便是让有心人士有了口衔大义,深挖国民党政要丑闻的动能,在台湾现下“监督在野党,无视执政党”的氛围,李眉蓁案将成台湾社会更多唾弃加霸凌国民党的名分。2020年的补选结果,同样会影响到2022年的台湾县市首长暨议员选举,届时又会有多少国民党议员得以幸免于难?蓝营选将的论文恐成超渡国民党的经文。退选吧,国民党,退选或许能让自己的结局不致太过难堪。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