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与习近平 谁更像民选领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蔡英文于2020年大选获817万台湾人投票支持顺利连任。(多维新闻网)

对比习近平与蔡英文谁更像民选领袖,这一句话倘若看在民主阵营、或者台湾主流价值的眼中,恐怕是极其挑衅,因为蔡英文甫于2020年初才以817万张选票胜选,而习近平则是依据社会主义政党特有的“民主集中制”,采取由下而上的方式,先由党员选举党代表,间接选举中央委员,再由中央委员选举出政治局委员,进而选举出政治局常委,最后选举出总书记,在形式上,尽管未经人民直接投票,但依旧存在西方代议制(委托代理)的精神。

台湾历经国民党威权统治时期,根据历史教训及台湾人民的亲身体验,威权领袖只要能摆平党内势力、将“肉桶”内的利益分配得当、军队“听党指挥”,让人民“活得下去”,若没有“外部势力”影响,基本高枕无忧。

依据上述原则,当前的中国大陆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军队实力也不容小觑,人民生活水平比“活得下去”优渥许多,习近平理应高枕无忧,更何况2018年他还成功推动修宪,取消“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确认“核心”地位。

不过,习近平“权力不稳”的消息却时常出现在西方及台湾媒体,只以2020年为例,立场向来倾绿的台媒《自由时报》就曾在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大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两会”期间承认有6亿大陆人民仍然“贫困”、倡“地摊经济”增就业机会、长江流域水患以及习近平在中共党媒“消失”等“时机点”,报道由说习近平“权力不稳”。

李克强坦承有6亿中国人民仍然贫困,也被视为习近平“权力不稳”的讯号。(Reuters)

在此不争执西媒、绿媒报导习近平“权力不稳”是否“有所本”,至少,这些报道证明了一件事,就是这些媒体认为习近平虽然是威权领袖,还是必须兢兢业业,因为有很多“党内势力”虎视耽耽的准备取而代之。换言之,就算习近平不必接受“民主选举”考验,但“监督、制衡”他的力量一直存在,若他个人、家属或亲信有贪腐行为,或是所为图谋私利、没有站在国家利益及“为人民服务”角度上思考,他的“核心”地位即可能不保。

从“监督、制衡”的角度切入,多次被《自由时报》报导“权力不稳”唱衰的习近平,虽然是威权领袖,但仍需时时自我警惕施政,以此来说,可能比当下的蔡英文更像是“民选领袖”。

失去制衡的蔡英文政府

何出此言?这并非赞扬中国共党产的“一党专政”,因为习近平受到的“监督、制衡”主要来自党内,且大陆人民曾经在中共错误领导下历经许多痛苦,甚至当下在“维稳”甚于一切的要求下,个人自由仍受到许多限制,但至少在“国家富强”的目标上,中共证明自己是个会自我反省、汲取失败经验,并寻回“为人民服务”初心的政党。也因此,当下的中共虽然没有经过“民主选举”程序,但其施政某些程度上却比当下台湾的民进党政府更像是“民选政府”,绿媒不时报道“权力不稳”的习近平,也因此更像权力要受到“监督、制衡”的“民选领袖”。

相反的,目前蔡英文虽然是台湾人民选出的领导人,但完全执政的结果及民进党派系“共治”的政党文化,加上主流媒体、新媒体、自媒体的政、商界限日渐模糊、自我阉割监督执政“第四权”能力,甚至还发展成互利、共生结构并日渐固化,很不幸的,美国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史蒂芬.列维茨基(Steven Levitsky )与丹尼尔.齐布拉特(Daniel Zibiatt)合写的巨著《民主国家如何死亡》(How Democracies Die,大陆译名《民主之死》)书中形容“宪法与其名义上的民主机制原封不动,民众还是会投票,民选独裁者维持民主的表象,同时抽换其内容”,所以“(民主制度)通往崩溃的选举之路”正在台湾真实上演。

难道不是吗?近来震动台湾政坛,台湾总统府秘书长苏嘉全及其侄子民进党籍立委苏震清被台湾驻印度尼西亚代表处拍发电报回台,指2016年底叔、侄透过“中间人”带台湾经济部官员、国营事业代表私访印度尼西亚,意图排除外馆,恐谋取个人私利的案件就是显例

该电报自2017年被以“密件”保护,直至最近解密,被国民党揭发后,台湾外交部不但以“行政中立”为名,不证实电报真伪,蔡英文对身边近臣被在野党指控谋私利,表达震怒的对象竟然指向国民党,要求“指控要有证据”,却不下令要求外交部“诚实面对”,甚且民进党内还绘声绘影的传出是“绿营派系内斗”,彷佛若非苏氏叔、侄“挡人财路”,也不致被“知情人士”爆料反咬一口。

然而,被以“密件”保护的何只有苏氏叔侄,苏嘉全的外甥、台湾国营企业唐荣钢铁公司前总经理林某,被检举将唐荣公司制服、员工旅游标案交由家人经营公司承包,案经台湾经济部查证属实,全案却未被移交司法侦办,查报公文反而也被“加密”;喧腾多时的蔡英文博士学历争议及自英国返台被台湾政治大学聘用相关公文,更被台湾教育部核定为“绝对机密”,直到2049年才能被解密摊在阳光下。

苏嘉全(左)曾是蔡英文(右)2012年大选时的副总统人选,在蔡英文第一个台湾总统任期出任台湾立法院长,第二任则是台湾总统府秘书长。(中央社)

更别说,在蔡英文一声令下,民进党利用其在台湾立法院多数席次优势辗压已失去实质制衡能力的国民党、民众党,通过陈菊监察院长人事同意权案、《农田水利法》及《国民法官法》等争议议案、法案,以“民主”之名,以一党意志打造适合民进党“深化执政”的环境。

莫让“蔡深海”戏言成真

“清廉、勤政、爱乡土”本来是民进党用来对抗国民党的自我期许,并因此获得台湾人民信任,透过选举取得执政机会,后来因为陈水扁及其家人、女婿涉嫌贪污,一度面临“只存一息”惨况。

民进党如果是有反省能力的政党,蔡英文如果有将“扁案”视为教训,民进党人如果记得“谋求人民最大福祉”是从政者最应重视的,应不致于发生只堪称“冰山一角”,前述种种谋取私利、强夺民产、不尊重少数,官员对违法事件视而不见,反而“加密”保护荒诞情事出现。实际上,台湾人民过往经历过的“只有能摆平党内势力、肉桶内的利益分配得当、人民活得下去”的“威权时期”,彷佛正在当下只剩民进党“一党独大”的台湾重演,差别只在蔡英文是817万台湾人民选出来的。

大陆网民戏称蔡英文为“蔡深海同志”,意指她其实是中共在台“隐蔽战线”的高级别成员,表面上“亲美、抗中”,实则在遂行“党中央”赋予的“弱台”指示。“蔡深海同志”的称号虽然戏谑,但民进党“完全执政”下的所作所为,却与列维茨基、齐布拉特两岸哈佛学者示警的“民主独裁”有若合符节之处,“弱台”已经发生,而且持续进行。

台湾人大可以主张“选举制度”就是对蔡英文、民进党最好的制衡。话虽如此,但蔡英文已是第二个总统任期,2024年大选的候选人名单上不会有她,民进党人还有3年多时间继续深化有利“绿色执政”的各项“制度性与结构性”安排。

相比起来,习近平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放在嘴边,并推出“一带一路”、“全面小康”、“精准扶贫”等计划并付诸实行,虽然成效有待验证,但显然他个人对于来自中共党内的“监督、制衡”并不敢小觑而兢兢业业。

台湾历经三次政党轮替,应该已经“民主深化”,在民进党完全执政下却变成“深化绿化执政”,对于所有质疑、监督都视若无睹,所有恶形状岂是一句“吃相难看”足以形容。所有台湾人都应该好好想想,究竟当下这个无法监督、失去制衡的蔡英文是如何炼成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