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国产芯梦” 映照两岸难分舍的电子产业链

撰写:
撰写:

近期,在中美科技战底下,美国宣布多项对于陆企华为的禁令,例如禁止使用美国技术产品出口华为,这也激发了中国大陆追求半导体技术自主化的期望,希望能够补足自身半导体技术的短板,并减少对美国技术的依赖。因此,大陆政府全力扶植半导体产业,挹注“中芯国际”22.5亿美元,希望半导体的自制率能达到70%。

美国加强了针对华为的芯片出口限制,激发中国大陆追求半导体技术自主化的期望。(Reuters)

不过,对于大陆顷力发展半导体技术,台湾部份企业老板并不看好。像是台湾崇越集团董事长郭智辉于当地时间7月22日在接受台媒《自由时报》访问时就指出,中国大陆因为个性喜做大不做小、加上大陆劳工不如台湾小孩吃苦耐劳,愿意承受高工时作业,因此,大陆半导体业迄今仍十分仰赖台湾,因为过于复杂的技术,大陆无法承接,所以他认为,尽管中国大陆发展半导体会“偷吃步”,但难以撼动台湾的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崇越集团下的“崇越科技”为日本信越集团半导体及先进材料在台湾与中国大陆的代理商,它们近期因为中国大陆重点培育IC设计产业,因次也在大陆发展晶圆代工服务平台(Foundry Service),协助中国IC设计公司从上游找代工技术到下游产品导入市场提供全方位整合服务。2019年前三季,该公司的台湾营收比重占总营收约六成,中国大陆则占近四成。

不过,虽然郭智辉对中国大陆半导体的看法有其经验支持,但背后反而牵扯出两岸在电子资通产业上根深柢固的连结。

台企投入资本、技术,利用当时中国大陆较便宜的劳动、水电来进行制造生产,成为台湾电子代工业的基本发展模式。图为电子代工业龙头富士康工厂一景。(多维新闻)

首先,从两岸进出口产品来看,根据台湾财政部贸易统计资料显示,2020年1月至5月台湾出口至中国大陆的产品以电机设备与零组件最多,占62.5%,进口产品以也是以电机设备与零组件为主,占48.8%。

这显示电子零组件等“中间财”都是进出口主要品项,表示由台湾出口零组件至中国大陆,以大陆做为组装基地,再将成品由大陆出口。换言之,台厂投入资本、技术,并利用当时中国大陆较便宜的劳动、水电来进行制造生产。

因此,两岸在电子资讯产业发展其实早已紧密相连。至于半导体产业因为与国家利益相关,因此1993年李登辉时期提出“戒急用忍”,限制半导体业者登陆大陆,不过并未限制台湾半导体产业人才登陆,故在2000年,台湾科技人张汝京到大陆创办“中芯国际”,并建造中国大陆第一座12吋晶圆厂。

台积电于2004年在大陆上海设立松江厂,又于2016年于南京设厂。目前两个厂产能约占台积电营收占3%。(Reuters)

2000年后,台湾陆续开放半导体业者至大陆设厂,包括台积电、茂德等都在内,但当时这些大厂因为大陆半导体制造环境与市场仍未大力发展,因此并未有特别出色的表现,导致台湾内部舆论多认为“西进大陆”是一场错误,而戒急用忍反而帮助台湾半导体业茁壮成长。

然而,上述的说法可能存在疑问,以台积电为例,尽管在大陆南京、松江厂的营收仅占3%,但不容忽视的是,2019年该公司在中国大陆市场营收年增率达59.5%。毕竟大陆的生产制造环境也在改变,今日大陆科技产业赶超速度快,对于半导体的需求加速,而大陆官方对该产业的重视程度也加速提高,再加上大陆作为全球潜在的巨大市场,未来的发展不可小觑。

回头再看郭智辉的说法,他认为台湾适合半导体,其实点出了半导体行业的特色,包括高工时、高强度劳动,这反倒暴露出台湾劳动环境的严苛,无异于大陆风行一时的“996”(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换言之,台湾半导体的成就背后是由无数台湾工程师宝贵健康换取。如果台湾未来要增长生产力,是否必须持续耗尽人类的生命?还是应该思考不同的方式实现成长?

上述的问题首当其冲的便是台湾电子代工业者,近期陆企立讯购买纬创引发台厂对红色供应链侵入苹果代工链的担忧,但这背后的焦虑核心在于,如果台湾失去了高劳动的代工利益,而且这劳动还包含无数为台厂工作的大陆工人,还剩下甚么?与其隔岸观火认为中国大陆不适合发展半导体来增添自身信心,不如撇去两岸的政治意识形态隔阂,重新认识中国大陆当前实际的产业发展状况,超前部署思考,看看台湾产业优势的下一步会在哪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