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的“时空背景不同”之术

撰写:
撰写:

经过台立法院内33小时的马拉松式协商,以及346次表决,“国民法官法”终于在当地时间7月22日通过三读。同时,台南因铁路东移面临强迫拆迁的居民仍在与警方对峙,不愿搬离原本的家园。两件正在台湾发生、毫不相干的事件,却都呈现了民进党如何以“时空背景不同之术”自我背弃,自称“觉醒”的台湾人却又若如其事的容许政客们的反复无常。

此次“国民法官法”之所以如此波折,主要症结在于司改团体希望立法院能通过陪审制与参审制并行的草案,并在运行无碍后渐渐朝向陪审制。但民进党团与司法院都倾向通过参审制,并认为陪审制不适合在台湾运作。对此,司改团体批评民进党不信任人民,意图以法官威权影响民众参与判决;民进党及司法院则认为参审制较为稳健,也较适合台湾民情。

民间司改团体对于民进党转向推动参审制十分不满。(黄奕霖/多维新闻)

平情而论,陪审制与参审制各有其优劣,司改团体倡议的陪审制不一定能解决司法问题,民进党强行通过的参审制也不一定较为落后,端看双方如何取舍。但令司改团体不满的是,2015年正进行总统暨立委大选时,多名民进党立委亲手签下“推动陪审团立法”承诺书,民进党党团总召柯建铭甚至于2014年还曾提出陪审团法草案,民进党的党纲也清楚写明“推动陪审制”。

然而事过境迁,如今的民进党立委们竟一个个跳出来痛批陪审制有多少缺陷,甚至批评反对参审制的民间团体和在野党是“义和团”、“御林军”,似乎完全忘却自己曾力推陪审制的历史与承诺。对于外界对其立场转变的质疑,民进党理直气壮的表示“时空背景不同”,现在的台湾早已脱离国民党的威权统治,没有推动陪审制的必要。

这不禁让人惊觉,原来2014年民进党推出陪审团草案时台湾还活在“威权统治”之下,而短短几年的时间,民进党一上台后“时代背景”就发生了如此剧烈的变化,看在此些因信任民进党签署的承诺书,而在选举时不遗余力相挺的民间团体眼中,不知作何感想。

另一方面,台南市因进行“铁路地下化东移工程”,因而要向地上居民征收土地,而几户不愿被征收搬迁的居民正面临警察包围强拆的处境。究竟能否为了公共建设强制要求少数住户搬迁,在公共利益与个人权益间的平衡,同样是难有定论的争议。重点在于,2013年曾痛批苗栗县政府“强拆大埔民宅”的做法,让人民感觉这个政府“冷酷无情”,并借着当初一连串此类社会运动上位的蔡英文,在完全执政后,面临同样强拆民宅的台南铁路东移案,却并未表现出任何关切之情,同样表现出十足冷酷的一面。

2013年马政府执政时期,蔡英文曾痛批政府强拆民宅的做法冷酷无情。(台湾总统府)

其实民进党“昨非今日”、自我打脸后,以一句“时空背景不同”为由搪塞的情况可谓数不胜数。例如曾批评马英九执政时期推出的消费券没有实益,近期却推出比消费券更加麻烦、金额却更少的“三倍券”;又例如以前主张废除监察院、考试院,如今却将光明正大的将两院院长作为人事酬庸之举;再到马英九时期签订的ECFA曾被民进党痛批为“糖衣毒药”,甚至意图以公投方式取消,到了最近蔡政府却又呼吁北京不要贸然终止“让两岸互利双赢的ECFA”等等。

时空背景不同之术是否当真如此万用,总让民进党能轻易以此强渡关山?其实多数人都知道,所谓的“时空背景不同”不过是间接承认了,政客们当初所做的承诺要不是骗票的谎言,就是为反而反的无理取闹。但无奈的是,随着民进党不断将“抗中保台”炒作为第一要务时,民众也随着陷入“台湾要保不住了”的恐惧与仇恨中无法自拔,也使得执政者总是能以如此荒谬的说法蒙混过关。

时空背景若有真有不同,政策自然应该做出相应的调整,而非死守早已脱节落伍的信条而不知变通。但民进党的有多少事情是真的“时空背景发生剧烈变动,而不得不做出调整”?其实从柯建铭说出“现在不需要陪审制,是因为已经脱离威权政府”便能得知其标准,当只有民进党执政才代表台湾脱离威权时,那民进党执政时期的强拆当然也不会是强拆,ECFA也可以不再是“糖衣毒药”。时空背景不同之术的道理其实极为简单,民进党上任了,时空背景自然就会不一样,还需要其他理由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